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2007

如何让农民知道

为了保障贫困孩子的受教育权,国家从政策上免除了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杂费、免费发放书本,还给予部分学生一定生活补助(简称“两免一补”)。但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河北省怀安县头百户镇的部分学校仍在收取学生各种费用,国家下拨的生活补助也没发给学生。导致没钱的父母,不得不靠卖血供孩子上学。

据怀安县教育局说,曾给头百户镇中心学校1万元,作为贫困家庭学生的生活补助款。但头百户镇中心学校校长胡全却说,教育局拨付的这1万元钱只注明是“经费”两字,学校不知道是寄宿困难学生的生活补助,因此一直没有发给学生。但学校的“两免一补”申请表上却写着受补助学生已经领取了生活补助,学校也签了“同意”的审核意见。显然是这个学校在捣鬼。

该免的不免,该补的不补。贫困农民为何不去主动争取本该属于自己的钱呢,因为他们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读书会受到国家的补助。当地官员和学校领导在有意利用穷百姓对政策的不知情。不知道自己享有这样的权利,当然也就不会想到采取手段去维护自己的权利了。除了卖血、卖命,别无选择。

现在尚不知道河北这个县的问题是否在全国其他一些农村地区也普遍存在,因为缺乏相关的调查数据,希望有机构能深入调查一下。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同样问题不只存在于农村的教育系统,在农村土地方面也是普遍存在的。

为了给那些土地被征用却得不到相应补偿的农民提供了法律保,也为了鼓励农民对土地进行长期投资,从而促进农业的可持续发展、提高农业生产率。2002年,中国颁布了《农村土地承包法》,对农村土地使用权做了详细的规定。但这部法律的实施情况,令人失望。

2005年,中国人民大学、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农村发展研究所(Rural Development Institute)以及密歇根大学(Michigan University)在中国农村进行了一次联合采访,调查2002年制定的《农村土地承包法》中有关保障农村土地使用权的详细规定的具体执行情况。共走访了17个省份的1,700多个村庄,收到了近2,000份问卷回馈。

调查发现,在大部分地区,2002年的《农村土地承包法》都未得到有效实施,只有一小部分农民拿到了土地使用权的承包合同和经营权证。大多数农民甚至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部保护他们权益的法律。

政府侵占农民土地的现象也一直有增无减,2005年农民土地被侵占案例的数量是10年前的15倍。2005年,中国农村共发生87,000多起抗议活动,其中大部分都与土地使用权变纠纷有关。假若有更多农民知道了《农村土地承包法》,用它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估计会有更多农民起来抗争。

可见,政府利用农民对政策的不知情,来侵犯农民的权益,而农民因为对政策的不知情,不知道保护自己的权益,这种局面在中国是普遍存在的。用信息不对称理论来解释这种状况,就是农民掌握的信息少于政府掌握的信息,农民和政府之间的信息占有不对称,导致农民很容易受到政府的瞒和骗。

如何解决农民的信息不对称问题?

政府不可能胳膊肘向外拐

政府政策单靠政府内部一级一级向下传,显然有些对百姓有利,对政府官员无利,甚至不利的政策,就难以传达到百姓。目前这种非民选产生的政府,是不可能胳膊肘向外拐,积极主动去维护百姓利益的。很少听说有收不上来税,却经常听说有发不下去的钱。对于政府官员来说,工作只是为了巩固权力和维护利益,或者争取更大的权力和利益。

媒体不会真心实意关注农民

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媒体,因为传达政策是媒体的长处。但是,虽然目前中国的媒体国家所有,但采取的是市场化运作,媒体要靠商业广告来维持或赚钱。那么媒体制作的节目显然所针对的对象是有较强购买力的城市人口;而广大农村人口,因为购买力低,或者缺乏购买力,以他们为目标受众制作节目,对于媒体来说,就没有油水可捞。

简单来说,目前中国的媒体,只是城市人的代言人,而不是农民的代言人。虽然媒体也报道一些令人触目惊心的三农问题,但是,这些报道只是出于媒体从业者未泯的良知,或者是为了满足城市人的怜悯之心,不是为三农。就这丁点的怜悯和同情,还在受到政治的压制。

媒体不是农民的代言人,自然也不会全心全意为三农问题鼓与呼。因此我们从媒体上看到的更多是关于才子佳人的生存、生活和感情问题。甚至媒体偶尔刊登或播出的一些公益广告,也主要是与城市生活有关的。

在目前中国的媒体生态下,媒体在各方的督促下,可能会被动宣传对农民有利的政策,但不要指望它会主动如此。

非政府组织大有可为

在宣传三农政策时,除了政府和媒体外,还有一个途径,那就是非政府组织,或者是志愿者。这些非政府的组织或个人,不以盈利为目的,只为了所追求的某种理想或者信念。他们对政府的政策也会比较了解,非常适合深入农村去宣传有利于农民的政策,发动农民起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但是,这么做也不是没有风险,并且风险甚至可能非常大。因为政府会觉得这么做起到了煽动农民起来造反的效果,而这是共产党最忌讳的,虽然当年它也差不多是这么一路走来的。

把这个问题扩展开来,就延伸到了如何解决所有中国人对于自由、民主和平等这些基本价值观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上来了。

自由、民主和平等这些权利本来是天赋人权,但是由于这些基本价值观在中国的传播受到了阻塞和曲解,导致人们不知道这些权利是自己与生俱来的,也就不会为争取和维护这些权利去努力或奋斗。

怎样才能让自由、民主和平等这些价值观,不受政治曲解,直接、完整地深入人心呢?

参考资料——

新华社:“两免一补”政策为何在这里遇上“红灯”?
华尔街日报:把农村土地使用权落到实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