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2006

强制拆迁中的前门大街

(福禄祯祥7月23日文)今天下午第四次走进拆迁中的前门大街东侧胡同,听到的是一幕幕被强制拆迁的惨剧。

上次听到一位大姐说她没有被强制拆迁,我就以为这里都像她这么幸运。但是,随着我对胡同里的人接触越多,了解越深入,听到的关于被强制拆迁的事件也就越多。真没想到,天下乌鸦真的什么都不怕,一般黑。那位大姐没有被强制拆迁,只是时候未到。

布巷子64号一户人家,被强制拆迁后,又自己搬了回来。据该户的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说,她家共9口人,拆迁办说补偿70万,她们不同意。5月21日在该户门口贴出了强制拆迁的公告,前天(7月21日周五)上午8点多钟,拆迁办的人与警察一起,对她家实施强制拆迁。

强行把她从屋里拖了出去,连假牙都没来得及让她戴上,到今天还没有牙戴,嘴里只剩下一颗没有退掉的牙。房顶被捅了个大窟窿,家里东西让搬家公司搬走了。据说是被搬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那专门存放被强制拆迁者的家当。之后,拆迁办又专门装了新焊的铁栅栏门,把大门给锁上了。

一家人无处可住,就只管回来了,撬开锁,在大门入口处的过道里打地铺。拆迁办的人见她们又回来了,就吓唬她们,说这么做违法,要通知派出所,她们就与拆迁办的人针锋相对理论。拆迁办的人也只是说了说没再怎么样她们,她们就暂时蜗居在曾经住过的房子的屋檐下。

被拆迁以前,她家人也都去中南海的新华门反映过情况。去了也只是进去填个表,然后通知户口所在地派出所,用警车把她们接了回来。之后就石沉大海,照拆她们家不误。

“凭什么把我们赶走,让有钱人来住啊?”

一位被强拆的老先生是靠蹬三轮车为生的,他说,如果拆他住的房子是用来修路,或者建体育场馆,他无话可说,会积极配合政府拆迁的,但是他的房子被拆建后,是要卖给他人住,他觉得不公平。他气愤地说:“凭什么把我们赶走,让有钱人来住啊?”给他的补偿款,只够在偏远的郊区买房安家,在市区连一居室都买不到,重新买回曾经居住过的胡同里的房子,在目前的条件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他原来住的那个大院有20多户,只有他没有签字主动搬走,其他的都或早或晚走了。强拆他家那天,是早上8点多钟,他还没有起床。他说东西根本就没有被拆迁办带来的搬家公司搬干净,拆迁办的人就把门给封上了。因为拆迁办的人拿着新换过的房门钥匙,老先生说,他们后来偷偷打开房门,卖了里面剩下的一些东西。

老先生说,被强拆后,他租房住,协议是坚决不签。他还有个上大学的儿子,就等着这里的房子重新建好后,重新要回他原来住过的那间房,给他儿子住。

副市长吉林到胡同微服私访

上周六,北京市的副市长吉林,去这片胡同“微服私访”。现在胡同里的人还后悔,当时怎么就没认出这位副市长大人来,有人认出来,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拦轿喊冤。

不久前,副市长吉林接替了被免职的原副市长刘志华,出任奥运工程建设指挥部指挥,主管北京城市建设,当然包括前门胡同的拆迁工作。

当我来到鲜鱼口与晓顺胡同交叉口时,又见上次来时见到的那几位拆迁户,仍旧围坐在街道拐角处放置的小桌子边闲聊。当我站在上去时拍照的位置,举起相机对着他们拍照时,他们中的那位年轻人认出我了。上次我对着他们录像时,就是他对我说:“……相机还带摄像功能的。” 但是我并没有和他们过多交谈,录完像、排完照就走了。没想到我前脚走后脚就发生对拆迁户来说重大的故事,也正因如此,他才会对我那天的举动留下深刻的印象。

年轻人主动和我打招呼,问我上周六是否来过。他说那天觉得我相机的颜色(酒红色)很特别,给他印象很深,今天看到我的相机又想起了那天的事。接着那几位拆迁户就你一言我一语地给我说起了上周六我走后发生在这片拆迁中的胡同里的故事。

他们说,上周六下午我从他们坐的这个位置离开没几分钟,副市长吉林就到这儿了。吉林只带了一名秘书,步行在胡同里转悠。从他们身边走过时,没人认出这人就是副市长,也是后来才意识的的。胡同里有1人认出了,就跑了很远追上了这位副市长,把关于自家拆迁的资料递给了他。据说吉林看了、并且收下了接到的材料。后来,那条胡同里,只有这一户没被强制拆迁。那人追吉林时,还喊另一户的人同去,这户人没在意,据说事后后悔得直想扇自己的嘴巴。

按他们说的时间推算,我应该在出鲜鱼口街时,与吉林走了个对面。也正因为时间上的巧合,这几位拆迁户还曾怀疑我来胡同与吉林的到来有关,猜测我是专门来踩点的,先打探一下胡同里的状况,确保副市长在胡同里“微服私访”的安全有保障。我今天又来了,自然打消了他们的这一疑虑。

不管这次吉林的来访能不能让他们得到眼见的实惠,在他们看来,副市长能这么亲自来胡同走走看看,对他们说至少是一种精神上的安慰,表示政府还是在乎他们这些拆迁户的。

也正因为在他们心目中我走后发生的故事具有积极意义,也让我沾了点光,说我能给他们引来大人物,并开玩笑说,让我在他们这儿多待会儿,看今天能把哪位领导给招来。如果我要真有这本事,我宁愿天天待在这片胡同里,保护即将流逝的文化!

拆迁政策能否大翻盘?

胡同里有拆迁户还盼望着将来有那么一天,拆迁政策会来个大翻盘。前面提到的那位靠蹬三轮车为生的老人对我说:你看,以前那些不合理的收容政策,现在不是已经改变了吗!这拆迁政策总有一天也会变,一下子就全翻过来了!

因此,虽然老人遭遇了牵制拆迁,房子被封上了,家当被拉走了,但是,他仍旧不愿离开这片胡同……(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福禄祯祥:前门拆迁专题:前门消失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