4/28/2004

不是独家新闻胜似独家新闻

据今天的《现代金报》(详见《谁揭开了安徽阜阳劣奶的盖子?》04月28日)报道,第一位揭开了安徽阜阳劣奶盖子的是当地一位高政人,他为了维权在3月底和4月初用电话向省内外几十家新闻媒体进行了反映,才把上海、北京等地的记者引到了阜阳。于是才有了轰动全国、震动国务院的那篇报道——《阜阳“空壳奶粉”之祸》(东方早报 04月16日)。

据高政回忆说, “当时包括自己在内,也只看到这一个案,还没有人想到以后会引爆整个劣质奶粉事件。”这句话也许是全国不少媒体的编辑和记者当时一致的判断,虽然已有媒体做了相关报道,但好像当时对“空壳奶粉”的危害程度和波及地区都没有足够的认识。但东方早报却适时出击,它的那篇《阜阳“空壳奶粉”之祸》的报道虽然在“空壳奶粉”事件的报道中不算是抢到了所谓的独家新闻,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这篇报道在“空壳奶粉”事件中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传媒人士都知道,能抢到独家轰动性新闻无论对自己还是对于所服务的媒体来说都是值得自豪的,在传媒市场化的今天,丰厚的收益自然也会随之而来,这一点不论在中国或是在外国都是铁定的法则。媒体追求独家新闻也无可厚非,但我想提醒中国媒体的是,在追逐独家新闻的同时是否也能多一点社会奉献,也许能最大程度发挥舆论监督的力量,这一点在目前的中国显得优为重要。

“空壳奶粉”事件的出现,又一次暴露出了目前我们政府管理形式的弊端,庞大的官僚系统,在市场经济面前显得那么弱小,那么不堪一击。对此可能这次事件的当时人对这一点体会更深。阜阳市工商局公平交易局一位副局长说:“工商是属地管理,现在这种信息还没有实现全国联网,查处、根治的难度确实很大。阜阳是全国市场整治不力的受害者”。生产厂家远在内蒙古、东北,阜阳工商局确实鞭长莫及。阜阳市疾病控制中心主任说得更为明白,现在是工商管市场,技术监督管产品,卫生部门管治疗,缺乏一个统一的管理机构,经费也存在不足。看来要解决“空壳奶粉”事件,也只有采取中央政府现在正在采取的措施最为得力、有效,那就是成立国务院直接领导的联合执法组,也只有如此才能打破中国权力条块分割的现实。

目前的这种管理方式很显然是由于过去我们长期实行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造成的,在当时其优越性也是普遍认可的。但是目前我们国家处于转型期,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政府不可能在短期内打破这种权力分割,可喜的是我们已经看到政府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但当务之急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在目前的政府管理体制下,最大可能地解决我们正在面对的或将要面对的类似“空壳奶粉”的市场监管问题。我想,目前如果认真反思的话,各行各业都会有所作为。

单就我们大众传播媒体来说,应该说是除了党中央、国务院之外最有可能依靠自己手中的资源促成各权力条块分割的主体联合行动的一股势力,也就是说媒体在中国社会能起到整和社会力量的巨大作用。在《阜阳“空壳奶粉”之祸》那篇报道之后,全国媒体迅速跟进,带来了四大媒体(报纸、广播、电视和网络)的协同作战,伴随着温家宝总理的批示,全国性的打击“空壳奶粉”的战役打响了。除了《阜阳“空壳奶粉”之祸》这篇报道外,恐怕其他的媒体对于老百姓来说都是无名英雄,但正是这众多的无名英雄使得我们政府意识到了“空壳奶粉”问题的严重性,促成政府下定决心成立联合调查组到阜阳开展调查,终于掀起了影响全国的奶粉行业的专项打假行动,广大农民也才意识到让孩子喝“空壳奶粉”不如喝面汤。

通过“空壳奶粉”事件,我们的媒体可能学会了另一种处理新闻的方式,那就是在报道独家新闻的同时也不可忽视对同行报道过的媒体进行跟进式的报道。挖掘在其他地方出现的问题在自己的身边是否也存在,在某一个部门出现的问题其他部门是否也有责任,最终促成本地政府或相关部门也积极行动,甚或跨地区的部门联合行动,解决类似“空壳奶粉”一类的事件。虽然这样可能被同行指责为模仿,但却在目前的中国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这一点可能是中国的特色,也可能正是中国媒体的重大责任之一。

2004年4月28日, 19:12:44
11/24/2008 3:41:16 P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