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2007

“优昙婆罗花”疑为草蛉卵(组图)





图:沈阳一居民家菜园的钢管上长出白色小“花”,有人认为这是佛经中所说的3000年才开一次的“优昙婆罗花”。



图:对比草蛉卵(lacewing eggs)的照片,外形上和这“花”一模一样。(图片来源:苏州科普之窗



图:2005年在韩国,这种“花”恰好开在了一尊佛像的脸上。

【福禄祯祥2007年6月19日文】近日,沈阳一居民家菜园的钢管上长出白色小“花”,有人认为这是佛经中所说的3000年才开一次的“优昙婆罗花”。但是,对比草蛉卵(lacewing eggs)的照片,外形上和这“花”一模一样。我怀疑,这所谓的“优昙婆罗花”就是草蛉卵。

2005年在韩国,这种“花”恰好开在了一尊佛像的脸上,修佛的人认定,这“花”就是佛经中记载的“优昙婆罗花”。此后这种“花”接连在韩国的很多地方开放。甚至在台湾,学校的玻璃上也开了这种“花”。因此开在中国钢管上的这丛“花”,也被很多人认为就是“优昙婆罗花”。而中国媒体在报道时还说:“连续咨询了多名专家,均未能查到该花的确切出处、名称。”更增添了这种“花”的神秘色彩。

优昙波罗(Udumbara)是梵文的音译,亦作优昙婆罗、乌昙跋罗、优昙钵华、乌昙华等,意译是灵瑞、瑞应的意思。据说这是一种产于喜玛拉雅山麓及德干高原、锡兰等处的花。花隐于壶状凹陷之花托中,常误以为隐花植物。世称其花三千年一开,值轮王及佛出世方现,喻极为难得的不世出之物。佛经中常用以喻佛、佛法之难得,如《法华经•方便品》云:“如是妙法,诸佛如来,时乃说之,如优昙钵华,时一现耳。”“昙花一现”的成语,即源出于此。



感谢flickr上IwateBuddy的这张照片,当我Google Udumbara的图片时,找到了这张草蛉卵的照片,其中提到了它被人说成是“优昙婆罗花”。我又专门查找了一些草蛉卵的照片和资料,发现二者差不多一模一样。后来又发现,wikipedia关于Chrysopidae词条中曾提到,草蛉卵在韩国被当成了“优昙婆罗花”。

草蛉(Green lacewing)又称草蜻蛉,属于脉翅目(Neuroptera)草蛉科(Chrysopidae)昆虫。草蛉的卵呈绿色橄榄形,其长轴约2mm,除少数种类外(Anomalochrysa属),绝大部分种类的卵底部均有1根富有弹性的丝柄,以丝柄着生在枝叶或树皮上,将卵粒顶起。卵在自然界排列分布状态因种而异,如中华通草蛉和晋草蛉为单粒散产;大草蛉卵则集聚成丛,每丛少至数粒,多至百余粒;丽草蛉则单粒或2—3粒散产。(资料来源:中山大学昆虫学研究所

台湾国立台东社会教育馆介绍草蛉时,更把草蛉卵描绘得像花一样可爱:“草蛉的卵下方有一根丝状长柄,长柄基部粘在植物叶片上,将卵高高举起。卵粒在柄的顶端,呈白色或淡绿色。单个或数个产在一张叶片上,卵粒重而丝柄长,柄具弹性,微风吹来,随之摇摆,十分好看。”

看沈阳钢管上的“花”,可能虫卵已经孵化了,草蛉的幼虫从里面出来,虫卵只剩下空壳了。

现在,我90%认定,所谓的“优昙婆罗花”就是草蛉卵,当然,还期望有昆虫学家能作出99%的科学解释。不希望佛教或与此相关的什么人,随意附会,糊弄人。(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补充:昆虫专家已经证实,所谓的“优昙婆罗花”就是草蛉卵——

刚刚(6/20/2007 8:02:33 AM)看到消息,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昆虫专家杨兴科教授说:“可以肯定,这(钢管上的小白‘花’)是草蛉的虫卵。”杨表示,草蛉产卵时在草叶的表面分泌出黏液,并拉出一条比头发丝还细的长柄,卵就产在长柄顶部。对于虫卵貌似花朵,杨表示,这可能是虫卵孵化的结果。(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

11:11 2010-3-7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