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2004

环境值得用生命来捍卫

【福禄祯祥10月21日文】本月(2004年10月)底就要投入生产的什多龙铅锌选矿厂,就建在青根河上游的大沙河畔,隶属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青根河村,这里是黄河的源头,水草丰美,被当地世居的各民族群众视为母亲河。为了不让矿厂建管道把污水排到河里,村民轮流来河边守着,他们说“喝有毒的河水是死,跟他们打架死也是死,还不如和他们打架死!”。(《中国青年报》2004年10月20日)

从青根河村村民质朴而坚定的话里,我们听到了民众对所处环境的珍惜,他们已经意识到了:污染环境就等于自取灭亡!因为村民们清晰记得,几年前满丈岗金矿就曾在青根河流域用浮选方式分解矿石,污染水源毒死了牛羊。他们用生命捍卫的也不仅是环境,还是自己和子孙的生命。

环境污染就意味这死亡,淮河的今天已经给了我们最具震撼力的证明。

河南省沈丘县周营乡黄孟营村作为淮河最大支流河畔的一个癌症村,十年来的一组数字就说明了村民为环境的破坏而付出的代价。

根据黄孟营村村委会对1990年到2004年全村死亡情况的统计,14年中共死亡204人,年平均死亡率达到了8.2‰,而以往该村的自然死亡率在5‰左右,死亡率明显偏高。在死亡的人中,癌症105人,占死亡总人数的51.5%,正常死亡77人,占37.7%,不明死因的22人,占10.8%,癌症的患病率也明显偏高。癌症死亡年龄大多为50岁左右,最小的只有1岁。黄孟营村的残疾及其他疑难病症也很多,据统计,村里失明、聋哑、四肢残疾的有41人。

从这些数字中可以想象得到,当地的村民是生活在怎样的恐惧之中,环境保护对他们来说可能已毫无意义,昔日的洁净环境已经不复存在,拯救环境,才是他们能够存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但对于还生活在清洁环境中的人来说,保护环境就是保护自己的生命,甚至用生命来捍卫环境的也不再是极端的行为。

不禁使我想到了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肯尼亚的环保主义者——马塔伊,她今天所取得的成就可以说是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

1989年肯尼亚前总统——独裁统治者莫伊想在内罗毕唯一的一片绿地“自由公园”上建立一座摩天大楼和一个六层楼高的自己的雕像。马塔伊前去抗议,被警察打得不省人事,并遭到逮捕,关进监狱。

十年后,独裁统治者莫伊又支持一项在内罗毕一千公顷的卡卢拉原始森林建造豪华住宅的计划。马塔伊在抗议时,将近二百名怀疑是莫伊雇用的人用鞭子和棍子袭击马塔伊和其他示威者,马塔伊抗议中头部受伤。马塔伊在同伴的保护下冲出了攻击者的包围,直接去警察局报案,警官却表示没有兴趣调查此次袭击。马塔伊就填写了控告警察的诉状,并用自己伤口流出的血在诉状上签字。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公开谴责了这次的袭击事件,并表示,除非卢拉森林得到恢复,否则将撤走设在内罗毕的联合国环境计划署。最后独裁政府不得不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屈服。

马塔伊曾誓言“我们将不容许任何在卡卢拉原始森林的开发,即使有了建筑物,那也一定是建在我们死亡的躯体之上!”

马塔伊的牺牲精神换来了肯尼亚今天的可持续发展、保护了妇女权益和争取到了民主。与马塔伊相比就不难发现,我们为保护环境所采取的手段和措施还远远不够!

生命的宝贵不在于你对他的存在怀着怎样的渴望之情,而是体现在你用怎样的方式和行为去保护它;现在我们所生存的环境的价值同样也不在于你用怎样的辞藻去歌颂它,因为这样的环境已经是活在我们记忆里的化石了,环境对于我们的价值,已经值得我们用生命来捍卫了。

10/21/2004 6:46:13 P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捍卫环境之道,非常道 9/9/2006

~~~

15:46 2009-10-2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