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2007

[转录] 为何一个超级大国需要理想

作者:龙安志(Laurence Brahm) 美籍中国通

香港《南华早报》1月9日

本文转录自2007年1月11日《参考消息》

2006年将作为中国的和平崛起之年留存于人们的记忆中吗?当非洲领导人11月抵达北京参加中非合作论坛时,他们很好奇中国是不是在试图重振强调合作的“万隆精神”。

非洲领导人对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种种政策感到极其厌烦,因为这些政策使他们的国家负债累累、摇摇欲坠。到头来,是北京一笔勾销了非洲国家的债务。北京这样做并不是出于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而是为了确保其工业发动机所需的资源和产品市场。

2006年,北京在主办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在世人眼里,中国处理朝核问题的方法与美国对伊拉克采取单边军事行动的做法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在许多人看来,北京定下了一种新的调子。他表明,多边、互动、幕后调解——如果再施以耐心和韧性的话——可以化解棘手的冲突。历史或许会将美国在中亚和中东的外交政策失败视为狂热意识形态的墓碑,这种意识形态产生于帝国主义,早已脱离世界现实。中国会从美国的错误中汲取教训,并推动建立多边机制来创造一个更加和平、更加积极的世界吗?抑或它将陶醉于自身实力不断增长之中,犯下同样的错误?

中国的官方政策坚称,中国的“崛起”将是“和平的”。但是,这个国家缺乏道德意识形态,而且在许多人眼里,那是一个潜在的大问题。

一个有望成为世界领袖的国家不可能仅仅通过举办奥运会而获得成功。中国希望通过体育赛事建立民族认同。北京渴望被国际主流社会所接受,以洗刷19世纪和20世纪政治和军事上的耻辱。但是中国并不了解世界其他地方的真正想法。

中国媒体无法把握世界的脉搏,这使中国只能被动地对国际事件作出反应,而无法主动地进行组织和协调。中国在新的一年里面临的挑战,可能要求他逐渐从防御性外交政策转向利用新发现的经济影响力来引导世界发生积极的变化。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外交政策在某些方面比许多国家都聪明:与所有人做生意,拿出的是投资机遇和市场开放的胡萝卜,而非大棒。这种聪明的做法对一个新型经济体来说很有效,但对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来说,光聪明是不够的。单单有购买力也是不够的。但是中国明白这一点以及世界期望它所扮演的角色吗/

虽然美国的外交政策已令许多国家心生厌烦,但它毕竟是建立在为国际社会所接受的理想基础之上的。对于拭目以待中国将如何崛起的国际社会来说,这种意识形态的真空必须得到填补。中国领导人提出要构建一个“和谐社会”,但中国离这个目标还很遥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