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2007

虚热的古典音乐市场前景堪忧



Lang Lang, 24, is currently one of the hottest stars in classical music. April 4, 2007.(Hiroyuki It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听郎朗弹琴

【福禄祯祥4月18日文】今天(18日)比较晕!郎朗晚上七点开始的音乐会,我过了七点半才猛然意识到是今晚,不是明晚。开始匆忙赶路,还奔跑了几分钟。好久没有体验狂奔了,夜色中穿过一丛丛盛开的丁香,一会儿就透汗了,可惜没时间慢慢品味这种感觉。

赶到剧场时,音乐会已经接近尾声了,我的座位早就被占了,只得靠着后面的墙根站着,大汗淋漓的。2个小时15分钟的音乐会,我只听了最后的45分钟。

郎朗弹钢琴的艺术水平,我当然没资格评价。不过他确实适合那种非常热烈的曲子,也可能与他今晚弹奏的曲子有关,差不多都是比较有激情的,他弹奏的时候,那种强烈的节奏感,体现得非常明显。激烈处,脚掌快速拍打着地板,释放迸发的激情。郎朗弹奏时还有一个特点,节奏剧烈时,他会缩着身子,埋着头,好像整个人要被键盘吸进钢琴里去一样。

他说的一句话不错,他说他在和国外的一位什么人合作时,那人说,应该弹些比较难于理解的音乐,像瓦格纳和马勒的作品,不能总弹容易理解的。这话,我想对于听音乐者来说,也同样适用。

演奏过程中反响就非常热烈。当然,不知道是否有商业性的托儿在里面造势。音乐会结束后,签售时的场面,那才叫火爆。郎朗的专辑《黄河之子》,大家都跟抢似的,那个疯狂劲儿,也不顾排队了,保安维持秩序根本没人在乎。拿着专辑能得到朗朗的现场签名,等候的队伍更是拉得老长。

古典音乐虚热

现场观众多是带孩子来听的,没带孩子的,也大多都是有孩子的年纪,估计多是为了孩子学琴来的。最近国内的古典音乐市场,确实比较火,引起了国际的关注,国外的艺术团体或个人,也纷纷来中国表演。

我个人觉得,带动目前这股古典音乐热的,不是听音乐者,而是学音乐者。像人们惊叹的中国琴童热,为了学琴而学琴者恐怕占多数。但是国内中小学的音乐教育却没有进步,国民的整体音乐素养并未提高,也就是说国内欣赏音乐者的规模并未增加多少。目前看似红火的古典音乐市场,并不是由听音乐者支撑,而是由学音乐的追捧起来的。而学音乐的,正是为了广阔的市场前景而学的,而不是单纯的自娱自乐。如果中小学的音乐教育一直停滞不前,那么现在的古典音乐热,只是表面的虚热,并没有牢固的市场基础,和广阔的市场前景。

等这批琴童长大后,就会发现,原来能欣赏自己音乐的观众,还是寥寥无几。举目四望,全是同行,只会降低音乐老师的市场行情,演出市场,将还会是一片萧条。除了这些搞音乐的会慨叹生不逢时,知音难觅外,估计社会上又会掀起一场学音乐是否有用的大讨论。

不过,总的来说,目前的古典音乐热,还是利大于弊,值得肯定的。这批学音乐者,未来最容易转化为听音乐者,尽管这可能不是他们学音乐的初衷,但也算歪打正着吧!也许这是社会走向成熟的一个必经阶段。(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

记录点小事。听完音乐会,吃完饭,去乘车时,已经10点多了,估计只剩末班车了。等车时,一位中年大妈让我帮她打个电话,说是刚从老家来,第一次来北京。在北京的家人只说让她下了火车,再坐公车,到这站下车,但就是不见家人来接她。听口音,又是家乡人。她带着手机,但不会用。她那手机,我拨号后,怎么都听不到声音。我就用自己的手机打,拨打几次对方都正在通话。在这期间,我乘坐的那路末班车已经过去了。我实在不能陪她等下去了,就先走了,告诉她实在不行再找其他人帮忙和家人联系。我打车回来途中,给大妈的家人打通了电话,电话那边竟然还在家里干等呢。我真服了!家人第一次来,不去火车站接,还等着自己摸上门呢!这么晚了,万一碰上坏人,连行李带手机,可能全都会被骗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