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2006

拆迁中的前门大街



声援正义

(福禄祯祥7月16日文)今天上午,特意重返前门大街,走进廊房二条胡同。

从前门大街的北段经过时,在街道西侧,遮挡拆迁房屋的挡牌上,挂着一个镜框,里面白纸黑字写的是关于拆迁中受到不公正待遇,呼吁社会声援的内容,如实抄录如下:

呼吁各界 声援正义
盖房主无房住,不盖房能贪污好多房,这便是后边23号房的真实情况,强烈要求法院介入,欢迎记者采访。请予保留,注意后边。
盖房人 70岁老人 王
电话:(抄录时特意省略)

出于多种考虑,我没有去调查此事,不清楚其详情。尽管套着金色的画框,但我相信,这不会是件行为艺术,有良知的艺术家不会趁火打劫,在这个节骨眼上卖弄自己。但是,不排除,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它就是一件艺术品,因为很多人都是看看也就过去了,无能为力不是借口,是现实。当它是件艺术品时,自己的内心会好受点。只要记得:是历史的艺术,或者说艺术化的历史。

廊房二条胡同 爆肚冯

早上,出发前,在网络上搜索有关前门大街拆迁的资讯,才知道那里有个著名的小吃一条街——廊房二条胡同。其中有几家百年老店,如:爆肚冯、小肠陈(卤煮火烧)、瑞宾楼(褡裢火烧)……

廊房二条胡同还十分热闹,尽管很多也房屋都已拆迁完毕,还是有几家百年老店挣扎着在这里维系着自己的历史,也有不少人来吃饭,但感觉生意都不是太好。

我也赶个晚场,午后,特意去爆肚冯家吃爆肚。店面不大,两层,很旧了。也说不上特意的装修,店外是不太协调的灯箱招牌,有些土气。店内第一层放置了7、8张能坐4人的桌子,一侧的墙上悬挂这关于爆肚冯的历史介绍,对面的墙上是一些名人光顾时的留影。一份普通的爆肚10元,一碗羊肉汤5元,再加一瓶啤酒2.5元。爆肚煮得嫩、配的调料味道中和,爽口、不腻。不像有些爆肚,吃起来如同嚼橡皮筋,进肚的没牙缝里塞的多,剔牙时间比吃爆肚时间还长,还十分费尽。

据说,“爆肚冯”于清光绪年间由山东陵县人冯立山创立于北京后门桥,经营爆肚。清光绪末年由第二代传冯金河使其成为清宫御膳房专用肚子的特供点,一直到清帝逊位。后冯金河将“爆肚冯”地址迁至北京前门外廊房二条,并在此扬名。1985年,爆肚冯的第三代传人冯广聚在廊房二条胡同24号恢复了爆肚冯老字号。

前门大街之前世来生

前门外商业区的形成是由于在清代时,为了紫禁城的安全,规定外地来京人员晚上不得住在城内(现前三门大街以内),晚上要关城门。外地来京人员就只得住在前门外,这就促使了前门商业区的形成。

今年2月中旬,前门大街拆迁工作进入实施阶段,目前已经接近尾声。外围地区,已经开始了重建工作,新的楼房正在拔地而起。

按照规划,2004年启动前门大街东侧路拆迁,将该地区剩下的近500户居民用房和商铺腾空,再对房屋进行修缮和拆迁。预计2008年,前门大街将改造成为不具交通功能商业步行街。步行街由京味文化、中外美食、品牌购物、休闲保健等功能区组成,沿途有阳平会馆、前门古建群、天乐园茶楼等9处重点景观及80多家中华老字号。

据7月11日法国《解放报》报道:开发商打算在被迁走的人家居住的地方,建起“高级”商店和800套“传统风格”的房屋,每套起价将为2000万元!开发商按照每平方米8000元对被拆迁户进行补偿,或者给他们一套位于五环外、距市中心及其遥远的住房。多次听到同样的故事:开发商强行搬迁、低额补偿、威吓居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京机构一负责人最近提到:“情况严重,因为开发商和某些掌握权力的人串通一气。” (摘自7月13日《参考消息》)

据7月11日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报道:开发商给被拆迁居民的补偿标准是2001年时的水平。在最近的5年中,北京市的房价已经上涨了3倍。(摘自7月13日《参考消息》)

2008年,奥运盛会在北京举办时,前门步行街将成为北京地区高档的消费区之一。老字号小吃也要走上高档化之路,价格自然不菲,据估计,将会是目前消费金额的两倍左右。

关于这次前门大街的拆迁工作,国内官方媒体也只能宣传政府的拆迁政策,除此之外,就是关注和报道的有关老字号小吃命运的新闻。至于说拆迁中出现的纠纷,国内媒体想都甭想,都留给国外媒体当国际新闻报道吧!(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福禄祯祥:前门拆迁专题——前门消失中……

相关链接——

国际先驱论坛报/纽约时报:Old Beijing worries about the 2008 games
人民日报海外版:告别“老字号” 前门步行街工程将启动
中国青年报:前门拆迁曝出“北京老字号小吃”发展软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