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5/2006

前门胡同避雨记

补记7月24日去前门大街东侧胡同的见闻——

(福禄祯祥7月25日文)昨天,在鲜鱼口街与晓顺胡同交叉口,听拆迁户和一位来自湖南的拆迁工人说,今天就要拆除鲜鱼口街了。因此特意重返鲜鱼口,看看拆迁现场如何。

下午3点多,到鲜鱼口时,这里刚开始拆迁。现场情形与平常所见到的拆房子的没什么两样,不同的是,为了不让施工时荡起的粉尘飘散,专门有人拿着水管对着拆除中的房子浇水。

我不敢“明目张胆”地把镜头对着施工现场,只能把相机藏在暗处,从现场来回走动几次,偷偷拍摄,或站在远处拍摄。

很快就下起雨来,雨越下越大,拆迁施工就暂停了。我没有带雨具,就跑到一家小商店的门口避雨。

趁雨势渐小,到街上去买雨伞,但走到中途就又下起了滂沱大雨。冲到房檐下避雨,看着瓢泼大雨和闪电,听着震人的雷声,瞅着一个个落汤鸡从眼前飞奔而过。耀眼的闪电带来了震耳的雷声,雨势也骤然加剧。突然飞来几只燕子,落在楼宇之间电线上。

燕子们抓着电线,不停地抖动着身子,甩掉羽毛吸附的雨水,偶尔还到远处盘旋几圈,挪挪位置。搞不懂燕子为何要在雨下得正酣的时候飞出来淋雨。觉得有趣,就摄下了几段雨中燕子。为了最佳拍摄角度,害得我顶着雨冲到街对面的房檐下。

5点多,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了,撑着刚买的雨伞又走进了前门大街东侧的胡同。走到鲜鱼口街与晓顺胡同交叉口时,雨下得太大了,就走进一处将要拆除的房子里避雨。

5点半,又来到昨天曾去过的布巷子64号,这里门锁得很严实,可能是因为屋顶被拆迁办捅了个大洞,难以避这样的雨,人都到别处去了。

回来时,鞋子进水了。在地铁站,抽出鞋垫,脱掉袜子。回来这一路上,双脚都如同泡在水里。

第二天(25日),气象部门称,24日,北京遭受今年夏天最强的一次暴雨袭击。(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9/15/2006 4:39:38 PM


福禄祯祥:前门拆迁专题——前门消失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