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2006

强制拆迁中的前门大街(续)

(福禄祯祥7月30日文)下午1点多,来到前门大街东侧鲜鱼口街与晓顺胡同交叉口时,这里的不少房子都已经被拆掉了。前几次来时所见到的被塞得满满的胡同,眼前只剩下堆堆瓦砾或一片空地,显得十分开阔

前几次来都见坐在外面唠嗑的那几位,其中两位的房子,马上也要被强制拆迁了。有一位就是交叉口的那家饭店(鲜鱼口82号)的住户之一。因为对面的拐角处的房子被拆了,他坐在了自家饭店门口。

玻璃门上贴着的材料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说,那是他搜集整理的、反映自己情况的材料。旁边的墙上,贴着崇文区政府下达的将对他家实施强制拆迁的公告,镶着宽宽的红边,他的材料也镶着红边。

他贴出的材料包括:崇文区政府宣称保护拆迁户利益和古建筑的宣传材料,北京市领导关于保护古都风貌讲话的剪报,该房产简况、房产平面图及其住户家庭情况,请求参与政府改造而非迁走的公开信。

他说政府贴它的宣传材料,我贴自己的材料。各说各的,让大家看看到底谁说的更合情合理。

一位骑自行车的从他门前经过,与他搭腔就是关于拆迁的,他们就拆迁的话题聊了起来。我摄下了7分多钟他们聊天的情形。

(9/15/2006 3:57:12 PM)

大江胡同里的王姓回民

2点半左右,经过大江胡同145号(王宅),与户主王老先生聊了会儿拆迁的事。

第一次走进这条胡同,我就注意到这所房子了。因为整条胡同留下的人已经不多了,缺乏生活气息,显得冷清、死气。几次从这经过,透过矮小的房门,总见一位赤着上身老先生在里面忙活,偶尔也见他在门口走动,带来一点生活的气息。

今天从这经过时,老先生刚好出来晾晒泡过的茶叶,我就趁机问起了他家的拆迁之事。提起拆迁,他就来劲了,越说声音越大。

他说,拆迁办从未出示过政府明文规定的的拆迁补偿标准。拆迁办给拆迁户的钱,远远低于政府规定的标准和开发商给出的价格。拆迁办来谈补偿事宜的人,信口开河,开个很低的价懵拆迁户。再对几户实施强制拆迁,吓唬其它很多户都匆忙走人。按他的说法,签了协议、拿到补偿款的拆迁户,都是被拆迁办的人唬住了。他说,拆迁办把那些原本该付给拆迁户的钱贪污了。

他曾对拆迁办得人说:目前的商品房价格太高,拆迁补偿款根本不够在市内买到像样的房子。拆迁办的人就说,那你可以把补偿款先存在银行啊,等房价落了,不就能买到好房子了吗。说到这,他就来气,直骂这些拆迁办的人。

他说,现在他不愿意直接跟拆迁办的人谈补偿款的事,他对拆迁办的人说,让开发商来和我谈。

他说,他住的这所房子,是清末他父亲从一个陕西(我没记错的话)商人手里买过来的。他父亲是买羊肉的,也在这所房子里开过羊肉铺,生意很红火。

他很自豪地说,小时候他父亲经常给他讲起进宫送羊肉的事。清朝末年,紫禁城曾吃过他父亲煮的羊肉,他父亲进宫送羊肉时,曾有太监领着他父亲在皇宫里逛过。

他说,解放后,实行公私合营,他父亲的羊肉铺也与公家合并了,再后来,这所房子也被没收,充公了,挂在门头上的羊肉铺大招牌也丢失了。后来政策改变了,他又打官司,勉强要回了房子的一部分。

他说,想要这房子,可以,只要你出的价令他满意,不论是开发商,还是政府,都一样,否则,他坚决不愿意让出房子。他说,这房子虽然历经百年,但结构并无大碍。留下房子,整修一下,今后还可以重做他父亲曾经作过的生意——开羊肉铺。

看到门头上挂着的绿色小牌子,知道他是回民。他说,自从胡同开始拆迁,胡同里的门牌就开始丢了。他家不但丢了门牌,还丢了挂在门牌旁边的那个回民标识牌。他就又买来回民的牌子挂上,门牌没有卖的,就用把门牌号写在纸上,贴在门头上。他姓王,还特意在门牌号旁边写上“王宅”。

他还指着屋檐下的一个生了锈的圆铁片说,那是解放前消防用的。给我解释了半天,我也没听明白起火时那个小铁片能起到什么作用。

我们说话时,从屋子里走出一位老妇人,猜测是王老先生的老伴。她一直示意王老先生不要再和我说有关拆迁的事了。见老伴不但理会她的劝阻,反而说得更提劲了,就硬是把老伴拉扯进屋了,关上门,开始埋怨他随便和陌生人说正事了。(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9/15/2006 10:26:14 PM)


福禄祯祥:前门拆迁专题——前门消失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