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2007

歪歪·扭扭



(央视大楼效果图)

(福禄祯祥11月9日文)CCTV新大楼将从本月底开始“封顶”(大楼主体顶部横向连接结构工程施工),怪异的造型即将呈现在世人面前。《华尔街日报》为这座大楼所做的报道——《CCTV新大楼:大国雄心之建筑版》,解释了一些疑惑,写得非常好。

为何近几年中国热衷建造,诸如CCTV新大楼、巨蛋、鸟巢和水立方等,超前卫的大型建筑?《华尔街日报》对此的分析是:“为成功举办2008年奥运会,中国政府一直希望能让北京这座由忽必烈等古代帝王规划出来的古老城市变成一座现代化大都会。为此,他们试图让一系列新建筑个个都能制造轰动效应”。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一家宣传喉舌的CCTV,怎么会对如此庞然怪物情有独钟呢?据大楼设计师之一的奥雷-舍林(Ole Scheeren)说,“他所在的设计师事务所之前接到了大量暗示甚至很坦率的表态,从那些内容上看,CCTV有意在未来变得更自由、更独立,它也希望能拥有一座帮助他们实现转变的建筑。”

看来CCTV和中南海的意愿相同,都希望借改换门庭来改头换面。但是,还是搞不懂,如果社会没有大的改观的话,CCTV又怎么会变得“更自由、更独立”,或许只是希望办公场所能给人一种“我型我塑”感觉吧。

舍林关于“建筑师为强权国家设计建筑”这一问题的解释,也耐人寻味。他在一次会议上说,“历史上一直就有建筑师为当权者设计的事例,否则的话,那些伟大的建筑从何而来、或者说谁为它们付钱呢?舍林后来在电子邮件中进一步澄清了他当时的发言。他说,从历史上看,有很多宏大的建筑都是为政府或权势机构建造的,对建筑业来说,这种依赖性或者说与独立性的冲突今后还会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关于CCTV新大楼的造价,《华尔街日报》说是8亿美元,不知道这数据是从哪来的。以前曾有消息说,因为抗震性的问题,大楼的造价由最初的50亿人民币翻倍到了100亿人民币。即使是如此的天文数字,其实对CCTV来说,算不了什么。仅今年CCTV黄金时段的广告招标收入,就近68亿人民币(67.956亿)。据广告部门的负责人私下里说,因为某些原因, CCTV的收入都故意缩水了。说白了,CCTV一两年的收入,盖这座大楼绰绰有余。但舍得把钱花在盖楼上,却对因盖楼而被强制拆迁的居民极为吝啬。

据这篇报道说,“为给大楼的主楼和相连的两座靴型塔楼腾出空间,原来居住在那一带的数百户居民被强行拆迁,据他们说,得到的补偿很少。”

“今年57岁的退休教师邱桂枝有一天回家时发现,家里所有东西除了一台热水器外都被扫荡一空。她简直要气疯了。她说,她当时气得爬上楼顶想往下跳,后来被警察拦住,把她拘留了10天。她还说,当时有关方面保证支付人民币三十多万元的拆迁补偿款,但到现在她一分钱也没拿到。”

“而孙达(音)和家人至今仍坚持住在CCTV大楼脚下的一幢基本已搬空的居民楼里。楼旁就是一块巨大的奥运宣传广告牌,上面写着‘建设和谐社会’。今年44岁的孙先生说:‘我支持办奥运,但因为奥运就要让我父母流落街头我不能接受。’”

CCTV新大楼在明年奥运前建成后,将会作为CCTV新的象征,在垄断的力量下,走进千家万户。到时候再看看老百姓是怎么评价这座大楼的。

当前舆论对这座大楼的评价,看看该报道后的读者留言就知道了,有些非常趣,只是因为其中包含敏感词,所以不能全部转载。只复制署名“cctv”的留言:“完全显示cctv的特点——空洞,扭曲。”有人评价说,此楼的造型是一个扭曲的“门”。通过此“门”看中国,别有一番滋味。

借网友的留言点题——歪歪·扭扭。(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