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2007

“当爱和责任合二为一,恩典便于你同在”

《面纱》2006年12月29日在全球同步上映,我到昨天(3月18日)下午才看了DVD。第一感觉是,《面纱》的叙事方式非常轻柔,故事情节缓缓进展,像一阵徐徐拂面的微风。很多原本能够拍得很热闹的场面,也都省去、一掠而过、或是用间接的方式去反映,生怕惊扰到观众的情绪似的。

《面纱》改编自英国作家毛姆的原著小说《彩色的面纱》,毛姆的命名又来自雪莱的诗:

不要掀起活着的人称之为生活的彩色的面纱
虽然上面绘着的是一些不真实的情景
只不过是用漫不经心的色彩的涂布
模拟我们愿意信以为真的一切情形


《廊桥遗梦》中的女主人公弗朗西斯卡,在向子女解释当初为何未因爱情而放弃家庭时,说了这么一句话:“尽管爱情的魔力不可抗拒,可放弃了责任,魔力就会消失。爱情就会蒙上一层阴影。”

在《面纱》中,也有一段关于爱情和责任的话,是修道院的院长劝怀孕的吉蒂离开疫区时说的——

院长:你先生说他叫你离开,但你不肯走。
吉蒂:我不想离开你们。
院长:我们很感谢你这样做,不过我想你也不原意离开他。
吉蒂:嗯,那是我的职责。(Well…it’s my duty.)
院长:职责,不过是手脏了要洗干净。( Duty is only washing your hands when they are dirty.)我十七岁时就恋爱了,爱上了上帝。一个傻姑娘,对宗教生涯有着浪漫的幻想。但我的爱是那么热烈,随着时间流逝,我的情感改变了,他让我失望,他忽视我。我们之间已经变得漠不关心。像老夫妇总并肩坐在沙发上,但很少跟对方说话,他知道我永远不会离开他,这是我的职责。但当爱和责任合二为一,恩典便于你同在。(But when love and duty are one. The grace is within you.)


“当爱和责任合二为一,恩典便于你同在”,说的几乎是生活中的一种完美境界,但《廊桥遗梦》中的弗朗西斯卡没有得到,《面纱》中的吉蒂也没有能得到。

弗朗西斯卡一直坚韧地担负着作为妻子和母亲的责任,放弃了自己的爱情。丈夫去世后,弗朗西斯卡卸下了作为妻子的责任,再去找罗伯特时,罗伯特已经消失了。吉蒂爱上了沃特,开始担负起作为妻子的责任时,沃特却染上霍乱去世了。

《面纱》非常生活化,生活化得充满了矛盾和无奈,就跟真实的生活一模一样——

沃特是位研究细菌学的博士,但一点生活情趣都没有。

吉蒂华容婀娜,却充满了幼稚的幻想,容易受人勾引。

勾引吉蒂的查理,虽然在社交场上有一套,但玩弄别人的感情。

沃特爱吉蒂,但刚开始,吉蒂对沃特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吉蒂对查理很有感觉,但查理是在玩弄她。

虽然吉蒂和沃特结婚在前,吉蒂却怀上了查理的孩子。

在影片的结尾处,吉蒂的孩子问吉蒂查理是什么人时,吉蒂回答说:什么都不是。

吉蒂和沃特关系不好时,俩人几乎整天在一起;当俩人关系转好时,沃特却染上霍乱去世了。

沃特去发生霍乱的疫区,不知道他两口子之间那点事的,还以为他是“白求恩”式的人物。

虽然有沃特这样的外国人在帮助中国,但在上海,也发生了外国警察枪击抗议的中国人的事件。

就连修道院的动机也都不那么纯洁。她们收留孤儿,也买孩子,她们照顾孩子们,也把他们变成小天主教徒。

……


如此充满了矛盾的生活,生活在其中的人,如果没有了一点儿希望和梦想,即使活着,也是在忍受着痛苦的煎熬。

还是“不要掀起活着的人称之为生活的彩色的面纱”,一起期待“爱和责任合二为一”的那个时刻的到了吧,因为它意味着“恩典于你同在”。


据说,在毛姆的原著《彩色的面纱》中,故事发展得非常冷酷无情,《面纱》的编剧朗•尼斯旺尔还算手下留情,影片的结尾表现得人的温情尚存。

关于《面纱》与《彩色面纱》在故事情节上的差异,推荐看1月15日《三联生活周刊》上马戎戎写的《毛姆的〈面纱〉》,对比分析得很细致。

尽管影片在甲天下的桂林拍摄,但并没有在影片中卖弄秀美的自然景色,拍摄的角度与剧情融为了一体。影片开头,相互充满怨恨的吉蒂和沃特,首先遭遇的是桂林多雨潮湿的天气,雨过天晴后,又是炙烤和闷热。山路崎岖,颠簸难走。当吉蒂和沃特冰释前嫌后,俩人乘着竹筏,在碧波中相拥荡漾,那段景色拍得一往情深。


《面纱》中的音乐,多是轻柔的钢琴曲,钢琴独奏是朗朗。片尾曲是法国民谣À la claire fontaine(在清澈的泉水边),曲调哀婉动人。不知是哪位翻译的中文歌词,颇有《诗经•国风》中那些爱情诗的味道。每段结尾两句,法文都相同,中文歌词里,换用了不同的副词,表达的还是相同的意思。在影片中,每段的最后两句,是童声小合唱演唱的,稚嫩的童声,让歌曲显得不是那么郁闷。结尾处,又重复了前两段的词。

网上下载到的单曲,都没有童声合唱部分,显得单薄了,我特意从影片中把它录了下来,难免也带上了影片的少许对白等声音。

http://blog.xuite.net/fuluzhenxiang/blog/10649504
http://2.mms.blog.xuite.net/2/c/f/f/16950348/blog_720306/dv/10649504/10649504.mp3

À la claire fontaine 在清澈的泉水边

À la claire fontaine 在清澈的泉水边
M'en allant promener, 我以漫步踟躇;
J'ai trouvé l'eau si belle 水光何其潋滟
Que je m'y suis baigné. 我以沐浴身心。
Lui y a longtemps que je t'aime, 思君良久,
Jamais je ne t'oublierai. 不敢相忘。

Sous les feuilles d'un chêne 华盖荫荫之下,
Je me suis fait sécher. 我得擦拭浮尘;
Sur la plus haute branche 枝繁叶茂深处,
Le rossignol chantait. 闻得夜莺啼声。
Lui y a longtemps que je t'aime, 思君良久,
Jamais je ne t'oublierai. 不得相忘。

Chante, rossignol, chante, 夜莺声声欢鸣,
Toi qui as le coeur gai. 为有胸中爱情。
Tu as le coeur à rire, 你可一展欢笑,
Moi je l'ai-t-à pleurer. 我却难掩悲音。
Lui y a longtemps que je t'aime, 思君良久,
Jamais je ne t'oublierai. 不可相忘。

J'ai perdu ma maîtresse 我已永失爱侣,
Sans l'avoir mérité, 缘去无迹可循。
Pour un bouquet de roses 只为一束玫瑰,
Que je lui refusai. 挥手竟如浮云。
Lui y a longtemps que je t'aime, 思君良久,
Jamais je ne t'oublierai. 无时相忘。

Je voudrais que la rose 只冀望那玫瑰,
Fût encore au rosier, 仍有昨日光彩。
Et moi et ma maîtresse 我与昔日游伴,
Dans les mêm's amitiés. 度过安宁时光。
Lui y a longtemps que je t'aime, 思君良久,
Jamais je ne t'oublierai. 不能相忘。

À la claire fontaine 在清澈的泉水边
M'en allant promener, 我以漫步踟躇;
J'ai trouvé l'eau si belle 水光何其潋滟
Que je m'y suis baigné. 我以沐浴身心。
Lui y a longtemps que je t'aime, 思君良久,
Jamais je ne t'oublierai. 不敢相忘。

Sous les feuilles d'un chêne 华盖荫荫之下,
Je me suis fait sécher. 我得擦拭浮尘;
Sur la plus haute branche 枝繁叶茂深处,
Le rossignol chantait. 闻得夜莺啼声。
Lui y a longtemps que je t'aime, 思君良久,
Jamais je ne t'oublierai. 不得相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