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2/2007

哀悼“反华反共反革命”的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

点击看大图



我说怎么这两天突然有不少人点击我上传到Youtube的视频《中国》(CHUNG KUO),看今天《参考消息》转载美联社的报道,才知道拍摄记录片《中国》的意大利著名导演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7月31日与世长辞了,享年95岁。

我是两年前偶然看到曾被中国政府批为反华电影的记录片《中国》,才开始了解这位伟大导演安东尼奥尼的。安东尼奥尼1912年出生于意大利,曾先后获得欧洲三大电影节的最高荣誉——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和嘎纳电影节金棕榈奖,1995年被授予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由他执导过的经典电影包括《奇遇》、《春光乍泄》、《放大》、《红色沙漠》、《云上的日子》等。据说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不少人把他当成精神偶像来崇拜。遗憾的是,除了记录片《中国》外,其他的我一部也没看过。

1972年,受中国政府之邀,安东尼奥尼来中国访问,中国政府原本是想借助他的镜头宣传新中国的崭新面貌和大好形势的,但他却很不“识趣”。按照1974年1月30日《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恶毒的用心 卑劣的手法——批判安东尼奥尼拍摄的题为〈中国〉的反华影片》中的说法是:该拍的没拍,不该拍的却狂拍。“凡是好的、新的、进步的场面,他一律不拍或少拍,或者当时做做样子拍了一些,最后又把它剪掉;而差的、旧的、落后的场面,他就抓住不放,大拍特拍。”“根本没有反映我们伟大祖国的新事物、新气象、新面貌,而是把大量经过恶意歪曲了的场面和镜头集中起来,攻击我国领导人,丑化社会主义新中国,诽谤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侮辱我国人民。”

《中国》这部“反华反共反革命”影片在中国大陆一直是禁片,却为中国人留下了那个时代难得的真实资料。《中国》用一个字来评价,那就是“真”,真实得如同你亲眼所见,或许对于没在那个年代生活过的人来说,这种“真”本身就是一种艺术,而非真的真实。但看中国政府当年的反应就显而易见,如果安东尼奥尼当年是来中国混吃混喝的话,绝不会受到如此“恶毒”的攻击,以至于连他自己都在精神上受到巨大打击。

去年我剪辑了《中国》中在天安门广场拍摄的那段影像,上传到了Youtube,并在微软博客写了篇介绍文字。想不到这段视频广受欢迎,至今已有8千多次点击了;那篇文章也成了博客里“后遗症”最重的一篇,不少人询问我在哪里能下载到完整的《中国》。

美联社在讣闻中对安东尼奥尼的电影的评价是“对话极少,常常采取长时间固定拍摄和缓慢移动镜头的手法。这种抽象风格和对现代人不安情绪的深入探究,使他成了先锋派电影节的宠儿和享誉世界的电影大师。”“安东尼奥尼和费里尼共同引领战后意大利电影摆脱新现实主义风格,转而更注重探索现代社会中疏离和脆弱的人际关系,而不是日常生活中的寻常烦恼。”

这段话说得很概括抽象,估计不深入研究他的影片的话,很难体会得到。为了对比天安门广场上1972年的人与今天的人的区别,我把《中国》中那段在天安门广场拍摄的镜头全部分解开来,推测安东尼奥尼拍摄时每个镜头所处的方位,然后我自己再到天安门广场从他当年拍摄的角度进行拍摄。去拍了几次,遗憾的是,剪辑工作一直都没完成。不过,从分析他所拍摄的每一个镜头,到模仿拍摄、剪辑,这个过程确实受益匪浅。下定决心,今年十一前,一定要把这段去年十一就该完工的短片《天安门 1972+2006》完成。

相关链接——

福禄祯祥:天安门 《中国》 安东尼奥尼 2006/10/2
福禄祯祥:《中国》天安门部分的视频和解说词 2006/10/2
福禄祯祥:[视频] 天安门 1972+2006(暂只有解说词)2006/10/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