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2004

莫让新闻报道成了邪恶者的免费广告

某日千龙新闻网报道北京XXX酒吧街皮条客盛行,对该酒吧街的声誉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报道的结尾发出了“呼吁和呐喊:救救XXX(该地地名)”,可以看出该篇报道的初衷是想唤起人们对该地这一不良现象的关注和引起有关部门对这一问题的重视进而加以解决。

但是看完该篇报道后我的第一感觉却是,XXX条酒吧街的皮条客有可能不减反增,生意会越发红火,该报道有可能助纣为虐;当然其前提是有关部门见到该报道后不立即采取有效的措施解决这一问题。

因为该报道把该酒吧街名称和地理位置(“……XXX酒吧街毗邻XXXX,位于北京市XXXXXXX西边……”)介绍得那么清楚,对某些人士来说这样的信息正求之不得呢!这就更让该酒吧街声名远扬。并且该篇报道里也提到“对于XXX酒吧街的皮条客现象,北京媒体曾经有过关注。XXXX年8月17日晚,北京晚报记者林木在酒吧街仅呆了约一个半小时,就遇到或看到的拉客者和小姐绝不少于20人,有的甚至就在保安面前公然劝客。报道次日出现在头版显著位置。此后一段时间,XXX酒吧街似乎清净了许多,但没过多久,皮条客们又卷土重来,而且人数更加众多,规模更加庞大,区域更广泛。”

找出北京晚报的这篇报道一看,也是毫无遮拦地报道了该酒吧街的名称。我想这一方面说明了有关部门对该酒吧街的打击不力,不够彻底,对此暂不做评论。但联系到当年有关可可西里藏羚羊的那篇报道,我想更能说明媒体的不当报道所带来的恶劣后果?

记得某年一家颇有影响力的媒体为了抢头条,发布了一条关于一个联合科考队寻找到母藏羚羊产仔地的新闻,记者非常详细地介绍了如何进入到可可西里的母羊产仔地的路线。结果引发了盗猎者狂欢和血腥的杀戮,迎来了该地藏羚羊的世界末日。

如广播、电视、报纸和网络等这些我们称之为大众传播媒体面对的是广大的匿名受众,对于这些受众接受信息的动机和目的,以及以何种方式解读所接触到的信息媒体并不知晓;另外,媒体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报道发出后有关部门就会立即采取有效措施解决某一问题,因此媒体在传播信息时一定要考虑其效果是否客观上诱导了受众的不良行为。媒体应该清楚,自己只是社会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虽然在确保社会这一庞大系统有效运转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不要指望能解决一切社会问题,若暴光不当,也会与人们的良好初衷背道而驰。媒体只有与社会系统的其他部分相互配合和协调,才能发挥其社会公器的强大功能。

具体到有关XXX酒吧街问题的报道,新闻媒体就应该在通过大众传播媒介报道时隐去该酒吧街的名称和具体的地理位置,只要让百姓知道北京确实存在这么个有辱我们首都形象的酒吧街,并且问题已严重到应该引起有关部门重视也就够了,以防“好闲”之人按图索骥。媒体所获得的该酒吧街的名称和具体的地理位置这一信息,可仅向具体处理该问题的有关部门(如公安部门)提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