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2007

国产牙膏含二甘醇要少用

【福禄祯祥6月22日文】国产牙膏因含有二甘醇,在境外成了过街老鼠,不少国家都在喊打。中国政府仍是一副责不在我的样子,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的牙膏没有问题。这次的二甘醇牙膏事件,让我想起了两年前(2005年7月)的那次“甲醛啤酒”事件。这两起事件从本质上来看是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二甘醇牙膏是首先在国外得到揭发,而甲醛啤酒是在国内被捅出来的。

先回顾一下2005年的甲醛啤酒事件——

甲醛啤酒起因于2005年7月《环球时报•生命周刊》的一篇报道,说有人揭发国产啤酒仍在使用国际上早就禁绝的致癌物质甲醛作为助剂,导致目前95%的国产啤酒甲醛含量超过了0.2毫克/升。此后媒体对甲醛啤酒展开了一次狂轰乱炸,最后以国家质检总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而收声。

在那次新闻发布会上,国家质检总局的官员说:抽查国内市场上的啤酒,甲醛含量都低于0.9毫克/升,这个标准是世界卫生组织给饮用水中甲醛含量定的最低标准,因此都是安全的,请大家放心饮用。

不知道自此以后大家都对国产啤酒放心了,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让媒体噤声了,反正以后就再也没有媒体提甲醛啤酒这回事了。

但没有政府部门解释,假若用甲醛作为助剂对人的身体没有影响,那干嘛欧美国家都禁止在啤酒中使用便宜的甲醛?国产啤酒中,到底仍有多少在用致癌物质甲醛作为助剂?为何不强制啤酒生产者在标签中注明甲醛含量?

回过来说这次二甘醇牙膏的事——

二甘醇牙膏的盖子是巴拿马揭开的,之后很多国家都纷纷查获来之于中国的二甘醇牙膏。国内卫生部门和媒体基本上采用了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的说法:

“二甘醇用在牙膏当中是作为一种保湿剂,没有它,牙膏就会很快干裂。七八年前二甘醇才被作为一种使配方稳定的添加剂添加到牙膏中,以起到增溶的作用。早在2000年,我国专家就曾对上千人进行过长达两年的研究,结果表明,即使长期使用二甘醇含量高达15.6%的牙膏,吸收进入人体的二甘醇按照每人每公斤计算,只有0.17毫克,远远低于0.5的标准。而且,目前并没有资料显示因使用含二甘醇牙膏而直接导致人体中毒的案例。”

国内的牙膏生产者和政府部门由此说国产牙膏没问题。但是陈的这一科学解释无法解答类似上面质疑甲醛啤酒的问题:

假若二甘醇作为牙膏保湿剂对人的身体没有影响,那干嘛欧美国家都禁止在牙膏中添加用便宜的二甘醇?到底国产牙膏中,仍有多少在用有毒的二甘醇作为保湿剂?为何不强制牙膏生产者在标签中注明二甘醇的含量?

二甘醇对人体有毒没?当然有,要不怎么巴拿马和中国的齐二药把看似甘油或丙二醇,实则是二甘醇添加进药品中,会毒死那么多人呢?当然不可否认,微量的二甘醇不会给人体带来明显的损害,但并不能由此说不会对人体带来负面影响,毒素毕竟不是营养品,再细微都会增加肝脏的负担。也正因如此,欧美国家都禁止在牙膏中使用二甘醇作为保湿剂,尽管它比较便宜。

目前国内对啤酒中的甲醛含量至少还有个最低标准,尽管这个标准低得形同虚设,对牙膏中的二甘醇含量则压根没有标准。国产牙膏被查出含有二甘醇时,厂家说符合国家标准,厚颜无耻!

大陆市场上的洋品牌牙膏也不干净。像宝洁、高露洁这类洋品牌牙膏,在中国大陆销售的,都在大陆生产,并不出口。在美国生产的牙膏用的甘油而不是二甘醇,但并未说在中国生产的牙膏是否使用了二甘醇,假若是“清白”的话,肯定早都主动出来说了,不用问。

美国的宝洁更狠,在中国的牙膏被美国查封后,不但迅速发布新闻稿称,在美国销售的牙膏都产自美国,使用的保释剂是甘油而非二甘醇,还特意说明连使用的甘油也产自美国,而非进口,显然是在打消美国消费者对中国出口的甘油有假冒伪劣的疑虑。

借用上海对外贸易学院徐海宁教授的一番话:“在贸易摩擦上,固然要维护我国企业的权益,但也不必单纯指责对方。要切实看到我们食品标准偏低及安全监管存在的漏洞。……倘若今天的‘标准之争’等摩擦能促进产业结构调整、监管水平的提高,那么从长远来看,是有意义的。”

忠告:鉴于目前国内产品标识不明,啤酒尽量少饮,更不能诱惑儿童喝啤酒;牙膏尽量每次少挤点儿,儿童每次用量不多于一厘米膏体(这也是某些牙膏包装上的提醒)。(文/浮掠:http://fulue.co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