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2006

平安夜 排队夜 信不信由你

(福禄祯祥12月24日文)尽管不是基督教徒,但近几年,只要有机会,平安夜都会去教堂参加活动。今天也不例外。

下午不到5点就到了教堂,打算参加5:30那堂平安夜圣乐崇拜,但教堂外的长龙已经排起,5:30那堂早进场了,现在排7:30的那堂可能还有希望。

在冰冷的室外排2个半小时的队确实难熬,进场的秩序也不太好,大家都拥挤来了一块儿。我随身带的相机都被挤掉了,幸亏发现及时,又在人群动荡的地上找到了。

不过也遇到了极为有趣的人。其中一位是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把上帝说得神乎其神,连其他信徒听着都觉得玄,认为他走入了极端,更不要说我这个教外之人了。

他说他读了3年《圣经》,认为《圣经》里的每一句话都不容质疑,并且坚信上帝就在他身边。他认为上帝真能听到他的祷告,并且显灵。他举了一个应验的例子:

一个周末他骑自行车去教堂做礼拜,但风太大,自行车根本蹬不动。他就祷告说:上帝啊!让风停下来吧,要不然我就没办法去教堂了。大约5分钟后,风真的停了。

他说他经常祷告,每次吃饭前也简单祷告一下,感谢上帝赐予他食物。还说应验的次数比没应验的次数多。并且相信天堂和地狱都是真实的存在,不信教就一定要下地狱。信教的话,肉体就真的能够重生。说我如果信教的话,将来重生的肉体会比现在更帅!我马上说我不指望自己的肉体重回人间走一遭。更可怕的是,在当今这个多元文化共生共荣的世界,连罗马天主教皇都在不遗余力寻求不同宗教之间对话之时,他竟然还抱守残缺,坚信世界只存在唯一万能的神,那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一位信徒阿姨也认为祷告确实有一定的实际作用。她说自己脸上层受过伤,留下了一个明显的疤痕,在信教后,祈祷上帝让让这块疤痕消失。她说后来疤痕真的逐渐变得不太明显了。

但她不赞成这位原教旨主义者对我这个非信徒这么解释基督教,这么说会让非信徒对基督教残生逆反心理,认为它是迷信。这位阿姨说,祷告不一定真能应验,但祷告后,能改变你的心态,给你增加信息和力量。并且说地狱不一定真实存在,但不信教的话,生活就会痛苦得如同置身地狱一般,生不如死。

我虽然不完全认同这位阿姨的说法,但赞成她这么开放地解释《圣经》,并且说得有一定道理。我还当那人的面说他是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他的做法就是在利用上帝。他当然否认我对他的定性,并且认为别人对《圣经》的解释都是不对的。

这人离开后,另一位信徒阿姨说,她曾遇到过家庭教会的人在拉拢她时也有过类似的说法,她当时就听着太邪乎,不敢去参加那个家庭教会每周三、周五的家庭聚会。她说害怕陷入“东方闪电”的魔掌。

一位信了12年教的小伙子则说:不用和他争论,我们祈祷主耶稣开导他去吧!

前面提到的那位信徒阿姨以她的亲身经历为例,对“为什么众多中年妇女信教”所做的解释我也觉得很新鲜。她说:女的到了中年,大多在家庭中都拥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丈夫疼爱,儿女依赖,就像一个女皇一样,心态不自觉地就膨胀到极点。再加上生理上的一些变化,性情会变得暴躁,喜怒无常。这个时候如果自己意识不到自身存在的问题的话,时间久了就会众叛亲离,丈夫闹离婚,儿女不愿亲近,与同事的关系也搞得很僵。

这位阿姨说她就有过这样的经历。当时她觉得生活毫无意义,站在楼上透过窗户看着马路上的行人和车辆,想跳下去做过个了断。

在此之前曾有朋友拉她信教,当时她很坚决地说自己不会信,那位朋友就给了她一本《圣经》,她收下后自己都不知道放哪去了。这个时候她想起了《圣经》,就翻出来看,马上就有了醍醐灌顶的感觉。她拍着自己的头很兴奋地对我说:“感觉这上面一下子就打开了。”她说以前受共产党的教育,就认为自己是全人类的解放者,但现在发现人是有原罪的,自己成了被解放者。认识到了自己的罪过和渺小,开始在上帝面前忏悔,请求原谅。慢慢地自己的心态就平和了,对待亲人、朋友和同事的态度也改变了,关系也逐渐融洽了。

记得2001年第一次去教堂过平安夜,曾让我打开眼界,亲身体验到了基督教文化与现代文化之间的密切关系,找到了社会中一些行为方式的渊源。

虽然不相信上帝真的存在,但相信,冥冥中存在一种力量,它可以让你心生恐惧,也会给你关爱,赐予你希望。

去年平安夜一位牧师在证道时反复说的一句话是“不要害怕!”。这句话也是去年去世的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说过的一句标志性的话。那位牧师在祈祷时还特别关照到了农民工兄弟。他说:或许在这寒冷的冬夜,还有农民工正站在脚手架上辛苦工作,但是希望他们不要害怕!

今天还是这位牧师证道,他再次提到了披星戴月,每日辛勤工作的人。当然也不忘拉拢这批人信教。说耶稣基督就是为拯救这些人而来,如果他们信教,就能得救。

牧师说的话,信不信就由你了。但基督教的聚会不分地位高低、财富的多寡、学识博浅,只因为同样的信仰让不同行业、领域的人走到一起,彼此分享找寻到的生活的意义。但看这一点就已经难能可贵了。

信仰是自由的,信仰什么也是自由的,怎么信仰更是自由。就让一切都顺其自然吧!(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12/24/2006 9:15:05 PM
12/25/2006 7:36:15 P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