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2007

我反故我在!

表现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反了没

当“芙蓉姐姐”红遍网络时,也曾困惑过,怎么有人爱看这!当“小胖”声誉鹊起时,也曾无奈过,怎么又来啦!现在又杀出来个“蔷薇老妈”,已经看得很平淡了。

面对喧嚣的网络,曾经采取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办法,回避一些垃圾信息,但自己逃避,有人却趋之若鹜。尽管知道这些所谓的现象背后有网络媒体有意炒作的嫌疑,但随着这类信息的层出不穷,也逐渐开始思考其背后蕴藏的文化和社会问题。现在小试牛刀,试着分析一下子。

关于人性本善,还是本恶的争论,至今都没有定论。但任何人都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自己的内心其实有着邪恶和丑陋的一面,只不过人在社会化的过程中,通过教化,压抑了恶的一面,呈现和宣扬了善的一面。从人性上来说如此,从道德上来说如此,从人的思想上来说如此,从人的行为上来说如此,从人的表情和姿态上来说,也同样如此。

其实,生活中有不少人打着所谓正义的高尚的幌子,竞相展现道德、思想和行为上邪恶的一面,并且还能得到不少人的认同、接受和臣服。像奸商欺骗消费者,政客玩弄权谋,当权者欺压百姓……暂且不去讨论这方面,把问题集中在讨论人的表情和姿态方面。

展现古怪的表情,和丑陋的姿态,这事儿私下里估计每个人都干过,但在传统规范的约束下,少有人敢于这么公开献丑。

在社会的教化下,要求人的姿态要端庄,举止要优雅,表情要矜持。艺术也尽量反映人刻意表现出的这一面,也就是所谓美。但是,私下里,又有谁会一直保持端庄的姿态,优雅的举止和矜持的表情?可见,人在展现美的一面时,自己的人性受到了严重的压抑。

面对强势的传统,没有人敢于随意展现自己的个性,都怕受人耻笑。或许是受社会分工的影响,就有人专门出来“献丑”。于是,芙蓉姐姐,小胖之类的“丑星”就应运而生了。

我不相信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也表现得如此丑陋不堪,但是,至少,在公众面前,一定要表演得像个“丑星”,或许他们是为了名利的目的,情愿或不情愿地这么做。但是他们却能激发每一位看客有意或无意地审视自己,从这些人身上,每一个人都能映照出自身那丑陋不堪的一面,一开始或许不肯承认,但逐渐也会认同,直到尊重自己邪恶的天性。

有意展现优雅美丽的一面,或者有意展现邪恶丑陋的一面,都不算顺从了人的天性。

那么刻意表现丑陋的一面是否就合乎人性呢,也不是。我相信,人有丑陋的一面也有美好的一面,只要能随意表现自己,而不是刻意压制自己,顺着自己的个性,自由表现,就是最美的举止和表情。

那么怎么做才能让天性得到自由的展现呢?答案很明确,不知道!

因为尚无成功的规范可供遵循。或许这样的规范以后永远都建立不起来。没有规范就是一种规范,没有秩序也是一种秩序,这或许就是未来的秩序和规范。

至少现在有一个规范是明确的,那就是“反”。反一切你敢反的,反一切你能够反的。

在以前的农业社会,和近代的工业社会,都存在明确的规范得到社会普遍的认同和遵从。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的过程中,人类虽然经历了自由、平等和博爱的思想洗礼,但总体上来说,这些思想对农业社会的颠覆并非是致命的,并且因为工业社会也逐渐形成了一套明确的秩序可供遵循,所以,人类只是从这条船上下来,又乘上了另一条船。

但是在现代向后现代的转变中,人们只知道现代性不好的一面,对人性压抑的一面。虽然提出了后现代主义思想,但这个思想与其说是一在建立一种新的规范,不如说是在教导人如何制造一把摧毁现代性的锤子,然后鼓励人用这把锤子不遗余力地砸向现代性,至于砸过之后该怎么做,没人知道。即使有人告诉你了该怎么做,但你真的那么做了,肯定会进入死胡同。所以现在思潮和主义泛滥,搞得人茫然不知所从。这种境况也正是后现代性所期待的。因为多元化,无中心、边缘化、小众化……正是后现代核心思想的表现。

有人愿意展现美好的一面,是他/她的自由,有人展现丑陋的一面,也是她/他的自由,关键是作为看客的你,从中看到了什么,有何反应,又受到了怎样的启发。

但有一点是绝对肯定的,刻意的表现,一定是对人性的压抑。如何随心所欲,不受诱惑和约束地展现自己的个性,也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作为普通人,当然想反就反,不想反就不反。但是,作为搞艺术或者想搞艺术的,反就是他们的职业和习惯,不反也得反。够反才够艺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