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2006

童年与狗



说到“打狗”之事,就想起了自己儿时养的那些猫狗们。因为这些猫狗最终都死于非命,所以,记忆是惨痛的。也正因如此,时至今日,我仍不赞成家里养宠物。

在所养的几条狗中,与我命名为“赛虎”的那条狗相处最久,感情也最深,当然,记忆也最为痛苦。

在养赛虎以前,我曾看过一本《少年文艺》,对其中一篇关于人和狗的故事很感兴趣。故事中的那条狗经常与主人一起在河里嬉戏,在主人不慎落水后,衔着衣服,将其拖上了岸,救了主人一命。这篇故事我曾反复看了几遍,也梦想养一条这样的狗。

邻居家的狗产狗娃了,就跑去挑了一条最漂亮的小狗,胎毛是褐色的,不算太好看,但听说长大后就会是棕黄色的,正是我梦想中的狗的理想颜色,很是喜欢。

等小狗满月后,很兴奋地把它抱回家,放进铺了干草的箩筐里,盖上我穿不上的小棉袄,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安乐窝。随后我就开始不停地用手逗着它玩,但它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一开始是不理会我,之后是当我手伸过去是冲我汪汪叫。我还不知道它这是在警告我,别再来烦它,否则就不客气了。当我又一次向它伸出手时,它毫不客气地对我的手下口了,咬得破了层皮,没有流血。因为以前曾多次听家人讲起一个人被狗咬后死亡的事,所以当时我很害怕,也不敢给家人说被狗咬了,直到伤口完全愈合了,才放下心来。

我还给它起了名字——赛虎,故名思意,希望它塞过老虎。家里除了我,没人再这么称呼它,其实我也很少“直呼其名”,只是觉得它应该有个名字。忘记了当时这个名字是不是我的原创,后来看书上是有人给狗起这个名字。

那时自然不会去给赛虎定制服装,但我总觉得它也应该有件衣服,就把它盖我那件小棉袄生拉硬拽给它套上。两条前腿穿进两只棉袄袖,狗爪都露不出来,根本没法站稳。赛虎就会躺在地上用牙嘶咬着,直到褪出棉袄。

我希望把赛虎训练得无所不能,但是费我好大的劲,它才会听我的口令蹲、卧和站立,我抛出的食物,它能跳起来接着,除此之外,没教会它别的本事。

我上学去时,赛虎总会尾随我很长一段路,直到我吆喝它回家去。放学回来走到我家门下时,听到我的口哨声或说话声,它就冲到大路上迎接我。把头俯在地上,摇着尾巴,很兴奋的样子,然后上窜下跳,绕我前后,和我一起进家门。一次放学回来走到门下时,我忘了走的时候把赛虎拴起来了,仍旧习惯性地打口哨,但马上就意识到今天它不可能下来接我。令我吃惊的是,赛虎仍像往常一样冲下来了。到了家才明白,是赛虎挣脱了我给它带的项圈。

有外人到我家,赛虎只是一个劲地汪汪叫,从不下口咬人,听到家人吆喝它,就乖乖走到一边,默不做声。一天晚上,有不受欢迎的人闯到家里,赛虎猛然扑过去,窜起来,前爪搭在了那人的肩头,不过还是没有真下口去咬。

忘记是到了春天还是秋天,大概是赛虎到了青春期,每晚都跑出去与别家的狗幽会。那段时期,村子里很多狗晚上都在一起聚会,可能是在争宠,把一块麦地折腾得不成样子。有时白天赛虎也不在家,几天不见它踪影。

一天上学去,走到大坝边上时,突然发现赛虎站在高处的一块地头,看到我,它就无精打采地走到我身边,郁郁寡欢的样子。我吆喝它回家去,也不听,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我急于去学校,就丢下它走了。以后对赛虎的记忆就模糊了。

再后来就是不幸的消息——赛虎失踪了!据说家人说,它失踪那晚,曾发出过猛烈的叫声,我当时肯定在熟睡中,不会知晓。但自那晚后,赛虎活不见影,死不见尸。不记得那段时间是否偷狗的十分盛行,但有被人下药后偷走的可能性。过了很久,听说村子里有人说,在一处山涧里发现一个很像赛虎的狗,当然是死的。家里也没人去看到底是不是赛虎。如果水里的那条狗真是死去的赛虎的话,推测可能是在失踪那晚吃到了老鼠药。听说吃了毒药后,会全身发热、口干舌燥,想拼命喝水,跳进水里降温。

过了很多年,我和家人每每看到棕黄色类似赛虎的狗时,就会谈起有关它的往事,莫明于赛虎的神秘失踪。一次大哥说他梦里突然看到赛虎又回来了,走到了他的身边。假如这不是梦该有多好……

附带说说我记忆中的另两条狗。

黑狗娃之死

大概是养赛虎的同时,一年冬天,冰天雪地的,听说同学家的狗产狗娃了,我也没和家里说,就自作主张去抱狗娃了。狗娃都是黑色的,我也不太喜欢黑狗,但是,既然到了别人家里,也不好拒绝,只得抱一只黑狗娃回家。

抱回了家我才知道麻烦大了,狗娃还太小,天又太冷,没处安置它。我把它抱到赛虎身边,想让赛虎给它暖暖身子,但赛虎一看到那狗娃,就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立马站起来去一边了。晚上把狗娃留在了厨屋,因为那有煤火,相对暖和点儿。

第二天早上我还没起床,就听家人说狗娃死了,就死在煤火下面的煤渣坑里,看样子还是被冻死的。这都是我造的孽,大冬天本来狗娃就不好养活,我却逞能抱它回家。

看粮黑狗

听父亲讲,我家曾养过一条很有灵性的黑狗。当年在收庄稼时,村子里会几户共用一个场。我家的粮食在那场里时,黑狗会很自觉地去守在粮食旁边,直到自家的粮食全都背回了家,黑狗才会随着家人一起回家。据说它也和赛虎一样,性格温顺,从不下口咬人。

现在老家养了两条狗,拴在门外东西两边,看家护院。我偶尔回去一次,不知道它们当不当我是自家人,反正我们谁也不认识谁。

11/16/2006 2:11:20 A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