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2006

网络本无界

据英国《卫报》报道,伊朗政府为了压制国内政治异见和抵制西方文化影响,命令网络供应商把网络速度限制在每秒128K以内,禁止提供高速宽带服务。因为有了高速网络连接,就可以使用反过滤设备,从而登录被过滤的网站。

对伊朗网民的处境表示同情,同时也庆幸自己的祖国做得没有伊朗政府这绝,至少我们还有宽带可用。

说到网络封锁,就没有不提到中国这个老大哥的。《卫报》在这篇报道中说:“使用美国制造的过滤设备,审查国内的众多网站和博客。伊朗是除中国之外,过滤网站最多的国家。”(Scores of websites and blogs are censored using hi-tech United States-made filtering equipment. Iran filters more websites than any other country apart from China. )(附《参考消息》对这两句话的翻译:“伊朗使用美国制造的设备,对许许多多的网站进行审查,很多网站都被过滤掉了。”)

我是前几天才下载安装了“无^界^浏^览”软件,感觉只有一个:好用。在自由的网络海洋里畅游,就是痛快。要说这还得感谢这个软件的幕后支持者——F^L^G。不知道它和这个软件的具体关系,只知道它每天透过邮件推广这个软件。以前担心这个软件的安全性和使用性能,尽管知道它很早,但一直没用。需要突破网络封锁时,通常是用F和VOA通过邮件提供的D^T^W最新网址,虽然不太稳定,但还是能解决不少问题。

现在尚不清楚F与邪教和宗教之间的距离,哪个更近。但可以断言的是,它在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史上,将留下浓重的一笔,当然是正面的。

世纪之初刚接触互联网时,上了网就直接跑到国外的新闻政治类网站上去了。没有GFW,自然也没有网络过滤,进入的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无界网络空间,自由自在是我对网络的第一感觉。后来一个个国外的网站被封了,国内的网站也前赴后继地倒下了,才知道不只网络的使用者是人,网络的管理也是“人”。

记得随着网络的发展,国内官方学术界很流行的一个名词是“信息主权”。刚开始没在意这个提法的背后动因,等点开了链接,几秒钟的漫长等待之后,呈现在眼前的是“该页无法显示”,才知道我们的“信息主权”受到了“保护”。

F一夜之间家喻户晓,继而移师海外的同时,GFW的墙脚也被挖出了口子。使用不断变换的邮箱,F、VOA和RFA先后开始向大陆网民传递突破网络封锁的小道消息。有了这些秘笈,一般来说,只要你想,即使GFW修筑得再厚实、高大,就没有你不能看到的信息。当然,有了GFW,确实阻挡了某些信息的大众化,让火暂时还能在纸里燃烧。

回顾这些突破网络封锁的个人经历的目的之一,就是想让那些搞网络封锁勾当的人明白,网络封锁只会暂时缓解所患疾病的症状,并不是什么良药妙方。

另外,更庆幸Windows等操作系统和Word等文字处理软件都是西方人发明的,要是我们这里的人发明的话, 或许那些敏感在你输入电脑时就被过滤掉了,根本无法数字化,更不要说在网上传播了,简直是痴心妄想。

希望伊朗的某些组织也向F学习,努力推动本国网络的自由化。

相关报道:

Guardian: Iran bans fast internet to cut west's influence

10/19/2006 2:25:52 PM

昨日(12月19日)在网上搜索关于日本政治学家南原繁的资料时,偶然看到大江健三郎今年9月在中国社科院的一篇演讲稿,其中引用了鲁迅《故乡》结尾的那段非常经典的话:“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其实鲁迅说这句话是为了阐述他对“希望”的体验。在这句话之前,鲁迅写道:“我想: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自己写的这篇文字。于是想给此文补缀上这样一句话——

其实网络本无界,封的多了,也便有了界。

12/19/2006 11:24:13 A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