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6/2004

公厕开放与北大封闭

2004年7月20日,北京市政管委下文倡导全市营业场所公厕要对公众开放,以方便行人在繁华商业街上,步行8分钟可找到厕所,解决如厕难的问题。虽然仅是一次倡导,对商家没有强制性,但毕竟还是倡导了,证明政府还是认识到了群众如厕问题的重要性,还算是在为民着想,值得众人拍手庆贺。事实上,现在众商家从市场角度出发,在如厕问题上也少有难为自己“上帝”的。

但是2004年10月4日起北大谢绝游客参观。北大东门负责人的理由是,“因为进来参观的人太多不便于管理,学校出于安全考虑……谢绝游客参观”。又一个安全考虑,又一个神秘的理由。

这一开一闭对比来看,别有几分情趣,也别有一番滋味!

大学对于中国人意味着什么,恐怕只有中国人心里最为清楚,北大对于中国人又意味着什么恐怕也只有中国人心里最明了。这种中国人对大学特别是北大的情感说于外国人,他们是很难理解的,甚至会觉得中国人过于神经质。

百年北大,在中国不同时期的历史上扮演了不同的角色,这些角色有时是绝对冲突的。但由于聚集在北大这个舞台下的观众对所看到的戏的评价不具有自主性,因此现场观众没人在公开场合说自己看到的戏有哪一点不对劲,或者这帮看戏的压根就不是戏迷,根本就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但对于那些没有机会来现场的人来说,现场观众的看法总是最具说服力的。于是历史就在现代的口耳相传中演变成了神秘的传说,无人反思,也无人去重新考证,反正回眸间过去已成空,至于大脑中的痕迹,管它呢!

今天,来到有着“北京大学”四字的镏金匾额下时,恐怕,少有人考虑有着这样字体的这个匾额悬挂在由西方人出资营建(包括最近的一次修葺)的中国传统风格大门上的深刻意蕴,或许也只有门前那两尊怒目圆睁的石狮子才有资格和能耐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它们曾经沧海。

这种传统风格的大门,在中国人的记忆里应该是最具封闭性的,不但是因为它经常关闭着,难得一开,还由于即使哪天开了,平民百姓也难得一进,因为这个门是属于达官贵人的。当然那时的衙门也是这种大门,的确有普通百姓从这个门里进去过,但他们为何要进去或者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进去的值得深思。

这样的大门现在乍看不那么难进,因为有不少平民百姓可以进去了,再出来时也已改头换面,衣锦而出了。于是不少人都想进去,但当有太多的人要进去时,禁令就出来了——谢绝参观!天无绝人之路,于是有人借机生财,10元一位的黑市价格也随之出台了。

北京市政府提倡商家开放公厕时,商家可能会暗自发笑,笑政府的愚:谁会有事没事来你这儿撒泡尿、拉砣屎?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还正愁着没人来呢!

同样,今日能来北大者,难道都是等闲之辈吗?非也!即使北大敞开大门随便让中国人进,就真会全中国的人都来贪图这个便宜吗?恐怕有些人宁愿没事了把牛赶上山多吃会儿草,也不愿凑这个热闹,自己养的牛膘好了并不是什么坏事。

这开有开的理由,闭也有闭的道理;来有来的缘故,不来也有不来的情由!

10/6/2004 9:39:43 P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