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5/2006

生活的另一种选择——《剃头匠》》•哈斯朝鲁



【福禄祯祥12月5日文】去年曾看到一篇讲述一位中国老剃头匠生活的外电:Barber of Beijing cuts through a century of change,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位老剃头匠生活在北京什刹海胡同里,已经90多岁高龄了,但仍旧上门给老主顾剃头、刮脸。日子尽管过得平淡,但他那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让我对生活的意义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也意识到生活还有另外一种选择。

没想到如今这位老剃头匠的故事被搬上了荧幕,片名就叫《剃头匠》,饰演剃头匠的正是他本人——现年93岁高龄的靖奎老人。导演是内蒙古的哈斯朝鲁,编剧也是在内蒙古生活的著名剧作家冉平。《剃头匠》几乎原汁原味再现了靖大爷如今的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

靖大爷12岁从外地进京学习剃头手艺,三年后离开师傅经营自己的理发店。解放前,靖大爷的顾客很多,也很广。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像当年的国民党将军傅作义,京剧名角儿梅兰芳、谭鑫培等,都曾是靖大爷的顾客。靖大爷说找他剃头的,不论富贵贫贱、地位高低,他都一视同仁。

解放后公私合营,靖大爷的理发店被收归国有,但他保留下了自己的顾客,上门为这些老主顾剃头。

无情的岁月夺走了靖大爷不少主顾。一些顾客去世后,也是靖大爷帮他们剃头,净面,让他们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离开人世。据说经靖大爷的手送走的人有400多位。

靖大爷的老主顾中,有些老人孤单一人过日子,总觉得日薄西山,说不定哪天就离开人世了,就提不起精神,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靖大爷几乎是他们唯一可以说话的人。靖大爷每次去给这些老人剃头时,就会陪他们唠唠嗑,劝他们多出去走走,活动活动身子骨。

靖大爷如今已是耄耋老人,一个人住在皇城根那片说不定哪天就会被拆掉的胡同里。他拿起剃刀手仍不颤抖,经常蹬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上门给老主顾剃头……

靖大爷的故事,感动我的不是一位老人艰难的生活,也不是即将消失的传统剃头手艺,而是他平平淡淡的生活和他那心平气和的生活态度。

靖大爷虽然一辈子都靠给人剃头维持生计,生活平静得如同一面沉睡的湖水一般,但他活得自得其乐,悠闲自在。你不能说这样的生活和如此的一生就没有意义。

以前自己总把目光盯在那些惊天动地、扭转乾坤的大人物身上,觉得“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一生才算有意义的人生,否则就是白来世间走一遭。认为那种安于现状、不思进取、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生活是没有意义的。看过靖大爷的故事,才意识到,自己以前所追寻的生活,只是人生的选择之一,生活的另一种选择被自己忽视和贬低了。

平平淡淡的生活,看似单调、平静,但只要开心、认真过好每一天,一生也同样精彩。

轰轰烈烈也好,平平淡淡也罢,这两种生活方式没有优劣之分,也没有高下之别,只有是否适合自己。只要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并且生活态度是积极、乐观的,那么放心去过好你的每一天吧,你的生活是幸福的,也是有意义的。

在电影《剃头匠》中,靖大爷亲自上阵饰演自己,其他老人也都是从社会上临时挑选的,演得略显生硬。但这样做也避免了职业演员那种夸张、做作的表演。

由于这些老人演的就是他们的日常生活,导演几乎不需要艺术化的处理,只要让镜头捕捉到这些老人的日常生活便可。所以影片显得很生活化、朴实、亲切、自然。

电影《剃头匠》的编剧是冉平,来自内蒙古,据说编过不少有名的电视剧。冉平和导演哈斯朝鲁一同出席映后观众见面会,回答提问时,冉平说得比哈斯朝鲁要多得多,前者完全压过了后者。看情形便知,这部电影的编剧是强势的,影片也是要靠剧情取胜的。

确实,本来靖大爷的这种平淡的生活,叙述起来像记流水账一样,只有深入体会,才能领略个中滋味,但电影《剃头匠》的剧情,却设计得非常巧妙,留给了观众好几个悬念,也不乏趣味横生的幽默搞笑情节。

编剧冉平说,虽然拍的是老年题材的影片,但他不希望留给观众空巢老人的生活多么孤单、无助的印象,他希望观众看过影片后,能对生活有更深入的思考和理解。或许,他的这一愿望在我这得到了实现。但要说明的是,在前面叙述的那些感受,是我在一年前看到关于靖大爷的故事时就有的。我也是带着这样的感受,对影片产生兴趣,才会去看的。影片只是再次强化了我的这种感受,也没让我失望。

看现场观众对《剃头匠》的评价,还是有不少人首先想到的是关爱老人或保护即将流逝的传统文化上。《剃头匠》的投资人之一,也是为了表达对他父亲的敬意,才决定投资这部片子的。总之对影片的解读当然是多方面的,只要让观众的内心有了些许触动,就是好电影。

《剃头匠》除了反映皇城根的胡同风貌和人文外,也有意触及到了中国当下的一大特色——拆!北京的一些拆迁正像影片所描绘的那样,有些地方天天吆喝拆迁了,墙上刷得到处都是“拆”字,但几年过去了,还是不见动静。影片中的这一拆迁现象与老人的生活态度联系起来,感觉别有一番寓意。

老人大多觉得自己的生命就像这些要被拆除的老房子一样,所不同的是,自己的名字记在阎王爷的生死簿上,老房子的门牌号写在拆迁办的规划上。说不定哪天翻到了写有自己名字的这一页,生命就要终结了。

据我在网上搜索到的资料,早在2002年就有有人为靖大爷拍过一部纪录片——《靖大爷和他的老主顾》,导演是施润玖,该片曾获“2002年中国电视纪录片学术奖”长片类大奖、长片类编导奖和录音奖。

相关链接——

纪录也是一种生命的态度-《靖大爷和他的老主顾》导演施润玖访谈录

~~~

22:44 2009-10-2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