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2007

用简单的形式唤醒沉睡的经典







2日晚看了英国TNT剧院演出的话剧《驯悍记》,这是一出莎士比亚的著名喜剧。我是在临近开演前10分钟才买到了合适的票,还算幸运。票价在票贩子手里,都是翻倍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但是,演出却出乎我的意料,不是别的原因,而是它的简单,简单得令我不敢相信这是来自英国的、专业剧团演出的、莎士比亚的名剧。但正是这如同清水挂面一样清淡的演出,却能引发复杂的思考。

我在网上反复搜索有关“英国TNT剧院”的信息,但是,有关这个剧院的信息也不多,尽管中英文都试了,却没查出“TNT”这三个字母所代表的全称是什么。根据各方的信息(包括英国驻华领事馆的信息),可以确定, 英国TNT剧院(TNT theatre Britain)成立于1980年,从1993年起,开始与American Drama Group Europe (ADGE,美国欧洲戏剧团)合作,这两个艺术机构的艺术总监是Paul Stebbings(保罗•斯特宾)。演出的话剧除了莎士比亚的经典名剧《麦克白》《仲夏夜之梦》和《驯悍记》等外,还包括《雾都孤儿》等改编剧目。

我不能确定TNT的水准究竟怎样,不过有限的信息证实它确实曾在世界多个国家巡演。今年年初开始来中国演出,早前曾在北京和上海等多个城市演出过。

就我看的这场《驯悍记》来看,尽管是英文对白中文字幕,但剧场还是爆满,老外也不少,观众反应非常热烈。很显然,演出非常成功。当然,也不乏呼呼大睡者,我前排就有一位,别人问他演得这么热闹,怎么会睡得着;他说,说的英语听不懂,看字幕太费劲。

回到我要重点说的用“简单”表现“深刻”上来。

网上有个文化部批准TNT来中国演出的简短文件,批准的演出人数是7位,据说除了导演和艺术总监,演员实际上只有5位。不但人少,演出道具也少见。


晚上7点,《驯悍记》开演的时间已到,却迟迟不见舞台上的幕布拉开,照向观众席的灯也一直亮着,观众也仍在喧闹之中。突然,观众席后排,一位大声叫嚷的洋小伙子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他身穿白色的贝克汉姆7号球衣,疯言疯语、跌跌撞撞,像醉汉一样,从观众席后排走来,引来笑声一片。我还以为是哪位留学生突发神经了呢,但随即幕布就拉开了,几位身穿现代服装的人在边喝酒边聊天,醉汉冲上舞台。哦,原来话剧已经开演了,醉汉就是演员,还是主角之一,扮演驯悍者——彼特鲁乔。

醉汉在酒吧胡闹一番后,就昏睡过去,于是酒吧的其他几位就准备愚弄他取乐。等他醒来后,那几位就成了他的奴仆,酒吧的女店主则成了他的娇妻。之后,醉汉有开始了耀武扬威的驯悍之梦,莎士比亚原作的剧情就在这一枕黄粱美梦中正式展开……

这种把观众席和舞台融合在一起的做法,其实也是TNT的一大特色和卖点,演出过程中,剧中的“悍妇”也曾跑下舞台拉起一位男观众配合表演。

剧中的道具,主要是三扇带窗的门板,此外还有两把凳子、一个木板做的马头和马尾等。就那四五位演员,既当爹又当妈的,轮番上阵。舞台换景时,也不用拉上幕布,演员上场下场时,捎带着就做了。当那三扇门板代表室内时,演员就在门窗后面粘上窗帘,代表室外时,就把窗帘撤掉。刺啦刺啦的扯拉声,观众听得清清楚楚,引来轻微的笑声。很多表演,就像是小孩子做游戏一样质朴滑稽,比如,把木板马头置于身前,马尾置于身后表示骑马、两人拉起一块蓝布,上下扇动表示大海,手托着画在木板上的小船在波动的蓝布上晃动,表示海战,等等。

但是,这简单的舞台场景和表演手法,却对莎士比亚的剧作进行了很好的诠释。实际上,《驯悍记》尽管是一部讽刺喜剧,但在现代女权觉醒的时代,演出这样的剧目,搞不好还是会有彰显大男子主义的感觉。但是TNT的表演,绝妙之处就在结尾。中间部分还是按照莎士比亚的原作,表现一位出了名的悍妇怎么被一位好财之徒驯服的。

到了尾声部分,又回到了开场部分的酒吧,身穿贝克汉姆球衣的醉汉从黄粱美梦中醒来,向酒吧的女店主炫耀自己在梦里是怎么驯化一位悍妇的。而女店主则警告他当心老婆知道了他在酒吧里睡觉,有他好看。醉汉吹嘘说有了梦中的驯妇绝招,就再也不怕老婆了。话音没落,醉汉的虎背熊腰的老婆(一壮汉饰)就冲进了酒吧,二话不说,揪起醉汉,搭在肩头,驮走了。The End。哄堂大笑……

剧中穿插的配乐和歌唱,也增强了话剧的意象性,充实了剧情。


看到一些剧评人在看了TNT清淡的表演后,感慨国内的话剧表演,动辄搞大制作,劳民伤财,表演却很垃圾。

这么说当然有一定道理,但TNT这种表演风格,是否就能在国内复制呢?不知道,不过可以去尝试。另外,TNT在中国演出的成功也一定就是因为这种简单的表演风格,估计还有其他一些因素。

TNT的表演给我最大的启发是,虽然如此简单的表演不一定会取得商业上的成功,但普通学生或话剧爱好者,可以这么演着玩,就当是一种学习经典作品的方式。比如莎士比亚的戏剧,通过书本去看对白,其实是很累的。如果通过这种简单的表演,让它们在舞台上复活,就会让更多人从中受益。另外,中国古代也有很多戏剧作品,比如元杂剧,虽然不是话剧,但如果借用话剧这种简单的形式让它们复活,总比在书本里沉睡好。

当然,关键中的关键,还是对原作作何解读,如果随意曲解原作的精神,或者再去宣扬原作中早就过时的非人道精神,或者借经典去宣扬现代的非人道精神,那还不如让它们继续沉睡,一直等到能唤醒了,才去惊动它们。似睡非睡,稀里糊涂的,危害性最大,睡着了,或者完全清醒了,一般不会做傻事,除非梦游或神经病。(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