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7/2007

前程未卜的稀世斑鳖



Visitors to the Changsha Zoo in China's southern Hunan Province observe the endangered Yangtze soft-shell turtle. (Du B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2月5日的《纽约时报》报道了中国稀世珍鳖——斑鳖。我以前都不知道有这么一种鳖,它竟然稀罕到了在这个世上仅存两只了(观察到的),幸运的是,刚好是一雌一雄;不幸的是,两地分居,雌的在长沙动物园,雄的在苏州动物园。长沙和苏州两地,为了各自的利益,一度因两只斑鳖的终身大事争执不下,幸亏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这其中可能还有《纽约时报》的功劳。

斑鳖作为一个独特的物种,也是在近代被西方人确认的,中国人以前都把它与另一种鳖——鼋混为一谈,或者称其为“癞头鼋”。斑鳖与鼋最显著的区别是,斑鳖的鼻子长,像猪鼻子。它体型大——成年的躯体直径达两米,寿命长——能活数百岁。据说中国石碑底座那种鳖的原型,可能就是斑鳖。

长沙动物园的那只雌斑鳖的命运具有传奇色彩。它大概有80多岁了,自几十年前长沙动物园建园时,它就已经在里面了,也一直享受的是普通鳖的待遇,但自从今年初被确认为是斑鳖之后,一下子就开始享受国宾待遇了。详细情形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有描述。

透过濒临灭绝的斑鳖的命运,不只看到中国的环境破坏,河流污染,以及中国人传统饮食习惯对生灵的危害,更看到了地方利益和部门利益为保护生态所设置的障碍,甚至连仅存的这一对斑鳖都不放过。

当长沙动物园的斑鳖被确认为雌性后,长沙和苏州两地就开始为它们的联姻方式争论不休,都不愿把自己养的鳖送到对方那。为了“开创斑鳖美好未来”(长沙动物园新闻稿语),今年9月双方达成了妥协,还让两只斑鳖两地分居,用人工采精和受精的方式交配。事实上这种方式存在很大风险,据说夏威夷一种濒临灭绝的鳖就是在人工受精的方式失败后不久去世的。

10月,《纽约时报》请求采访中国保护斑鳖的最高部门——农业部,虽然遭拒,但“此后农业部门的官员联系了长沙动物园和苏州动物园,说服他们签订了新的合同。”“根据这一新合同,长沙市动物园的雌鳖将于明年迁至苏州动物园。”

好事多磨,这对斑鳖马上就要喜结连理了,但是,繁衍后代的希望,仍然不容乐观。预祝这对斑鳖早生贵子,多子多福。

英文原文:China’s Turtles, Emblems of a Crisis
中文摘要翻译(PDF)
视频

把《纽约时报》提供的报道中文摘要翻译转载到这里。

《纽约时报》:中国斑鳖,危机的标志

本文由Jim Yardley报道,马宜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长沙――这只雌鳖体格骇人,龟壳坚韧,龟纹斑驳。在过去的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岁月里,她一直都过着默默无闻、与世隔绝的生活。但是现在,她却被这座城市视为珍宝。那座颇有些衰败的动物园也成为了她新的落脚处。在这里,她每天都享用着为她特配的生肉大餐;人们还在她栖息的小池周围安装了防弹玻璃;一部电子监视器更是将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到了晚上,她甚至还有专门配备的“保镖”。

这只雌鳖能被如此“礼遇”,理由很简单:她必须活着!

今年早些时候,科学家就断定,她是地球上已知的、最后一只生活在长江水域的巨型软壳雌鳖。她已经八十岁了。除她之外,仅存于世的还有一只同类雄鳖,目前生活在苏州一家动物园里,大约已经100岁了。也就是说,他们肩负着人类拯救地球上最大淡水鳖的最后希望。

“形势是很严峻的。”彼得.普瑞查德说(Peter Pritchard)。作为美国顶级的海龟专家,他参与了此项拯救行动。 “这只雌鳖体格实在太庞大了,充满了神秘感。谁都无法漠视她的重要性。”

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鳖是健康长寿的象征。但是这两只世上仅存的、生活在长江水域的大型软壳鳖的意义远远不仅于此。它们是中国野生动植物和生物多样性所受威胁的一个缩影。环境污染、非法狩猎和无序发展都是破坏自然环境、危及动植物生存的祸根。

中国是世界上拥有最丰富生物多样性资源的国家之一。但是据一项最新的跨国动植物调查显示,其生物多样性资源在过去的十年里不断减少,前景一片黯淡。将近40%的哺乳动物目前濒临灭绝,而植物面临的形势也不容乐观:70%非开花植物和86%开花植物的生存都岌岌可危。

最严重的问题是针对水土两种资源的激烈竞争。中国的经济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翻四番。这就意味着工业用地、城市规模的扩大和以土谋生的农民将会在有限的可用土地上争得人仰马翻。城市或者工厂为求发展要求获得农民的土地;农民则反过来占用其他勉强可以为生的土地。根据一项调查,中国已经失去了半数的湿地。

对于试图逆转以上趋势的中国科学家和环境保护者来说,他们面临的第一道难关则是说服政府将保护生物多样性列为首要考虑因素。几个世纪以来,中国领导人对“征服”自然的强调远多于与之“共存”。动植物更多的是被当作具有药用或者食用价值的商品,而非自然界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在中国文化里,生态学和生态平衡都是很新的概念。”北京大学保护生物学教授吕植说。

科学家们说,由于中国是全球首要的生物多样性中心,这个国家野生动植物的濒危状态引起了全世界的担忧。中国的很多物种都产于山峦叠嶂的西南地区——有的是在偏远的西部,如香格里拉,西藏,或是南端的海南岛,以及与北朝鲜的交界地带。濒于灭绝的本土生物品种包括华南虎、大熊猫、藏羚羊、几种野鸡和猴类、以及一系列的小型哺乳动物,包括地鼠和啮齿类动物。

“中国是少数几个,也许是十来个,动植物资源极其丰富的国家之一,且许多物种都属于中国的独占性资源。”杰弗里.A.迈利尼(Jeffrey A. McNeely),世界自然保护联盟首席科学家如此评价道。该组织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然保护组织。

几乎每一个国际性自然保护组织都设有中国办事处,以推动其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工作。针对公众的教育活动也正在进行中。其中有一项由一个名为“野生救援协会”的英国组织发起,他们用的宣传海报上还印有中国篮球明星姚明的头像。

“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是我们人类的朋友。”姚明去年在北京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道。他还呼吁同胞们不要再喝鱼翅汤。这道佳肴通常被看作财富的象征。

中国现已建立了一个全面的保护自然环境的体系,大部分都设在较为偏远的西部地区,此外还公布了国家级的濒危物种名录。在中国,最为成功的保护野生动植物的项目是拯救大熊猫行动。40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现已拥有大约2000只野生大熊猫。其他诸如此类的圈养繁殖计划也将扬子鳄和藏羚羊从灭绝的悬崖边拉了回来。


但是,在这些“国宝”级动物种类被成功保护生存下来的同时,另外一些物种却时常因为保护工作被忽视而销声匿迹。去年,生活在长江的淡水哺乳动物白暨豚正式宣告灭绝。水污染和渔业过度开发被认为是罪魁祸首。其他20个动物品种已经濒于绝种。成百上千的其他物种的生存也正遭受严重威胁。

本文开头提到的巨型长江软壳鳖,又称斑鳖,也极有可能灭绝。今年九月,长沙动物园和苏州动物园就园内斑鳖明年春天接受人工受孕达成协议。它们还签署了一个关于双方各拥有斑鳖后代数目的合同,以备将来圈养繁殖计划之需。

负责监控此项目进程的是一位名叫甘瑞德.库查令(Gerald Kuchling)的研究爬虫类生物的澳大利亚学者。在他看来,项目前景不容乐观。以前曾有过一只濒于灭绝的美国夏威夷鳖在类似的人工受精过程失败后很快死亡。今年五月,库查令先生曾用B超监测长沙动物园的雌鳖卵巢。每年春天,她都会产下很多未受精的龟蛋。但是动物园管理者发现龟蛋的个数正随着雌鳖的日渐衰老而减少。

“最困扰我们的问题是如何从已经年老力衰的雄鳖身上获取能够存活的精子样本而不对他造成伤害。”库查令先生说。他还介绍道,通常获取动物精子样本的做法是使用小电流的电震。另外一种方法则是通过按摩。

拯救斑鳖的行动是由科学家和诸如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的非政府组织牵头的。在中国的现行体制下,斑鳖的保护工作应属农业部。但迄今为止,该部门许诺的用于保护斑鳖的20万人民币(约合两万七千美元)拨款依然没有到位。今年十月,本报向该部门递交了采访申请,被婉拒。但是此后农业部门的官员联系了长沙动物园和苏州动物园,说服他们签订了新的合同。

根据这一新合同,长沙市动物园的雌鳖将于明年迁至苏州动物园。后者将会为此兴建一个新的饲养池。科学家们也将尝试给雌鳖进行人工受孕。如果此法失败,那就只能在这两只长寿老鳖身上试试传统受孕的方法了。

斑鳖,前程未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