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2007

医院不能为了不冒风险而逃避风险

肖志军当初不签字同意手术救治孕妇李丽云的原因,现在恐怕连他自己都不说不清楚,这种人少见,就不去说他了。但是医院作为公众医疗机构,关乎无数人的性命,它的责任问题就不能不说了。

医院说没有家属签字同意就不能对患者施行手术,这是法律规定,没错,法律确实有这么一项规定,但这只是一般情况下的规定,法律同时也规定:“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还明确规定,“在紧急情况下为抢救垂危患者生命而采取紧急医学措施造成不良后果的,不属于医疗事故。”

到底什么是特殊情况很难界定,但孕妇李丽云的情况算不算特殊,医疗机构应该最清楚。但怎么就不去行使这项特权,而看着病人痛苦死去呢?

手术前,医院让患者家属签字同意手术,并不仅仅是为了让患者家属和医院共同承担手术的风险,同时也是为了在医疗机构和患者及其家属之间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保障患者及其家属的知情权,也就是说,医院不能随意在患者身上动刀子;特别是在医疗水平落后的环境下,知情权对患者家属尤其重要。但医院怎么能以牺牲患者的生命权为代价去换取知情权呢?知情权与生命权,孰轻孰重?

从北京市医疗机构在李丽云之死一事上的表现来看,还没有高尚到保障李丽云及其家属的知情权这个层次上。医院见死不救的理由其实非常明确:不愿意承担手术的风险。甚至连北京市卫生局(从行政级别上来说,应该是北京市的最高医疗机构了吧),都不原意承担这个手术的风险。而把人命关天的风险完全撂在了一个愚昧的穷光蛋身上。

做什么事没有风险?干哪行没有风险?医疗机构是干什么的?医院是高风险行业,因此治病救人时,应该尽量采取保守措施,不能甘冒风险,但不冒风险与逃避风险是两码事。医院不能为了逃避风险,而采取不冒任何风险的措施,把非手术治疗不可的患者用药物治疗,结果导致患者不治而亡。孕妇李丽云之死,就是医疗机构逃避风险、逃避责任的典型个案。

医院为何甘愿冒逃避责任的风险,而不愿冒手术风险呢?目前尖锐的医患矛盾是其一,我想更重要的应该是,逃避责任所受到的惩罚比手术可能摊上医疗事故所受到的惩罚轻得多,因此医院才会采取牺牲李丽云的办法自保。从这起事件被媒体广泛报道后各方的反应就知道了,舆论的大多认为李丽云之死的主要责任在肖志军,甚至连法学专家也认为肖涉嫌过失杀人罪,医院一点责任都没有。虽然最终责任认定要通过司法程序来解决,但这起事件的曝光,还是有利于李丽云家属向医院讨回公道的。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因为生命只有一次——由生命伦理分析李丽云之死 [12/04/2007]
福禄祯祥:对于北京卫生局所做的李丽云死亡调查的三大疑问 [11/30/2007]

转载:经济半小时:争议手术签字权——李丽云的悲剧还会上演吗? [2007-12-01]
转载:医疗纠纷举证倒置与防御性医疗 [2007-12-01]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