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2007

今日“华南虎”怎敌当年“汉芯”?腐败不除造假难消!

都闹了一个多月了,陕西的“华南虎伪照”闹剧仍未收场。虽然有年画等确凿证据证明照片里的华南虎是伪造的,造假者却死不承认,原本该承担正本清源职能的,却与造假者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华南虎伪照”事件,可谓2007年度最大的骗局,同时也是本年度最精彩的闹剧。难掩气愤的同时,也感到深切的悲哀。可是,与去年揭发出来的假“汉芯”事件,这出“华南虎伪照”闹剧,又算得了什么呢?

2003年,海龟陈进找了几个临时工,用砂纸打磨掉摩托罗拉芯片上的商标,再印上“汉芯”商标。就这样,号称中国“芯”的“汉芯一号”横空出世了。从地方到中央,从堂堂的国家级科学家到政府高官,都对这个仅是换了个商标而已的“中国成就”赞不绝口。3年时间,在上亿元资金支持下,汉芯出了“一号”出“二号”,出了“二号”出“三号”。假若不是去年有人在网上揭发,说不定现在陈进还是中国的“汉芯之父”。但中国人并未从这个弥天大谎中吸取教训。

事隔不到一年,“华南虎”就现身陕西镇坪了,从县里骗到省里,再骗遍全国,如果不是有人在网上对照片的真伪发出质疑的话,估计很快就会骗遍全世界了。起初大家从画面中老虎的姿态和周围的植物间接论证出了假老虎,造假者不承认。好,可能是证据不足。现在假老虎图画来源的年画也找到了,造假者该无话可说了吧。可是,陕西那帮人却还是死皮赖脸地不承认自己造假。还说什么照片的真假不能证明华南虎确实存在这个“事实”。当初是不是你们这帮人用这张照片证明陕西镇坪有华南虎的?出尔反尔!

与去年韩国爆出的黄禹锡“干细胞”造假事件相比,“华南虎”事件和“汉芯”事件可谓小巫见大巫。黄禹锡的论文通过了国际科学界的审核,在《科学》杂志上刊登。而“华南虎”也只是以有争议的新闻形式登上了《科学》;“汉芯”压根就没出过国,一直都是中国人在自我陶醉。

但正是中国人这种粗制滥造的造假手法,竟然能蒙混那么多自己人,还都是由头脸的人。这不能说明骗子的骗术太高明吧,也不能说中国人就是容易上当受骗吧。但这个社会怎么就成了造假者的温床呢?

看看造假者的最终下场,就知道为何那么多人乐此不疲地去造假了。就“汉芯”事件来说,举报信刚开始在网上流传时,根本就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而举报信之所以流传网上,也正是因为正常的内部举报实效了。从网上,到报纸,再到高层领导的震怒,然后再派人下去调查。结果呢,只有陈进一人身败名裂而已,并没有人受到刑事起诉。难道仅凭陈进一人,就能骗得了那么多人吗?把他捧为“汉芯之父”的那些吹鼓手呢?没有人去追究,全国人吃了一个哑巴亏。

再看看现在仍在闹腾的“华南虎”事件,本该出面做主平息这场闹剧的国家林业局,始终态度暧昧,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

11月8日国家林业局新闻发言人曹清尧称,国家林业局不对照片进行重新鉴定,是因为迄今为止没有收到任何个人和单位提出的行政复议。11月12日,北京律师郝劲松就向国家林业局寄送了行政复议申请。但国家林业局却不予受理,理由是“陕西省林业厅根据镇坪县村民周正龙拍摄的71张华南虎照片和相关胶卷,……认定镇坪县发现野生华南虎以及向社会公布镇坪县发现野生华南虎这两个行为,不是针对申请人作出的,对申请人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不符合《行政复议法》和《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规定的受理条件。”

华南虎伪照骗了全中国人,竟然说对以郝劲松为代表的国人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啥叫实际影响?欺骗全国人的感情,算啥影响?

据说现在国家林业局也派人去镇坪的山上找老虎去了,真希望这只是个幌子,真实目的是去调查造假一事的。

法学教授季卫东认为陈进之所以伪造“汉芯”能够得逞,主要在于“非科学的决策方式以及形骸化的审核监控。”“学术堕落与制度残缺和结构性腐败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因果关系。”

“华南虎”事件也大抵如此,如果没有那么多滥竽充数的专家和浑水摸鱼的官员摇旗呐喊,仅凭村民周正龙一个人,一只“纸老虎”怎么会闹腾到今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