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2006

08奥运之后,北京干什么

以迎接08奥运的名义,北京正在除旧布新,天安门四周的建筑笼罩在脚手架和绿色纱网的包裹之中,有媒体说是在“化妆”“整容”。08年的那个炎热的夏季,北京的红盖头将被掀起,是千疮百孔还是花容月貌,泡裂浑淀见分晓。

本月17日,参加第47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中国队6名参赛选手全部获得金牌,并再次获得团体总分第一名。自1986年以来,中国队已累计13次获得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团体总分第一名。能在为全球高中学生举办的世界最高水平的数学赛事中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的确说明这6名选手的数学能力是一流的。但也仅此而已,如果据此推论:国内的教育水平也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肯定被人耻笑。很多人爱讨论,中国何时会实现科学领域诺贝尔奖0的突破。即使现在有人获得了诺奖,又能怎样,还是先踏踏实实把基础教育的提升到国际平均水平再说吧!到时候,一切都会水到渠成的。

国内近年在奥运会等国际体育赛事中屡创佳绩,特别是在08北京奥运的感召下,竞技体育搞得如火如荼。在媒体的簇拥下,涌现出了以一批刘翔位代表的体育明星。这一切也只能说明:国家破了血本在追捧竞技体育,与全民体育和国民的身体素质几乎无关。因为很多地方和学校缺乏基本的体育设施,在马路上跑操成为很多学校的惯例,直到有大批学生被车撞了,才知道原来人还可以这样死去。

据一位音乐教育家说,一个国家的音乐教育水平如何,不是看培养出了多少个国际顶尖级的作曲家、歌唱家和演奏家,尽管音乐教育很好的国家少不了这些;而是看普通中小学乃至大学的非音乐专业的教育情况如何,以及普通百姓的音乐修养怎样。尽管国内走出去了一批享誉世界的艺术家,但是,音乐环境依旧杂草丛生,大众一窝蜂追捧所谓的“超级”,实则是“垃圾”。在国际上成名者,在国内显得曲高和寡,国人所熟知的国内的那些歌唱家们,大多也只是吼两嗓子Aria,然后把这项特长发挥在“唱支山歌给党听”上,摆脱不了大多数学校没有音乐课的可悲局面。

经济方面,出口也只是反映了国家的制造业水平和状况,国民经济水平的高低,主要看国内的消费状况。如果大多数国民都在赤着脚为外国人做鞋穿,尽管外汇滚滚来,但是你能说这个国家的国民生活水平很高吗?

举出以上这4个例子,只是想说明1个问题:传统文化保护的成效如何,也体现在民间。北京的故宫作为世界上最会辉煌的建筑群之一,需要精心保护,但如果只保护这些有名的古建筑,而随意摧毁那一条条随默默无闻,却也历经沧桑的胡同,这不是在真心保护古都原始风貌者该有的行为。特别是,不惜使用各种卑劣手段,迁走胡同内的原住民的行为,更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血腥摧残。文化不只是器物,更重要的是人,活生生的人所传承的是活的文化。没有胡同里平头百姓 的世代辛勤劳作,就难有富丽堂皇的故宫,北京传统文化的根基在胡同里。

有人说北京似/四不像,单从建筑来看,古今中外的各式风格杂烩在一起,并且老建筑要坚决为新建筑让路。从“新中国”成立那天起,就注定了北京城被彻底“改造”的命运。

开国大典前夕,在天安门广场竖起悬挂第一面国旗的旗杆后,发现旗杆与天安门之间过游行队伍的宽度不够了,就不顾梁思成提出的“原封不动地保护故宫一砖一瓦”的建议,强行挪动华表和石狮子的位置。当时负责该工程的陈干曾撰文说:“从把旗桿的位置定下来的那一刻起,新中国首都城市规划的中心就历史地被规定了:天安门广场的改造也就要从这一点和这一天开始;随之而来的,就将是整个北京城的改造和新中国首都在亚洲大地的崛起。”

北京市提出了一个从2003年起到2007年的人文奥运文化遗产保护计划,以国家级的文化遗产为中心,在推进修复作业,特别是故宫和颐和园等游客多的地方优先施工。最近两年,北京每年为修复文化遗产的投资是1.2亿元,是10年前的两倍多。

……

相关链接:

[编译]青年参考:上海用世界上最奢侈的品牌,堆叠起一种繁荣的假象
http://qnck.cyol.com/content/2006-07/18/content_1450837.htm

[原文]洛杉矶时报:Illusions on Sale in Shanghai
http://articles.latimes.com/2006/jul/13/business/fi-ghostmall1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