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2007

贫富分化阻遏民主

【福禄祯祥6月5日文】6月1日出版的《南风窗》用封面专题——民主“中国结”——集中讨论了有关民主的话题,也够大胆的,不过,其中的文章基本上都是在重弹老调,无甚新意。但是,专题的开篇则值得所有中国人阅读和深思。这篇名为《民主决定品质》的文章,是对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的访谈。

几年前曾听过一次陈的演讲,受益匪浅,之后就比较关注他的言论。他用经济学的方法和理论,分析和解释一些政治或社会问题,以数据为立论的基础,而非泛泛的道德说教,并且还能深入浅出地娓娓道来,确实难得。

陈对《南风窗》说:民主不是非要不可,不民主的社会,照样能发展,并且经济发展速度也不一定就慢;民主的社会,也不一定经济发展就很快。但是,一个社会越民主,那么它发展所需的制度成本就越低,民众能以同样的辛劳获得更大的收益。

他以中美财政开支为例:“去年国家财政收入3.9万亿,占GDP的19.5%,虽然只比美国联邦财政收入占GDP的16%高出3个百分点,但美国政府财政开支的73%用于社会保障、医疗卫生、教育文化等公共产品,行政开支只占10%,而中国政府开支只有25.5%用于公共产品提供,行政开支却占了38%。因此,政府机构庞大,加上各级政府的奢侈办公楼、形象工程,这些浪费无法用在老百姓福利上,制度成本不低。”


我曾认为,尽管毛当年名义上不是中国的皇帝,但他对中国社会的控制力却是最强的,几乎达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历朝历代的真命天子都难以望其项背。正因如此,毛随便一折腾,中国延续数千年的传统文化和道德,都毁于一旦。

陈在这次访谈中对比了古今中国国家在金融领域的控制力,也解释了我的以上想法。

“晚清之前中国既没有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运输系统,又没有全国性的现代银行体系,中国的第一个现代银行——户部银行成立于1898年。在那种情况下,即使皇帝想要调配全国各地的资源来重点发展一个地区(例如,首都),其运输、调动资源的能力也微乎其微。一方面他没有遍及全国的银行帮他收集民间储蓄,另一方面要把华南、华东的资源调到北京谈何容易。”

“换句话说,除了征税和制定某些商业规则外,在当时缺乏规模交通运输网以及银行体系的情况下,尽管皇帝和大臣并非民选的官员,但天高皇帝远,他们对社会能造成的破坏相对有限,贪污腐败风险也远远不如现在。今天一个小小的处长、银行支行经理就能动辄挪用、贪污几亿元,这是连原来的皇帝都很难办到的。技术落后无形中帮了老百姓的忙,从效果上制约了专制的破坏力。”

近代掌握了国家控制权的某个人之所以对国家拥有超出想象的控制力,是工业革命的结果。“铁路、轮船、飞机、电话的出现,在方便了人们生活的同时,也大大提升了当权者调动民间利益的能力。与之相伴随的社会财富的货币化、金融票据化,使得权力者可以进行比过去大许多数量级的掠夺。”

“显然,今天世界上许多国家选择民主制度,不仅仅是对一种抽象的崇高价值的追求,更是非常现实的需要。大多数国家都意识到,不能把人民的福祉寄托在统治者的善意和保证上,而必须对权力进行有效的制约和监督。”


民主本来是一种对行政权的监督和约束机制,按说越是富有就该越渴望民主,因为政府“杀猪”肯定先挑肥的宰。但是,一人一票的现代民主制度却让富人心惊胆战。

陈提到:“虽然英国在1689年就“推出了可操作的、各权力部门相互制衡的宪政民主制度架构。但是,直到1832年前,只有拥有足够财产的英国男人才有投票权。在美国,投票权以足够财产为条件的法律到1858年才结束。德国直到20世纪初,有钱人每人3票,中产者2票,普通人只1票。”

这种按照财产而非人头分配选票的民主制度,富人当然乐于争取和接受,因为他们失去的只是要交纳的皇粮。

陈对比了印度1947年独立后开始实施的民主,“一下子就推出一人一票的现代民主,投票权扩大到全民,没有一个渐进发展的过程。而印度的穷人居多,很多穷人憎恨富人,由一人一票选举产生的民意代表自然会倾向于杀富济贫,他们制订出的法律和政策往往不利于保护私人财产,所以印度的私有产权保护水平历来不利于市场经济的发展。”

但是现在也不可能回到以前那种按照财富多寡来分配选票的民主制度,要民主了,只有“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可供选择。

因为一人一票的民主让富人觉得有劫富济贫的嫌疑,因此,在国家发展之初,财富分化尚不严重时,应该最容易得到全社会的认同和接纳。也许正因如此,上世纪80年代末的那股风潮能够得到大多数人的理解和支持。那时经济刚刚开放了10年,还没有所谓的穷富之分,每个人的诉求都差不多也比较集中。但是在那次事件之后,随着社会开始以财富为标准分化,形成了所谓的“贵族”阶层,民主由争取和维护所有人的公民权,逐渐成了穷人维权的手段。

不民主反倒让“贵族”们如鱼得水。国家征收再多的“皇粮”,“贵族”们都不怕,因为可以偷税漏税,还能通过官商合谋默多普通百姓的财产。他们的权利都可以通过行贿得到满足,享受到在民主社会都无法享有的权利,他们为什么还要民主呢?

民主仅成了社会上无权无势阶层的追求和向往,民主就不只遭受来自于政府的迫害,还有来自于“贵族”的阻挠。

相关文章:

浮掠:“中国到了非大力推进民主不可的地步” 10/27/200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