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2006

“学心”看“倒扁”之五——扁:有些话打死也不能说

昨晚通过台湾电视,看了陈水扁总统就国务机要费案侦结所召开的记者会。第一感觉是,我被阿扁的说法打动了,有点同情他了。

阿扁8点过了几分走进记者会现场时,出我意料,竟然面带笑意。看到这种笑,如果是倒扁者,肯定会说这是皮笑肉不笑,脸皮比城墙还厚;如果是挺扁者,则一定会说,这是阿扁自信的表现,说明他并没有贪腐,心里没鬼,才会如此泰然自若,神情安逸。

当然,处身风口浪尖,不论阿扁以何种表情露面,都会引来外界的遐想。作为利益无关方的局外人,当我看到他的那幅笑容时,我确实感觉不舒服。他的这种笑,像是对“倒扁”者的不屑一顾,或者说蔑视。好像众人都受到蒙蔽了,他马上就要醍醐灌顶了一样。

阿扁虽然刚进场是如此轻松的神情,但一开始讲自家涉嫌的弊案,就严肃起来,甚至有些激动,不过没有失态。

阿扁并没有讲乌七八糟的发票怎么会报了国务机要费的账,而是从动机论出发,说明自己不爱财。贪污的机会很多,自己却能清廉自律,绝不会为了那区区1480万元新台币(约300多万元人民币)去煞费心机收集发票报假帐。他用了一个说法是“用膝盖想想”。这一点可能会打动很多人,但是我想,对此还是先存疑,等待司法的最终判决。

阿扁说,作为国家元首的总统,为了国家的安定,避免政治反正和外交冲突,“有些话不能说,就是不能说,打死也不能说。”他举的一个是关于“甲君”的例子,说检察官没有坚守承诺,泄露了这个人的身份。我对此不了解,不便多说,但我注意到,自从国务机要费案浮出水面以来,其很多开销都向外界公开了,其中一部分开销是资助了民运人士,就是大陆流亡海外的那些政治青年。我觉得向世人袒露这些细节,台湾人是在没事找事做。

我非常支持这些海外民运人士,他们受谁资助开展活动当然很重要,但我不反对台湾政府向他们提供资助,因为台湾非常希望大陆也走向民主。你可以把台湾推动大陆民主化的动机解释放长线钓大鱼,目的还是要走向独立。但是我相信,大陆的民主化,确实有利于加深两岸之间的交流与合作,至于终极是独是统,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上两岸到底是怎样一种关系。所以,我认为台湾公开说资助了海外民运人士,对大陆的民主化进程非常不利。也正因如此,我认同阿扁所说的“有些话不能说”这一说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