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2006

一户一犬与两口一胎



北京一居民区悬挂的“禁止一户养多犬”标语。

近三个月以来,全国媒体都有一个共同的话题——打狗,这是民间对官方近来开展的“养犬管理专项整治工作”的一种形象说法,官方媒体则称之为“文明养犬”行动。全国各地行政部门还为此特别成立了“养犬管理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被百姓称为“打狗办”。在由上至下的关怀、号召、领导、指挥和参与下,一场轰轰烈烈的“打狗运动”在大江南北开展得如火如荼。

国家开展这项“打狗运动”的理由是,近年全国部分地区狂犬病疫情十分严重。卫生部刚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0月狂犬病报告死亡数超过肺结核、艾滋病和乙型肝炎,位居全国法定报告传染病疫情首位。

自上月以来,北京好像不再提办奥运的事了,也投身于“打狗运动”。北京市政府决定,10月下旬至12月中旬,开展养犬管理专项整治活动。明令规定:一户一犬,并且犬身不能高于35厘米,违者罚款收犬。北京市的“一犬政策”,尽管没有云南牟定县5天内捕杀九成(5万多只)狗的做法听起来凶残,但其目的都是一样的,要通过减少犬只数量的办法,来降低狂犬病的发病率。

全国狂犬病高发,究其原因有很多种。从理论上来看,养犬数量的增多确实能增加狂犬病的发病率。但是有必要像推行“一胎政策”一样强制实施“一犬政策”,通过减少犬只数量的办法来降低狂犬病的发病率吗?

前些年全国小儿麻痹症的情形也是十分严重,如果单从患者人数来看,中国肯定居世界之首,因为中国人口最多,新生儿也最多。但是要减少小儿麻痹症患者,是否就一定要“少生孩子,多养猪”呢?肯定不是。如果谁说小儿麻痹症患者减少是国家强制推行“一胎政策”的功劳,肯定连党中央都不同意。尽管“一胎政策”降低了人口出生率,客观上减少了小儿麻痹症患者的数量。中国小儿麻痹症患者减少的关键因素是,政府近年在宣传和推广此病免疫防治工作方面做得十分出色,有效降低了该病的发病率,这也得到了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组织的称赞。

狗,虽说不能与人相提并论,但岂能想养就养,不想养就干掉!对于爱狗者来说,突然要他们放弃自己的爱犬,跟割他们心头的肉差不多。通过“一犬政策”降低狂犬病发病率的做法,如同妄想通过“一胎政策”降低小儿麻痹发病率一样,愚蠢、残忍!

狂犬病发病率高的主要原因,应归结为以下两点:

其一,犬只管理工作不到位,导致犬只免疫接种率低。国内大多数城市养犬的免疫接种率不足10%,前段时间狂犬病十分猖獗的云南,省会昆明养犬超过10万只,但免疫犬仅占5%左右。

其二,被犬咬伤的患者未采取正确的伤口处理和狂犬病疫苗接种措施。对部分省份的201例狂犬病病例进行个案调查显示,大多数患者未采取正确的伤口处理及疫苗接种等措施,在被调查患者中进行伤口处理、全程注射疫苗和使用免疫制剂的比例仅分别为29%、3%、1%。

犬只如此低的免疫率背后是政府的不作为;被狗咬伤后未及时有效救治,又暴露了国家医疗卫生制度的不合理。

“一犬政策”的强制实施,只会让养多犬的主人偷偷摸摸养“多余”的犬只,他们不敢光明正大地去给“多余”的犬只进行免疫接种,反而增加了养犬的社会风险。

不幸的现实是,犬只数量的减少,确实能对降低狂犬病死亡人数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只要不顾及其强大的副作用,在国家机器的压力下,“一犬政策”简单易行。这样的政策在官员们的眼中,是最好不过的政绩工程,所以各级政府部门趋之若鹜。

这种千夫所指的政策,终究难以起到长久的效果。可以预计的将来,“一犬政策”必以失败而告终。

11/15/2006 1:28:26 A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