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2006

《新京报》高层变动,经济新闻?政治新闻?

(福禄祯祥2006年1月5日文)光明日报报业集团欲全面接管新京报事件,由于太多《新京报》员工罢工抗议,暂时以只撤总编辑杨斌,总编辑职位由《新京报》的社长——光明报业的人——戴自更兼任,保留两位副总编辑的决定收场。据说杨已被某高层人物点名,只能走人。到现在外界仍不清楚这次《新京报》高层人事非变动不可的真正原因,但根据大陆媒体的生态环境推断,原因也不外乎两种:经济和政治。

其一,经济原因。《新京报》有点影响力了,其两大政治合伙人——光明报业与南方报业——的关系交恶,光明报业要赶走从南方报业来的杨斌等人,意图独占胜利果实。

光明报业和南方报业协议约定的《新京报》的架构为:

人事:第一任社长由光明报业推荐任命,第一任总编辑、总经理由南方报业推荐、光明报业任命;

股权结构:光明报业作为主管方,占51%股权控股,南方报业作为合作方,占49%股权;

流动资金:各出1500万元;

合作双方关系:光明报业主管,光明报业与南方报业共同主办;

双发还特别约定,倘若协议发生变故合作废止,违约方将赔款100万元。

从这个协议来看,《新京报》的最高决策权在光明报业,而非南方报业。但是由于新京报的中层以上人员全部来自南方报业,旁系人马很难取而代之,因此,南方报业的人却更愿意一厢情愿地把这个协议简单地解读为:“双方出钱、南方办报”。

根据协议规定,直接端掉高层中南方系的人,接管《新京报》,光明报业还是有这个权力的。只是不知道现在就这么做是否算违约,需向南方报业交100万元赔款。

如果是为了经济利益,光明报业如此下手,很有可能把《新京报》给葬送了。单靠光明报业的实力和声誉,难以维持《新京报》的局面。骨干员工罢工,读者罢订,即是给光明报业派来的管理人员致命的下马威,更不要说还得承担扼杀言论自由嫌疑的罪名了。在外界看来,没了南方报业的《新京报》,就是光明报业原来办的那份《新京报》的前身——《生活时报》;但是依靠南方报业的实力和声誉,没了光明报业的《新京报》,可能还是读者心目中的《新京报》,即使它不叫这个名字。如果政策允许,南方报业完全由能力克隆出个《新京报》来。

其二,政治原因。《新京报》的报导触到了媒体的政治底线,中宣部要整顿它。

目前,外界主要还是用这种政治视角关注这次《新京报》高层变动的。《新京报》打出的口号是“负责报道一切”(最近迫于压力取消了这一口号),身处受政治管制的媒体生态里,恐怕任何人,包括该口号的提出者都清楚,与其说这是要实践的办报原则,还不如说是在表达新闻从业人员一种集体幻想。像最近发生的广东太石村村民罢村官事件和广东汕尾东州村的警民冲突事件,根本就不要指望《新京报》敢报道。

但是,《新京报》自2003年创办至今两年多,与京城其它几家都市报相比,还是敢言的。最为典型的事例,也是目前外电报导关于这次《新京报》事件时常常提到的,是造成6名村民死亡的河北定州征地冲突。由于征地方是电厂,牵涉垄断电力行业的高层政治人物,因此征地方才敢如此目无法纪、大打出手。《新京报》及时大胆的报导,引来国际国内媒体纷纷跟进,强大的舆论压力使得该案能进入法律程序。

另一件事例是清华教授的女儿被公交售票员掐死事件。当时京城的其它媒体也得到了消息,派记者采访了,但是迫于公交公司的强大压力,除《新京报》外,其它媒体一个字也没敢报导。

《新京报》办的社论和言论版,开了京城都市报的言论先河。天子脚下开言路,并且还要办成招牌菜,其难度可想而知。尽管做得非常保守,并且谨小慎微,但还是针砭了一些时弊,赢得了一定的社会声誉。

很难说《新京报》究竟为大陆的言论环境扩充了多大的空间,这只怪近年来言论空间不断遭到压制。党的十六大的胜利召开和党政最高权力的和平顺利交接,让社会对“胡温新政”寄予了厚望。但严酷的现实却是,有社会影响力的媒体被判死刑或遭到整肃,以及新闻从业者身陷囹圄。《21世纪环球报导》和《新周报》的倒掉,《南方周末》人员大换血,轰动国际新闻界的南都案,《中国青年报》敢言总编辑被撤换,以及该报被疑为讨好政治人物的新考评制度的出台……,想来仍恍然如昨,让人心有余悸。

因此,这次《新京报》高层变动的消息一出,外界首先想到的就是《新京报》触到宣传部门为它设定的政治底线了,“因言惹祸了”,就连报社内部的员工对此说法都深信不疑。这种推断方式,早已是大多数人解读类似事件的常识,甚至是思维的下意识活动。目前还不清楚这种思维是否真的契合《新京报》这次的事件,但是至少符合另一起同为南方报业的人事变动。

12月27日,南方报业集团宣布,撤销《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夏逸陶职位,起因是12月24日该报在头版报导了广东省副省长游宁丰因广东兴宁矿难被行政记大过的消息。这条消息还是新华社发的,该报只是在头版用了大标题,就引起了广东官员的愤怒,招致如此大祸。

在南方报业某些敢做敢为人士的影响下,我也成了《新京报》的读者之一。不光读报,还在言论版的诱惑下,点评新闻,在上面发稿。尽管它的一些新闻做得比较幼稚,甚至有不少收了他人钱财而写的软性新闻,还经常搞些无厘头促销,但我还是尽力呵护它,觉得有责任让它成熟起来,希望它真的有一天能成为中国的《纽约时报》或《华盛顿邮报》。不料想《新京报》却很有可能成为都市版的《光明日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