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2006

拆迁中的前门大街(续)

(福禄祯祥7月17日文)今天下午,第三次走进拆迁中的前门大街。

昨天见到的,挂在前门大街西侧的那个“呼吁各界,声援正义”的告示,理所当然地消失了,只剩下镜框上面的一个边,孤零零悬挂在那里,只是不知道,那位70岁老人所反应的问题是否也有了积极的回音,或者是受到令他吃不了兜着走的打击报复……

下午5点多钟,天色阴沉,凉风习习,预报的雨可能马上就要下来了,今天最后一次走进笼罩在昏暗之中的大江胡同。在那栋民国风格的老房子前(大江胡同138号),看到一位40多岁的大姐在很仔细地扫着门口的街面,感觉很吃惊。问她为何要扫这片地,她很自然地回答,看着脏了,收拾一下。原来她仍住在里面没有搬走。和她聊了会儿,探听到一些她们关于这次拆迁的经历和感受。

据这位大姐说,她自结婚就住在这栋上百年的房子里,房子地板是木结构的,历经这么多年没有翻修,仍然很结实,住着也很舒适。里面共住了20几户人家,每户大约10多平方米的居住面积。房子的产权并不属于她们,每月还要交纳10多块钱的房租。

2003年末,政府就开始着手这里的拆迁工作。自那时起,胡同里就有居民陆陆续续与拆迁办签订协议,拿到补偿,搬走了。她觉得不可思议——补偿的钱那么少,这些人就知足了,在协议上签了字。

协议一式3份,本该拆迁办一份、上交政府一份、拆迁户自己留一份。但是,签过字之后,协议就全部被收走了,拆迁户根本就不能保留本该属于他们的那份协议。猫腻就在这里,上报给政府的补偿金远远高于给付拆迁户的。因此,很多居民就一直不愿意在协议上签字。后来,拆迁办逐步提高了补偿金,签协议搬走的居民也渐渐多了。

前段时间,北京市主管建设的副市长和崇文区(前门大街归该区管辖)主管拆迁的领导下台,据说就与这次拆迁有关。

据这位大姐说,自从胡同里开始了拆迁,外界就开始密切关注这里。摄像、摄影、画画的人络绎不绝。她说,一次有人架着摄像机跑到她屋子里采访,她顿时来气了,把那些人赶了出去。她笑着说,当时确实很生气,因为很多人来采访,又不能提高她们的补偿金,白白受这些人的骚扰。她也非常清楚,关于拆迁纠纷,国内媒体一般是不会报道的,很多人都是来看看、问问。

当我问她是否遭遇到强制拆迁时,她马上板着脸说“他敢!我立马到中南海去!”

天子脚下的待遇还就是与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不一样,她们并没有遭遇到强制拆迁和野蛮拆迁,拆迁办的人对她们还是相对温和。至今,尽管坚守胡同没有搬迁的只有寥寥几户了,水电供应仍然照常,胡同里的路面和公厕依旧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她说她住的这栋房子是要被保护的,不会被拆掉。原来住的20多户,现在已经搬迁得只剩两户了。问她准备何时搬走,“那谁知道啊!”她拖着北京话特有的向上飘扬的长腔说,“先住着呗!反正现在人少,清静。”(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2006-7-19 12:10)


福禄祯祥:前门拆迁专题:前门消失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