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006

古建筑与仿古建筑



(福禄祯祥10月1日文)下午一点多,走出天安门广场,第7次走进了拆迁中的前门。

前门修缮中 大江胡同西段搬迁完毕

前门大街西侧临街房子的修缮工程已经展开了,每栋房子外都挂着该房修缮后的大幅效果图。透过图画,这些房子未来的面目看似光彩照人。

大江胡同西端前门大街入口处,装了一个铁门,有保安看守,禁止社会车辆进入,人还是能随便进出的。义丰泰和华记号(138号)对面已经被夷为平地,工人们正在忙着规划新房子的地基。

华记号(138号)的大门已经被封上了,看来这里已经搬迁完毕。

145号的那位王姓回民老人的房子,已经被专门用来封门窗的白板封得严严实实。上次来时,这位老人曾坚决地对我说:“领土问题坚决不能让步!”老人与拆迁办双方,不知道最终到底是哪方让步了,也不知老人是否如愿以偿拿到了自己企望的补偿款。

今天我得以站在断墙凑近拍钉在屋檐下的“防火牌”,牌子边上还压制有环形文字,中英文都有,中间是一个图案,不过已经锈得几乎难以辨认了。回来后,把照片放大来看,只能猜测出“保险公司”几个汉字和与之对应的英文——INSURANCE。担心这块牌子会被当成废铁随着这房子消失。

古建筑与仿古建筑

鲜鱼口西段北侧的修缮工程也已开始。计划拆的,早已拆除。前几次来都看到的坐在鲜鱼口与晓顺胡同交叉口聊天的那几位,看来是随着他们的房子一起从胡同里消失的。

位于鲜鱼口与晓顺胡同交叉口西南角的转角楼,已经被全部拆除,看效果图,是要恢复原貌的。

前几天偶然在一个论坛看到有目击这个转角楼拆除过程的人发帖说:拆掉的角楼构件很整齐地摆放在了一起,但是,没有为这些构件编号。

按照古建筑拆拆建的严格规定,必须为拆掉的构件逐一、细致编号,拆除工作还要全程录像;否则,仅凭印象和技能,比葫芦画瓢式地重建,不是在保护古建筑,是在搞仿古式建筑。

古建筑与仿古建筑有天壤之别,前者是文物、建筑化石、历史,后者是纯粹的现代工艺,只有历史的形貌、欠缺历史的记忆。前者是古建筑香火的延续,后者则是断香灭火后,抱养一个别人的孩子,虽然能继承姓氏和遗产,却没了前代的血脉。

就是那个门礅

上次在胡同里拍房子的门楼时,无意中拍到了一个精致的门礅,另一个露在大门外的部分已经全部断掉了。只是照片的焦点不在它上,门礅的清晰度欠佳。担心它很快消失了,今天来的目的之一,就是找寻这个曾被忽视的门礅。

那天拍摄时也没有记下门礅所在的门牌号,甚至哪条胡同也不记得了。后来仅凭在它附近拍的一个仓库上的文字,判定是“长巷二条”。今天把长巷二条挨家挨户搜寻个遍,也没发现那个门礅,甚至也没看到那个仓库。感觉这条胡同也很陌生,不像来过。邪门儿!仓库门口的水泥字也不小,十分清晰地显示是长巷二条啊!难道是胡同名换了不成?

不过这条胡同的门礅很多都不错,当让无法与我相中的那个相比了。并且这里有几个门楼特别精致,保存得也相当好,下次再来仔细欣赏吧!

出二条,进三条。越走得深,感觉也越熟悉。又见那个仓库了,仔细看门口的字,原来是“三”字掉了中间那一横。

很快就找到了那个门礅,谢天谢地,还是上次看到的样子。对着它很认真地拍了几张,恨不得把它搬走。再也不会忘记它的位置了——长巷三条26号。但愿这个门礅能永久完好地留在这里,被收藏后,也要在此注明其下落,便于找寻。

胡同里垂荡的国旗

凡是没有搬迁的胡同,到处挂着国旗。鲜红的国旗垂荡在陈年的胡同里,显得格外刺眼。不知道这些国旗是住户自愿掏钱买的,还是居委会统一发放的。对于一些即将从胡同里搬迁走的住户来说,可能是这辈子最后一次在自己门前悬挂国旗。(文/福禄祯祥
http://www.fulue.com

10/4/2006 11:51:37 AM

福禄祯祥:前门拆迁专题——前门消失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