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2008

12/30/2008

傅聪花甲之年谈话录

1994

──艺术到了最高点是属于全人类
──傅聪谈感情、人生、家事、国事

http://www.moniquearts.com/culture/personal/perfou.htm

~~~

1992

·第93节:傅聪:演奏艺术及东西文化(1)
·第94节:傅聪:演奏艺术及东西文化(2)
·第95节:傅聪:演奏艺术及东西文化(3)
·第96节:傅聪:演奏艺术及东西文化(4)
·第97节:傅聪:演奏艺术及东西文化(5)
·第98节:傅聪:演奏艺术及东西文化(6)

傅聪谈话录 2001
傅聪自述 2001

炎黄春秋:胡耀邦怎样处理傅聪回国演奏问题 2003

200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曲目及指挥介绍

福禄祯祥:不容许掌声强暴音乐的巴伦博伊姆 - 200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观后感 1/1/2009

~~~

中央电视台网上直播新年音乐会链接

http://tv.cctv.com/live_t/index.shtml?channel=cctv_p2p_cctvmusic#[email protected]_song

北京时间2009年1月1日晚6:15分正式开始。CCTV音乐频道从晚上6点开始直播。

指挥是丹尼尔·巴伦博伊姆(Daniel Barenboim)。新曲不少。2009年是海顿逝世200周年,为了表示纪念,加入了一曲海顿创作的第四十五交响曲“告别”第四乐章。

200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曲目

(转载自魔术号角-颜大棚

上半场:

Ouverture zu Eine Nacht in Venedig - A Night in Venice : Overture. (按照当时在柏林的首演版本处理)
威尼斯之夜序曲——约翰·施特劳斯
Marchen aus dem Orient Walzer op.444 - Fairy Tales from the Orient - Waltz op.444. (首演)
东方童话圆舞曲——约翰·施特劳斯
Annen-Polka op.117 - Anna’s Polka op.117.
安娜波尔卡——约翰·施特劳斯
Schnellpost-Polka Polka schnell op.159 - Express Mail Polka op.159. (首演)
邮政快递快速波尔卡——约翰·施特劳斯
Rosen aus dem Suden Walzer op.388 - Roses from the South Waltz op.388.
南国玫瑰圆舞曲——约翰·施特劳斯
Freikugeln Polka schnell op.326 - Magic Bullets Polka op.326. (冷门曲目,上次演出1991年)
魔弹快速波尔卡——约翰·施特劳斯

下半场:

Ouverture Zigeunerbaron - The Gypsy Baron : Overture.(上次演出已经是1992年)
吉普赛男爵序曲——约翰·施特劳斯
Einzugsmarsch Zigeunerbaron - The Gypsy Baron Entrance March.
入城式进行曲——约翰·施特劳斯
Schatz-Walzer op.418 - Treasure Waltz op.418 (Strauss II). (有芭蕾)
珍宝圆舞曲 ——约翰·施特劳斯
Valse espagnole - Spanish Waltz (Hellmesberger).(首演)
西班牙圆舞曲——小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
Zampa-Galopp op.62 - Zampa Galopp (Strauss I).(首演)
赞帕加洛普——老约翰·施特劳斯
Alexandrinen-Polka op.198 - Alexandrine’s Polka French Polka op.198(首演).
亚历山德拉法兰西波尔卡——约翰·施特劳斯
Unter Donner und Blitz Polka schnell op.324 - Thunder and Lightning Polka op.324 (Strauss II).
电闪雷鸣快速波尔卡——约翰·施特劳斯
Spharenklange Walzer op.235 - Music of the Spheres Waltz op.235 (Josef Strauss).
天体乐声圆舞曲——约瑟夫·施特劳斯
Eljen a Magyar! Polka schnell op.332 - Hurrah for Hungary! Polka op.332 (Strauss II).
匈牙利万岁快速波尔卡——约翰·施特劳斯
Symphony No.45 in F sharp minor 'Farewell' : Abschiedssymphonie Finale (Haydn). (首演)
第四十五交响曲“告别”第四乐章——海顿

加演:

ENCORES -

So angstlich sind wir nicht! - We’re not that worried! Polka op.413. (冷门曲目,上次演出1986年)
我们决不畏惧快速波尔卡——约翰·施特劳斯
An der schonen blauen Donau - Blue Danube Waltz op.314 (Strauss II).
蓝色多瑙河圆舞曲——约翰·施特劳斯
Radetzky-March op.228 (Strauss I).
拉德茨基进行曲——老约翰·施特劳斯

~~~

维也纳官方英文版

New Year's Concert

Date: 2009-01-01, 11:15

Location: Musikverein, Large Hall (Vienna, Austria)

Conductor: Daniel Barenboim

Program:

Johann Strauss: Overture to "A Night in Venice" (Berlin Version)
Johann Strauss: Märchen aus dem Orient, Waltz, op. 444
Johann Strauss: Annen-Polka, op. 117
Johann Strauss: Schnellpost-Polka, Fast Polka, op. 159
Johann Strauss: Roses from the South, Waltz, op. 388
Johann Strauss: Freikugeln, Fast Polka, op. 326

- Intermission -

Johann Strauss: Overture to The Gypsy Baron
Johann Strauss: Processional March from The Gypsy Baron
Johann Strauss: Treasure Waltz, op. 418
Josef Hellmesberger: Valse espagnole
Johann Strauss I: Zampa Gallop
Johann Strauss: Alexandrinen-Polka, op. 198
Johann Strauss: Under Thunder and Lightning, Fast Polka, op. 324
Josef Strauss: Music of the Spheres, Waltz, op. 235
Johann Strauss: Éljen a Magyár!, Fast Polka, op. 332
Joseph Haydn: Farewell Symphony, 4th Movement

Ticket Information: This concert is sold out.

~~~

下载音乐先听为快(挚爱莫扎特上传)

下载地址:http://www.rayfile.com/files/97a0b1e3-c33c-11dd-b8b3-0019d11a795f/ 68.5MB

~~~

指挥:丹尼尔·巴伦博伊姆(Daniel Barenboim)

巴伦博伊姆的个人网站http://www.danielbarenboim.com/

巴伦博伊姆是钢琴家兼指挥家,俄裔犹太人,1942年生于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最初是以演奏钢琴出名,后来则是靠指挥享誉世界。

5岁开始跟父母学习钢琴,7岁首次登台演出。1952年,全家移居以色列。1954年去萨尔斯堡向马克维奇(Igor Markevich)学习指挥。在成长中受鲁宾斯坦和阿道夫-布许的影响颇深。

1954年,演奏钢琴得到德国指挥家富特文格勒赏识,被之称为“奇才”,并受邀赴柏林合作演出。但是受纳粹阴影的影响,此次邀请被巴伦博伊姆的父亲拒绝。

巴伦博伊姆与富特文格勒

Two years later, in the summer of 1954, the parents brought their son to Salzburg to take part in Igor Markevich's conducting classes. During that same summer he also met Wilhelm Furtwängler, played for him and attended some of the great conductor's rehearsals and a concert. Furtwängler subsequently wrote a letter including the words, "The eleven year-old Barenboim is a phenomenon …" that was to open many doors to Daniel Barenboim for a long time afterwards. In 1955 the young Daniel Barenboim studied harmony and composition with Nadia Boulanger in Paris.

http://www.danielbarenboim.com/biography.htm

I had been invited to play with the Berlin Philharmonic by Wilhelm Furtwängler in 1954, when I was eleven years old. My father declined the invitation, telling Furtwängler that he felt that this was the greatest honor that he could bestow upon me, but that we were a Jewish family that had immigrated to Israel only one-and-a-half years earlier, and that he, my father, felt it was too soon-a mere nine years after the end of the war-for our family to go to Germany, which Furtwängler understood and accepted very simply and genuinely. And Furtwängler proceeded to write a letter which opened many doors for me in the 1950s in Europe, and I must say also in America.

Nine years after that, in 1963, I finally decided to go to Germany, and played my first concert in Berlin with the radio orchestra for the American sector, the RIAS Symphony Orchestra, as it was then called.

http://www.danielbarenboim.com/journal_boulez.htm

巴伦博伊姆谈富特文格勒“为何直到今天仍能打动我们?”
http://www.danielbarenboim.com/journal_furtwangler.htm

巴伦博伊姆与杜普蕾

巴伦博伊姆的前妻是著名大提琴家杜普蕾。俩人曾有过多次合作演出。两人1967结婚,杜普蕾所患综合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1973年恶化,退出乐坛。在杜普蕾1987年去世前,巴伦博伊姆就与俄国钢琴家Elena Bashkirova关系密切,并育有两个儿子。巴伦博伊姆对杜普蕾成功隐瞒了与Bashkirova之间的关系。巴伦博伊姆与Bashkirova 1988年结婚。

1/1/2009 4:50:11 PM

补充1/12/2009 11:11:48 PM:

德国之声中文网2009年1月12日报道,由于持续紧张的加沙局势,以色列著名指挥家丹尼尔·巴伦波伊姆和他的交响乐团“东西和谐交响乐团”不得不改变在中东举行两场音乐会的计划。这一乐团是由以色列和阿拉伯音乐家组成的。巴伦波伊姆不仅是乐团的指挥、也是发起人之一。出于安全考虑,原订于上周末在卡塔尔和开罗举行的两场音乐会被推迟。其中的一场转场到柏林演出。……

12/28/2008

翻新废旧家电倾销农村坑害百姓

新华网:警惕借口“家电送货下乡”翻新家电现身农村

新华社杭州12月11日专电(记者屈凌燕)近期,浙江宁波、台州等地工商部门多次查获生产销售翻新电视机案件。在消费能力相对较差的农村市场,不法商家打“送货下乡”和“低价处理”的幌子,销售翻新的废旧家电。其中仅象山工商部门在对某家电经销店的突击检查中就一次查获翻新电视机69台,案值2万余元。

工商执法人员介绍,以翻新彩电为例,其生产所用配件均来自回收来的废旧彩电,旧的显像管,配上旧线路,换上新外壳再对外销售。为误导消费者,在台州查获的翻新彩电中就出现了“海信王子”、“飞利浦画王”、“长虹金品”等傍名牌产品。

国家工商总局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家电等商品市场监管的紧急通知》(工商明电[2008]86号) (Google)

国家工商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市场监管维护农村市场秩序的通知 12/26/2008

国家质检总局发出紧急通知:加大重点产品下乡打假督查力度 切实维护好农民利益 12/26/2008

12/26/2008

耶诞节外交部记者会无人捧场

(福禄祯祥12月26日文)本周四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刚好和耶诞节撞车,外国记者都欢度节日去了,外交部记者会就没人捧场了。只有一位巴基斯坦记者问了一个问题,让外交部缅怀了一下去世快一周年的贝-布托夫人,记者会就告结束。

中央社说,经常被外国记者轮番质问R权问题、新闻自由问题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今天难得轻松。因为西方国家的记者们过圣诞节去了,今天没有问题要问。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下午主持例行记者会,在一名巴基斯坦的记者提出唯一一个问题后,稀稀落落的记者席里没有任何记者发问。

他笑着问说:“圣诞节吗? ”接着他说:“那我数3下,3、2、1,没问题了,谢谢大家”。在场记者哄堂大笑,鼓掌结束这场记者会。

中央社评价说,在中国政治改革不见迹象的情形来看,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人想逃过西方记者批评的“炮火”,也只有在耶诞节了。

中央社在同篇报道中还有更多“敏感”述评,恕不转载,请去那看。

去年耶诞节也适逢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不过还算热闹。但问题几乎全是关于中日关系的,因为当时的日本首相福田康夫两天后将访问中国。(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耶诞节外交部记者会上的唯一一次问答

2008年12月25日下午,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举行例行记者会,回答了以下问题。

秦刚:大家下午好!现在我愿意回答大家的问题。

问:12月27日是巴前总理贝•布托遇害一周年忌日。她与其父亲及所领导的党派在深化中巴关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去年12月27日,她成了恐怖袭击的目标。你在这个日子来临前有什么信息要传达?

答:佐•阿里•布托总理和贝•布托总理曾经为推动中巴睦邻友好合作关系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中国政府和人民不会忘记。我们对去年贝•布托夫人遭受恐怖袭击身亡事件已经予以强烈谴责。巴基斯坦是中国的重要邻国,我们希望巴基斯坦能够保持政局稳定、社会和谐、经济发展。中国政府和人民珍视同巴基斯坦的传统友谊,愿意同巴方共同努力,推动中巴友好合作关系继续向前发展。

如果没有问题了,谢谢大家光临!

12/24/2008

秩序平安夜(视频)



24日晚7点半,明知票已发完进不去教堂了,仍有不少人在入口处留恋。



平安夜视频

(福禄祯祥12月24日文)平安夜我又照例去了教堂,尽管我不是基督徒。吸取去年去晚了被“上帝”拒之门外的教训,下午4:25我就到了海淀基督教堂。顺利进入教堂,参加了第二堂“圣乐崇拜”活动。

教堂内的宗教活动与往年区别不大,没什么好说的。但是,教堂外的组织工作,值得称赞一番,真可谓有条不紊,万无一失。而去年则乱得像一团麻,估计今年得益于北京奥运的历练。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人员进场要凭票。票是当天下午在教堂外免费发放的,每一堂的票依次发放,第一堂的票发完了,再发第二堂。每一堂活动从后门进场,前门出场。进场处用脚手架临时搭建了围栏,并蒙上了绿网。进入教堂前,先凭票进入这个临时通道排队,进教堂时再验一次票,彻底避免没票者混入。

凭票进场就避免了以往那种,为进教堂得在寒风中排数小时的情况。那种折磨人的情形我是经历过,苦不堪言。今年凭票进场就很人性化,应该作为一项制度保留下来。

比如我,领的是晚上6点才开始的第二堂的票,距开场还有一个半小时,尽管前面已有不少人排队,但我知道有票肯定能进去,就不着急排队。先去附近饭馆吃饭。坐在温暖如春的饭馆里慢条斯理地吃罢饭,才5点,第一堂活动刚结束。然后才去排队,因为不用担心进不去,排队时间又不长,所以排队的人不急躁,自然就不拥挤。20多分钟后,就顺利进入了教堂。

这种良好的秩序除了教堂的配合,自然离不开警方的功劳。不晓得为了这一个平安夜北京市启动了几级警戒,我在现场看到了多种警力。正规警察大概有数十人,大小警车至少5辆。穿军绿色制服城管模样的也有数十人,此外还有红戴红袖章的保安,甚至连教堂附近饭馆的服务员也有的戴着红袖章。还有一辆消防巡逻车停放附近。

除了合理的进出场措施和警方的维护,教堂也比往年增加了一堂“圣乐崇拜”活动,第一堂下午4点就开始了,而去年是傍晚6点才开始。这样就让更多人有机会进入教堂,但还是无法满足所有人的要求。晚上10点开始的第四堂活动的票,傍晚7点多就已经发完了。

因为管控太严,就连教堂前面的广场没票都进不去。不少人只能站在马路边与圣诞树合影。不止听到一个人说,“明年我一定早点来”。给耶稣过次生日,想必上帝又能收获不少虔诚的心灵。

另外,正式仪式开始前有人带领众人唱赞歌,领唱的男声非常好听,不知道是何许人也。以前去海淀教堂听过多次青年聚会的赞歌,但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美妙的嗓音。视频中最初那一小段《平安夜》就是此人领唱,只是被淹没在了众人的附和声中。(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12/25/2008 9:37:28 PM
12/25/2008 11:15:35 PM

往年平安夜:

福禄祯祥:OMG!平安夜没能进入教堂(图) 12/24/2007
福禄祯祥:平安夜 排队夜 信不信由你 12/24/2006

12/23/2008

BBC中文网奥运后第二次被封

BBC中文网: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default.stm
BBC中文网第二通道:http://newsvote.bbc.co.uk/chinese/simp/hi/default.stm

更新(3/3/2009 10:56:38 AM):

BBC中文网第二通道也已被封。

更新1/9/2009 9:47:24 PM:

大约一周后就又被封了。

地下通道畅通。

更新12/26/2008 12:20:49 PM:

BBC中文网又被解封了。

~~~

(福禄祯祥12月23日文)昨晚我正在以正常方式顺畅浏览BBC中文网,突然就无法显示网页了,我看了一下时间,差几秒就23:30。直到23日下午,一直无法显示网页。看来BBC中文网是又被中国大陆封锁了。算起来,这是奥运后,该网第二次被封锁。

奥运前10天,北京迫于压力解除了对BBC中文网长久以来的封锁。到了12月初,就又把它封了。12月16日,在北京外交部记者会上被问及,后成了国际话题。17日,北京就解除了对该网的封锁。才过6天,就又把它封锁了。不知道这次又要封到何时。

通过地下通道进入BBC中文网,寻找“敏感”点,可能是这篇报道北京不愿看到,今天又多了一篇

网络封锁“连坐”制

BBC英文网尽管没被封,但若我先访问了BBC中文网那无法显示的网页,马上访问前者,就也无法显示网页了,再马上访问www.google.com,也是无法显示网页。过一会儿,大概得1分钟后,BBC英文网和英文google才能恢复正常访问。

这就跟中国古代的酷刑“连坐”一样,一人“犯法”,诛灭九族。

网络封锁反复无常

现在封网有个显著特点,那就是反复无常。说封就封,说开就开,好像是某个人很情绪化的行为。不像以前,按照制度来,一封就到猴年马月。

典型表现就是前几天对《纽约时报》网的封锁。19日封了,引来国际舆论的轩然大波。过了一个周末,到了22日上午就又把它解封了。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BBC中文网也是如此,国际媒体一报道,就把它解封了,过几天又把它封了。

做了还怕人家说,行为反复无常。与一贯的那种行事风格很不一样。(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12/23/2008 4:25:08 PM

~~~

环球时报:BBC对中国依法管理网站说三道四 12/18/2008

~~~

12/17/2008 3:02:58 PM:

BBC中文网又能直接访问了。

12/16/2008 11:27:21 PM:

BBC中文和英文网今天都报道了BBC中文网被屏蔽的消息。
BBC官方对BBC中文网被屏蔽一事表示失望,并对中国大陆网民不能像世界其他地方的网民那样访问BBC中文网表示遗憾。

BBC News: China 'bans BBC Chinese website' 13:55 GMT 12/16/2008
BBC中文网:中国政府重新封锁海外新闻网站 19:47 BJT 12/16/2008

2008年12月16日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举行例行记者会

问:北京奥运会期间,包括BBC中文网在内的一些新闻网站被解封,但近期这些网站似乎又被屏蔽了,你能否解释其中的原因?

答:你所谈到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中国实行对外开放政策,同时依法对互联网进行管理。

问:关于网络屏蔽问题,刚才你说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包括美国之音中文网,D赦国际,无J界记者组织在内的网站都被屏蔽了,你刚才表示中方将依法处理相关问题,你是否认为这些网站都违反了中国的法律?

答:我刚才讲了,第一,中国政府依法对网络进行必要的管理,其他国家也是如此。第二,不可否认,某一些网站确实存在违反中国法律的情况,比如,有的网站就直接在制造“两个中国”,把中国大陆和中国的台湾省划为两个独立的区域,这违反了中国的《反分裂国家法》等相关法律。我希望有关网站能够自律,不要做违反中国法律的事情,为双方开展互联网合作创造条件。

12/1/2008 11:59:09 AM:

BBC中文网今天好像又被屏蔽了。

第二个通道还能顺畅访问,就是在网址的news后加vote。

BBC中文网第二通道:http://newsvote.bbc.co.uk/chinese/simp/hi/default.stm
BBC英文网第二通道:http://newsvote.bbc.co.uk/

12/22/2008

“毒饺子”列日报十大新闻之首

日本《读卖新闻》12月21日报道(据22日《参考消息》)

题:读者评选出2008年十大国内新闻十大国内新闻

1、中国产速冻饺子引发中毒,中国食品相继爆出安全问题
2、福田首相突然辞职,麻生当选新一届首相
3、美籍日裔科学家南部阳一郎、日本科学家小林诚和益川敏英分享诺贝尔物理学奖,日本科学家下村修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4、北京奥运会上日本获得9枚金牌,北岛康介蝉联男子100米、200米蛙泳冠军
5、东京秋叶原杀人事件导致7人死亡
6、超高龄人口医疗制度开始实施,养老金先行扣除制度引发争论
7、前厚生省次官遇袭事件导致3人死伤,嫌疑人被捕
8、东京股市创下泡沫破灭后最低点位
9、岩手、宫城县发生烈度超6级地震,13人死亡
10、洞爷湖峰会确定温室气体减排长期目标

~~~

日本共同社近期关于“毒饺子”的报道:

日本外务副大臣要求中国解决“毒饺子”事件

12.20 21:34

【共同社北京12月20日】为参加“日中青少年交流年”闭幕式在中国进行访问的日本外务副大臣桥本圣子21日在北京与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胡正跃举行了会谈。受中国产“毒饺子”事件及三氯氰胺奶粉问题影响,日本消费者对从中国进口的食品抱有顾虑,为此桥本表示“日中有必要合作查明事情真相”。

对此,胡正跃强调中国政府十分重视食品安全问题,表示将认真对待。

此外,对中国海洋调查船日前进入尖阁诸岛(中国名:钓鱼群岛)附近日本领海一事,桥本要求中方防止事件重演。对此胡正跃表示日中双方有必要做出冷静处理,表示为避免影响两国关系需要谨慎处理。(完)

中方负责人就饺子事件强调是“人为混入案件”

12.03 20:39

【共同社12月3日电】正在日本访问的中国进出口食品安全局副局长林伟3日就中国产饺子致人中毒事件表示,这是人为混入案件,并不是普通的食品安全问题。林伟是在东京举行的有关中国食品安全性的研讨会上作出上述表示的。他还指出,中国现在正在加强对食品的监督管理,正在讨论制定《食品安全法》。他表示,中国今后将更进一步加强监督工作。

一同出席研讨会的中国前外交部长李肇星也表示,如果(饺子事件)是刑事案件,那么两国有关部门必须逮捕罪犯,不能给国民带来损害。中日间有必要就食品安全问题进行定期交流。

日本专家也参加了研讨会。横滨国立大学环境信息研究院教授嘉田良平指出:“饺子事件尚未查明真相。没有比原因不明更让人感到不安的了”。嘉田提议日中两国有必要建立信息共享、合作检查的机制。(完)

日本高官表示日中需合作解决食品安全问题

11.02 14:00

【共同社北京11月2日电】正在北京访问的日本厚生劳动相舛添要一1日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的采访,就中国产饺子致人中毒以及乳制品中混入三聚氰胺等事件强调,“不能否认发生问题后对中国食品的整体印象会下滑。日中两国有必要合作,认真解决每个问题,以恢复中国食品的口碑”。

舛添表示会继续关注日中有关部门对饺子事件的调查,并认为“管理所有流通环节的程序很重要”。他还就三聚氰胺问题表示:“日本的奶粉以前也发生过同样的问题,之后加强了监管。如果有需要,我们愿意向中国传授日本的经验,帮助解决问题。”(完)

【专题】扑朔迷离的中日毒饺子事件

相关报道:

调查显示66%的日本人对中国没有好感 12/8/2008

《纽约时报》网站已被解封

更新12/23/2008 1:48:48 AM:

《纽约时报》报道了该报网站又能从中国大陆访问的消息。报道称,是中国政府解除了封锁。

~~~

(福禄祯祥12月22日文)今天中午发现从北京已能正常访问《纽约时报》网站了。而今天凌晨一两点钟时,还无法访问,估计中国大陆是今天上午解除封锁的。

中国大陆长城内外的网民从上周五(19日)上午起就无法访问该网站,一直持续了一个周末。

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西方多数主流媒体立即报道了这一消息。

像往常一样,中国官方没有出面解释网站被封的原因。估计现在也不会解释为何封了三天就又解封的原因。但相信解封与受到国际舆论的强大压力有关。

同样遭遇封而又解的是BBC中文网。该网是本月初被封锁的。在16日的外交部记者会上被作为问题提出后,就成了国际话题。第二天该网就被解除了封锁。但是还有更多被封锁的网站无法享受这种“优待”。

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纽约时报》网和BBC中文网这次不是被北京解除了封锁,而是它们自己突破了北京的封锁。

据我所知,北京所采取的其中一种封锁办法是,封锁网站服务器FTP的IP地址。如果某个服务器的IP被封锁后,换个没被封锁的服务器就能突破封锁。我这个网站fulue.com曾两次被封,我也是两次这么把它激活的。当然,北京完全可以再次封锁新的服务器IP,但可能也会过段时间再下手。比如我的网站从第一次突破封锁到第二次被封,间隔了一个月。

但是,再从《纽约时报》网和BBC中文网恢复正常访问的时间点来看,北京主动解封的可能性应该大于它们自己突破封锁的可能性,BBC中文网的情况尤其明显。

BBC中文网是本月初被封的,此后就一直无法访问。16日,在外交部记者会上被提及,到了17日就恢复正常了。假如是突破封锁的话,BBC为何不早不晚刚好在外交部记者会的第二天突破?之前BBC不可能不知道被封了。

而《纽约时报》网恢复正常的时间应该是北京时间今天上午,此时刚好是北京的工作日,而纽约还在休息中。

《纽约时报》网和BBC中文网到底是被北京解除了封锁,还是他们自己突破了封锁,各自清楚。但有一点是最清楚的,那就是封锁肯定是北京干的。(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12/22/2008 10:33:06 P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纽约时报》网站被封 12/20/2008
福禄祯祥:BBC中文网真的开了?! 7/31/2008

~~~

The New York Times: China Unblocks The Times’s Web Site

By EDWARD WONG
Published: December 22, 2008

BEIJING — The Chinese government unblocked the Web site of The New York Times on Monday, allowing Internet users in mainland China to view the site after access had been stopped for more than three days.

Chinese authorities began blocking the site on Thursday night without giving any explanat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usually blocks access to Web sites that it deems to have sensitive information, including sites with information about Tibet, Taiwan and Falun Gong, the banned spiritual movement.

During the Summer Olympics in August, the government lifted bans on some sites, such as the Chinese-language site of BBC News; it then reimposed the bans in recent weeks, affecting the BBC site and other sites such as the Chinese language versions of Voice of America and Asiaweek, before lifting them again last week.

Government employees reached by telephone on Monday said they did not know why the site of The New York Times was blocked in recent days.

12/21/2008

冬至,风真大,天真冷



图:窗户上结了一层薄冰。2008年12月21日12:14:20

(福禄祯祥12月21日文)今天凌晨2点半左右,狂风突然来袭,就像一只猛虎咆哮着扑来,不停地撞击窗户。聒噪得心烦意乱、睡意全消。听了约有半个小时的风声,才又昏昏沉沉睡着。

早上还没睁开眼,就又听到嗷嗷直叫的风声。一睁眼,又是一个大晴天。这么大的风竟然还没吹来半点雪花。狂风一直刮了一整天,到了傍晚才算消停。

临近中午,看媒体的报道,才知道今天“冬至”,名副其实。气象台说,“这是今年入冬以来最强一次冷空气,是近5年来京城同期最低气温。”今天白天城区气温竟然降到了-12℃。

这是今冬遭遇的第二次剧烈大风降温天气,第一次是在本月4日。这两次都是干冷,只听风声,不见雪飘。

中午出去吃饺子时,凌冽的寒风像尖刀一样直刺过来,难以招架。尽管是周末,清冷的街道上冷冷清清。

到了晚上7点半,外面更是清净,人也不挤了,车也不堵了。公交车上的人三三两两。一连几站,看不到一个人影。

俗话说“干冬湿年”,就是说,如果冬至这天不见雨雪,那么春节时的降水概率就非常高。今年的雪不会都赶在春节下吧。(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12/21/2008 11:43:15 PM

往年冬至:

无意中吃了饺子过了冬至 12/22/2007
冬至对对碰 12/22/2006

12/20/2008

《纽约时报》网站被封



关于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的报道登上了《纽约时报》19日的头版头条。

更新12/22/2008 12:38:06 PM:

《纽约时报》网站已被解封(详情

更新12/20/2008 11:07:31 PM:

《纽约时报》在20日的A9版报道了该报网站被中国大陆封锁的消息,网上也刊出了此报道(原文附后)。

据该报道,中国外交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发言人接受该报记者采访时说:“关于你的特定问题,我们真的没有更多消息。网站的维护问题不在我们的职责范围之内。”

外交部外国记者新闻中心(IPC)的官员唐锐对该报说,他也没有更详细的消息。他说:“这个可能是技术问题。”但拒绝细说。

《纽约时报》的发言人Catherine J. Mathis说,这显然不是技术问题。

~~~

(福禄祯祥12月20日文)今天凌晨发现《纽约时报》网站无法访问了,得翻墙才行。据来自多个博客的消息,19日早上就上不去了。看样子是被北京封锁了。

其他几大外媒的网站都没事,比如《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等。看来这次封锁是专门针对《纽约时报》的。

早年网络刚在中国大地兴起时,像《纽约时报》这类境外的新闻网站都是被封锁的,但后来都被解封了。近年来尽管网络审查日益严格,但外文网站很少被封的,那些特别“出格”的除外。

难道是《纽约时报》关于X疆八四事件的报道触怒了北京?17日它确实重提了那一颠覆性的说法。除此之外,近期它并无刺激北京那既脆弱又敏感的神经的报道了。

关于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的报道尽管登上了《纽约时报》19日的头版头条,并且又讲述了北京不爱听的故事,但我看故事内容并无新鲜、刺激之处。

9月29日,《纽约时报》关于八四事件的报道十分令人震惊,它引述西方游客的耳闻目睹,完全颠覆了北京的说法。不过北京也没出面反驳。其实8月下旬这事就被抖露出来了,当时或许是奥运正酣,没有引起各方注意。

本周三(17日),新华社通报说,八四事件的两名维族袭击者被判处死刑了,才又引起一波国际媒体的关注,不过都没有质疑北京的口径。唯独《纽约时报》又回顾了那一颠覆性说法。这次北京还是没有公开驳斥。

北京的反应确实蹊跷。通常来说,如果外媒关于中国的报道有丁点闪失或者说了北京不爱听的话,就会成为北京攻击的把柄或抱怨的对象。

比如最近《纽约时报》因所谓的“恶搞”了“楼兰美女”,很快就招来北京的外事喉舌——《环球时报》的猛烈批判。而对于《纽约时报》严重“恶搞”八四事件的报道,北京却鸦雀无声。

如果《纽约时报》对八四的报道是胡说八道,是肯定会遭到北京严词批驳的。与“统一口径”完全冲突的三篇报道都没招来北京的明确反应,难道是默认了?不可能没看到,因为像《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这类西方主流媒体,关于中国的重要报道都要上《内参》的。

但是,第三篇报道发出后才隔了一天,网站就被封了。不免令人怀疑此事与那事是否有直接因果关系。上两篇报道发出后网站都没事,难道是因为正奥运或奥运刚结束不好下手?

本月伊始,为了应付奥运而临时解封的一些网站就又被屏蔽了,其中就包括BBC中文网。在16日外交部记者会上,有记者就此询问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这是怎么回事,他开始说不了解情况,然后又说是依法行事。国际媒体广泛报道了此事,BBC还发表声明对网站被封表示K议。有趣的是,效果非常明显,BBC中文网17日就又能正常访问了。

不知道《纽约时报》会不会也向北京提出K议,是否也会享受BBC中文网那样的待遇被再次解封?(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纽约时报》关于八四事件的三篇颠覆性报道:

2 Uighurs Sentenced to Death for West China Police Assault 2008/12/18
Doubt Arises in Account of an Attack in China 2008/09/29
Photos Support Account by China of Deadly Attack 2008/08/24

博客关注:

《大西洋月刊》记者James Fallows: NYTimes.com is being blocked throughout China
思想工厂·IDEA WORKS:《纽约时报》怎么上不去了?
livefrombeijing: new york times blocked in china?

媒体报道:

AP: China blocks access to New York Times Web site
Reuters: China blocks Internet access to NY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China Blocks Access to The Times’s Web Site

此外,《华尔街日报》转载了美联社的报道,《华盛顿邮报》转载了路透社的报道;《国际先驱论坛报》(IHT)转载了《纽约时报》的报道,用的标题是“中国封锁了国际先驱论坛报的姊妹网(China blocks access to sister site of IHT)”,IHT网站上还又转载了美联社的报道。

环球时报:《纽约时报》抱怨在华被“封网” 12/22/2008

腾讯网转载了《环球时报》的这一报道,但又删除了。)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BBC中文网真的开了?! 7/31/2008

~~~

The New York Times: China Blocks Access to The Times’s Web Site

By KEITH BRADSHER
Published: December 19, 2008

HONG KONG —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begun blocking access from mainland China to the Web site of The New York Times even while lifting some of the restrictions they had recently imposed on the Web sites of other media outlets.

When computer users in cities like Beijing, Shanghai and Guangzhou tried to connect on Friday morning to nytimes.com, they received a message that the site was not available; some users were cut off on Thursday as early as 8 p.m. The blocking was still in effect on Saturday morning.

But the Chinese-language Web sites of BBC, Voice of America and Asiaweek, all of which had been blocked earlier this week, were accessible by Friday. The Web site of Ming Pao, a Hong Kong newspaper, was blocked earlier this week and still restricted on Friday.

Chinese officials had few explanations for the restriction on The Times’s site. “Concerning your particular question, we’re not really familiar with the details,” said a spokesman for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in Beijing, who declined to give his name. “Web site maintenance is not within the job purview of the Foreign Ministry.”

Tang Rui, an official with the government’s International Press Center in Beijing, said he also had no specific information. “It might be a technical problem,” he said, declining to elaborate.

Access to the Web site was not restricted on Friday in Hong Kong, which Britain returned to Chinese rule in 1997 but which still allows freedom of speech, including on the Internet. Internet users in Japan and the United States were also not experiencing difficulties on Friday in viewing the site.

A spokeswoman for The Times, Catherine J. Mathis, said there did not appear to be a technical issue.

Rebecca MacKinnon, a researcher at Hong Kong University who specializes in China’s Internet controls, said the reasons for the restrictions were mysterious. “All anybody can offer is speculation,” she said.

In the months leading up to the Olympics in Beijing, during the Games and immediately afte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emporarily unblocked access to some Web sites and eased curbs on the ability of foreign correspondents to travel within China. It has not tightened the travel restrictions since then.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ppeared in print on December 20, 2008, on page A9 of the New York edition.

12/17/2008

[转载]明报专题:言论空间挤压中扩大

言论空间挤压中扩大

2008年12月17日

【明报专讯】30年改革跌宕起伏,在强势的官方话语外,呼吁、反思、抨击甚或反对改革的声音交锋不断,从姓「资」姓「社」之争,到市场经济优劣之辩,再到历任掌舵者功过之论,左派、右派、激进派都试图取得广大民意支持,进而影响改革走向。

尽管官方对民间组织、刊物多有限制与整饬,但独立言论总能找到释放的渠道。《读书》杂志、《炎黄春秋》、乌有之乡等民间话语集散地不断发展,见证中国社会难以逆转的开放进程。

明报特约记者 锺健

~~~

杜导正:呼吁改革 舆论放宽



2008年12月17日

【明报专讯】「《炎黄春秋》并不是一个偶然现象,而是中G民主治国政治理念大变化下的产物。」正值改革开放30年之际,《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近日对本报记者回忆了17年来的办刊艰难历程,并作出上述表示。

陋室内发表具影响力文章

1991年,时任中顾委常委的萧克将军参与发起了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并于当年4月借《中华英烈》的刊号创办了《炎黄春秋》。17年来,这本月刊屡屡因「说真话」而引发社会思想大冲撞的文章,被誉为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中国新闻出版领域的奇迹。

然而创刊之初,杂志社资金捉襟见肘。「我从没要过政府一文钱、一间房、也没有任何正式编制。」杜导正回忆道,「没有办公设备,就从总参的朋友那里『化缘』来了4张旧桌子、2个旧板凳,桌子上还糊厚厚的文革大字报。就连当年萧克将军来视察时,我们还是临时下楼买了二茶叶。」

就是在这样一个简陋的编辑部里,《炎黄春秋》发表了一系列极具影响力的文章,讲述胡耀邦的过去,为陈独秀、张闻天「平反」,既不讳言现行制度的不完善和不成熟,为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政治民主大声疾呼,亦为中南海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扫除障碍。

高薪靓屋难诱员工跳槽

至今,《炎黄春秋》编辑部已有13名工作人员,但薪酬却远不如同行。北京某著名大学曾力邀总编辑吴思跳槽,许以20万元人民币的一笔过补贴、120平方米的住宅,以及每月8000元的高薪;但吴思仍愿意拿2200元的月薪在《炎黄春秋》「为理想而奋斗」。杜导正直言:「《炎黄春秋》是一片净土」。

《炎黄春秋》的「秉笔直书」也得罪了一些人。仅在去年发表谢韬关于民主社会主义的供社会探讨性文章后,不仅在思想界和政界引起轩然大波,传统教条左派也为之举行了至少6次批判会,然而《炎黄春秋》依旧安然无事。

「总的来说,还是因为中共治党治国理念的积极转变,有了一个更宽松的舆论环境。若是在以前,我们这十几个人恐怕都要关牢里了。」《炎黄春秋》现有8.4万份发行量,在国内外影响重大,其读者群和作者队伍较特殊,用杜导正的话说,「我们的顾问、编委和作者,网罗了D中央和国务院原来的大部分部长」。

坚守「五不碰」原则

据杜导正得到的非正式消息,「中N海对《炎黄春秋》嘴上不说,但心里是满意的。」但杜导正也有「五不碰」:多D制、军队国家化、「六4」、FL功、现任和上一任中G领导人。


杜导正对《炎黄春秋》还有更美好的愿景,「如果给我更好的政策,我一要办繁体字的海外版,二要改版成半月刊,三是办书店,四是做出版社,五是办大学。」然而,据传由于9月号关于赵Z阳的一篇文章引起某退休元老不满,《炎黄春秋》收到了来自官方的非正式劝告,以年龄过大为由劝他退休。但杜导正郑重表示,个人绝对没有退出杂志社的意向。

~~~

李大同:新闻空间有时更严



2008年12月17日

【明报专讯】2006年初《中国青年报》辖下《冰点》停刊事件,将李大同推向海内外舆论的风口浪尖,《冰点》复刊后,他被免去主编职务,调往该报新闻研究所「养老」。这名亲身经历中国新闻30年风云变化的资深编辑表示,1978年来中国新闻管理体制未有改变,但随记者不懈争取、政府承受度的提高乃至互联网的普及,中国新闻报道的空间正被「一寸一寸地挤大」。

「罩在杯口的汽球」

李大同用「罩在杯口的气球」比喻中国新闻30年历程,其间罩在记者头上的新闻管理体制没有改变,有时甚至更加严苛。但来自记者、民以至国际社会的动力源源不断,使得气球体积被撑得愈来愈大,记者实际能够报道的东西在增多。「中国媒体在报道的深度和广度上有了里程碑式进展。今天大家认为寻常的东西,比如对灾难事件的报道,以及对国家政策的质疑,在上世纪80年代都是不可想象的。」

「过去飞机失事不让报,现在死了数万人的自然灾难照报不误,这也是一个进步,说明政府在提高对负面报道与质疑声音的容忍域值。」

李大同认为,是互联网的普及助了记者一臂之力。「比如山西娄烦矿难瞒报事件,戳破真相的记者写了文章无法公开发表,但幸好还有互联网,在博客上将事件真相公布于,操纵瞒报的地方政府没有想到为高层采集信息的人还会采集博客信息,最终使得瞒报黑幕大白天下。」

互联网助拓新闻空间

90年代中期以来,城市报在中国新闻界兴起,打破了原有D报「一统天下」格局。李大同指出,经过十多年发展,中国城市报的影响随发行量的增多与日俱增,而且其中一些报纸开始从纯粹的消遣、服务定位向主流媒体的责任担当演化,这股「边缘媒体主流化」趋势为未来中国新闻自由打下了重要基础。他直言,过往由D报掌握的新闻垄断权已被打破。

「打破的基础是互联网。原来各家地方报纸登了新闻后别人根本不知道,但现在只要它有足够的新闻价值,第二天就会成为网站头条新闻,被全民知晓,而且很多时候不只中国媒体、国际媒体都在跟进,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变化。」

~~~

乌有之乡:左派大本营 倡设「毛泽东日」

2008年12月17日

【明报专讯】「乌有之乡」书店位于北京中关村一座较为僻静的大厦里,但每逢周末这里便热闹起来,一般会有上百人在这里听讲座、购书、谈论国是。参与者大多是附近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师生,还有公司职员、退休工人等,也有中央D校等官方机构人士。

尽管没有门面招牌,这个集网站、书店、论坛于一体的民间机构仍每天吸引6万多名网民访问,注册读者两万余人,被坊间视为「当代中国左派知识分子大本营」。

书店禁止「诬蔑毛主席」者进入

与许多不显立场的传媒机构不同,乌有之乡自创办起便旗帜鲜明,「公平扩大内需,正义创造财富,平等激发活力,自由享受激情」的宣言被置于网站主页显著位置。讲座则有「两不请」之说:新自由主义者不请,诬蔑毛主席者不请。

2003年9月6日,乌有之乡成立当天举办了「真实世界人文书目讨论会」,该书社的核心支持者悉数亮相,其中有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左大培、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杨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力群、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研究员韩德强等,以及《读书》杂志两名执行主编汪晖、黄平。

肯定、崇敬毛泽东是乌有之乡作者和读者的普遍立场。书店设有毛泽东著作专柜,出售有毛泽东头像的挂历,偶尔有佩戴红色胸章者出入讲座会议室。2004年,乌有之乡网站曾与「毛泽东旗帜网」联合向全国人大建议设立「毛泽东日」,并为此发起了签名征集活动。

乌有之乡网曾关闭三个月

乌有之乡书社经理范景刚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否认这里是「左派大本营」,「我们主要是对主流的社会科学进行反思,批判新自由主义和反毛思潮,可以用『泛左翼』和『非主流』这两个概念来定位。」

「主流话语的压力一直很大,改革开放似乎是神圣不可冒犯的,有人甚至说『反改革就是反革命』。」范景刚透露,乌有之乡网站曾于2005年被迫关停3个月。当年,宁夏农民工王斌余讨薪不遂连杀4人。乌有之乡发起签名活动,呼吁「刀下留人」,但因此被上级奉命整顿。

从2004年关于国有资产流失的「郎、顾之争」,到2006年物权法草案争议,再到今年的土地私有化论战,乌有之乡的讲座和网站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被右翼人士称为民粹主义基地。范景刚强调,「乌有之乡本身也有一定的包容性,书店虽以泛左翼著作为主,但也有一些自由主义的经典书籍。」

自由派指是民粹主义基地

前不久,乌有之乡与毛泽东旗帜网、祖国网共同举办了「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学术研讨会」,与会者提出了正视当前阶级斗争、在经济危机背景下清算新自由主义思潮、借鉴毛泽东组织思想等观点,集中发出泛左翼诉求。

12/15/2008

SCMP: Ban on covering reporter's arrest

Ban on covering reporter's arrest

Mainland media warned off investigating CCTV journalist's detention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via ESWN)
Vivian Wu
Dec 12, 2008

Propaganda authorities have ordered a blanket ban on all media investigations into and reports on the controversial arrest last week of a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legal reporter by prosecutors in the Shanxi city of Taiyuan , media sources say.

The sources said the Central Publicity Department issued two orders to media organisations on Wednesday afternoon, prohibiting mainland journalists from following up on a Beijing Youth Daily report on Monday that CCTV reporter Li Min had been arrested.

The newspaper reported that the arrest was carried out at her Beijing home by four officers from Taiyuan's Xinghualing district prosecutors' office on the instructions of their chief, He Shusheng , and with the authorisation of the Supreme People's Procuratorate.

The arrest for alleged abuse of power followed an interview Li conducted with district prosecutors about claims Mr He had intervened in a financial dispute between a Taiyuan businessman, named Mr Hao and a Guangdong businessman named Mr Wu, the report said.

Mr Wu was arrested three times, the last time on a charge of libelling Mr He, but was released each time because of insufficient evidence.

But the Beijing Youth Daily also said Li had received an expensive gift from Mr Wu's younger brother.

The report set off a major public debate, with many questioning how a prosecutor from a distant city could order an arrest in Beijing and whether the Supreme People's Procuratorate's authorisation was warranted. Others questioned the professional ethics of state media reporters.

The Supreme People's Procuratorate issued a statement on Tuesday, saying the Xinghualing district procuratorate suspected Li of taking bribes and using "the convenience of being a reporter to gain interests for others". Many mainland reporters sought to follow up on the statement by investigating the dispute between the two businessmen, and the involvement of Mr He and Li.

But the propaganda order effectively shut down those efforts. Editors at national newspapers were ordered not to continue reporting on the case and major portal websites were cautioned not to pick up any articles, especially ones with negative comments about prosecutors.

A Guangdong-based newspaper reporter said: "The first order arrived, to tell us no sensational reporting of the case, and the second order came quickly afterwards to urge us not to do any investigation and reporting at all. All media should only carry the Xinhua version."

A reporter from another weekly newspaper said she was stopped from taking a trip to Taiyuan.

Media sources said Taiyuan businessman Hao Jianxiu and Guangdong businessman Wu Xiaohui were influential multimillionaires involved in a dispute dating back to 2006 over ownership of land in Guangdong.

The sources said Mr Hao had the support of Taiyuan prosecutors who arrested Mr Wu three times for bribery, contract fraud and libel.

After his arrests, Mr Wu's family enlisted th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and many Guangdong People's Congress deputies to help press for his release.

One mainland reporter investigating the case said: "The arrest of a CCTV reporter is sensational, but what is more important is the possible connection between businessmen and procurators who make so big a fuss to arrest a reporter far away in Beijing.

"Are there more scandals behind this? If yes, it will be another example of the corruption and abuse of power in China. Everybody is curious, but we are hushed up now."

~~~

《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博文:果然又被封了 2008-12-11 15:35

今天是12月11日,CCTV记者被山西检察院抓捕的报道被封了,用砍柴的话说是“驱散观众”。

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就像今年年初西丰张书记抓法制日报记者一样。

~~~

《法制周报》:最高检调查“指定管辖函”来源 2008-12-12
搜狐新闻已删除此报道

12/14/2008

桔多淇的韭菜上的梵高再现原作风格(图)

点击看大图

桔多淇:韭菜上的梵高 The Vegetable Museum - 16, Ju Duoqi, 2008 C-Print Size A: 120x100cm Edition:6 Size B: 90x67cm Edition:12

点击看大图

Vincent van Gogh. Self-Portrait in a Grey Felt Hat. 1887. Oil on card. 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 Netherlands.

(福禄祯祥12月14日文)傍晚将近6点准备离开798时,路过巴黎·北京摄影空间,被吸引进去,看到了桔多淇的“蔬菜博物馆”,一组用各种常见的蔬菜拼对常见的世界名画照片。创意并不新奇,早就有人这么做了。但是用韭菜等蔬菜拼对的梵高自画像——《韭菜上的梵高》,则非常绝妙。它体现出了梵高绘画的典型风格。

梵高的画不论是用色还是笔触,都给人火辣辣的感觉。色彩纯度极高,对比异常强烈,用笔粗犷、奔放、热烈,条条色块捕捉了灿烂的光束。

桔多淇所用的韭菜等蔬菜,刚好是条条块块,活灵活现了梵高绘画的色彩和笔触。

画廊里不让拍照,回来在网上很容易就找到了,又找到了梵高的原作,二者对比更有趣味。



《红薯的呐喊》

根据名画《呐喊》拼成的《红薯的呐喊》非常有趣,用红萝卜作为天空和桥栏杆,别出心裁。



《自由引导蔬菜》

其他蔬菜画,比如依照名画《自由引导人民》拼对的《自由引导蔬菜》等都拼得很巧妙,但看来看去,还是《韭菜上的梵高》这个最为绝妙。

依我看,桔多淇的这种创作更适合于那些抽象或印象派的绘画,太写实的画,弄出来就失真了,甚至有恶搞的感觉。



《青菜头之死》

比如根据《马拉之死》搞的《青菜头之死》,还配上调侃的文字,就很无聊。《马拉之死》表现的是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革命家马拉遇刺身亡后的惨状。恶搞这种沉重的主题,给人幸灾乐祸的感觉。(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桔多淇,女,1973年生于重庆,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现生活工作在北京。在画廊的展览介绍里,桔多淇说:

“06年初夏,买了十几斤豌豆,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那儿剥了两天的壳,用铁丝把新鲜豌豆穿成串儿做了一条裙子,一圈项链,一个头饰,一个魔术棒,拿遥控自拍了一张照片。起名为《豌豆选美》。那是用蔬菜做的第一张作品。”

“接下来的两年里,我就经常装扮成家庭妇女十分悠闲的溜去菜市场以严肃的态度寻欢作乐。我常常在卖菜的各个摊位前徘徊,拿起来看看,琢磨琢磨又放下去,考虑把他们移接偷换到哪个位置上更有趣。品种繁多的菜形状颜色各异,排列组合就能得到很多图象资源。新鲜的,蔫了的,烂了的,枯干的,腌过的,煮过的,炸过的,炒过的,样子都不一样。不用找人当模特儿啦,它们全是演员,还可以是道具。作为导演的我,将让他们把《自由引导人民》重新搬上舞台,起名为《自由引导蔬菜》。”


“蔬菜博物馆”的更多照片请访问巴黎·北京摄影空间(Paris-Beijing Photo Gallery)的网站: http://www.parisbeijingphotogallery.com/main/cn/juduoqiworks.asp

桔多淇博客:http://blog.sina.com.cn/juduoqi

法国《世界报》:藏区的回声

RFI: 法国《世界报》在第18版刊出该报记者布鲁诺-菲利普发自中国甘肃和四川藏区的实地调查报道。

http://www.rfi.fr/actucn/articles/108/article_10982.asp

LE MONDE: Echos du Tibet 12.12.08

http://www.lemonde.fr/asie-pacifique/article/2008/12/12/echos-du-tibet_1130431_3216.html

12/13/2008

昨夜圆月初升 - 中冬大满月(图)



2008年12月12日, 17:09:46

(福禄祯祥12月13日文)昨日黄昏刚过5点,华灯初上,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行走。一抬头,喧闹的街道上空挂着一轮初升的圆月,饱满、圆润、皎洁。月上电杆头虽不如月上柳梢头有情调,但视觉效果还不错。随手收进相机。



2008年12月12日, 21:56:56

昨晚将近十点时,再抬头仰望天空,月亮外围出现了一个光环,月晕。当时刚好漫天云彩,虽然拍成照片视觉效果怪异,但当时整个天空看起来蔚为壮观,沐浴在明亮的月光中的感觉格外美妙。只是天太冷了,只能匆匆一瞥。

不曾想,我竟然无意中观赏到了难得一见的“中冬大满月”。

“人生几见月当头!”

据报道,今天凌晨0时37分,月球、地球和太阳终于排列成一条直线,出现了一年中最圆、最亮的月亮。清晨6时,月球距离地球只有356566公里,是全年中离地球最近的瞬间。

台北市立天文馆表示,上一次发生大满月在1993年3月8日,下次得等到2016年11月14日。今年最小的满月出现在5月20日。

台北市立天文馆馆长邱国光表示,民众抬头看月亮时,之所以会觉得有时看起来很大,有时看起来小,主要是因月球绕地球公转轨道为椭圆形,当轨道接近地球时,受到视觉落差的关系,月亮看起来就比较大;反之就会比较小。

刚刚才知道昨日是农历十一月十五。农历八月十五是中秋,农历十一月十五,就是“中冬”了。所以出现在农历十一月的满月,又叫“中冬月”。广东天文学会的专家认为:中冬月比中秋月明亮,原因是中冬月是天顶月,月光垂直射向北半球地区。在我国北纬27度附近的地区,在月上中天时,还可观赏到“头上有明月,脚下无暗影”的特殊景象。正所谓“人生几见月当头!”。

根据美国国家航空与航天管理局的观测,13日的满月比今年其他月份的满月明显大了14%,亮度增加了30%。

英国皇家天文台的马雷克-库库瓦博士说,月亮刚刚升起和落下的时候看起来是最大的,但实际上是人的心理错觉造成的,这种现象就叫做“月球幻象”。

今晚天空分外明净,也是皓月当空。(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下面是中外媒体拍摄的大满月。



13日凌晨的大满月,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摄



12日22时,北京夜空中的明月出现一圈橙色月晕,该现象在云层映衬在月亮周围时出现。中新社发 廖攀 摄



12日,圆月升上了墨西哥城的独立天使纪念碑。路透社摄。The moon rises over the Angel Independence Monument in Mexico City, December 12, 2008.Reuters Pictures

12/13/2008 10:32:34 PM
12/14/2008 9:55:09 AM

法国驻华大使:愤怒不能作为一项政策

转载自法国驻华大使馆网站

法国驻华大使中国记者见面会(2008年12月11日)

2008年12月12日

2008年12月11日,法国驻华大使苏和阁下会见了部分中国媒体记者。

欢迎大家,感谢大家来到这里。

这是一个与各位记者交流的机会,也是聆听大家声音的好机会。大家肯定都注意到了,最近的新闻里,中法关系又成为热门话题。有很多关于中法关系的文章、评论和报道,所以现在是对此加以总结的好机会。

我今天的主要目的不是重新回到西藏问题上,而是希望大家能够把眼光放远,心平气和地看待当前的问题。我们不能不感觉到媒体在此问题上的震荡程度,以至于我自问这些报道是否完全反映实际情况。而且说实话,我尤其对有些媒体对萨科齐总统的攻击感到惊讶,感到不高兴。我认为对一个外国领导人以这样的方式进行这么直接、激烈的人身批评不是很合适。我们可以对领导人的做法提出异议,但是那么直接、激烈的批评并不恰当。我想假如有人如此言词激烈地对胡主席或其他中国高层领导人进行批评,中国人肯定不接受。我们可以对别人的政策持不同意见,但应该通过交流来解决问题。

首先从政治上说,我必须很明确地强调一点,法国从来没想过要冒犯中国,损害中国的利益或者打破友好的双边关系。需要进一步明确的是,法国一个中国的立场一直没变,以后也不会改变。45年来,法国始终承认只有一个中国,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立场我们从来没有妥协过,我们从来没有说过和做过任何违反西藏是属于中国这一信条的事情,我们从来不承认所谓的西藏流亡政府,也从来不承认达赖喇嘛是政治领袖,他只是一个精神领袖、宗教领袖、一个曾经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的人。在那年,当中国的其它一些伙伴国家向台湾出售武器和潜艇时,法国从来没有想做任何事情,违反包括台湾和西藏在内的中国领土完整的原则。

萨科齐总统见达赖之后引起的媒体和政治反响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我们可以理解中方对此会见的反应,但同时我也想问一下这种反应是否有些过激。首先我认为愤怒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愤怒不能作为一项政策。

我认为这个问题需要从大背景出发,从两个层面进行考虑:既中法双边关系和中欧关系。

从中法关系层面上讲,一个多月后,我们就将迎来双边关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中法建交45周年。这是戴高乐将军和毛泽东主席在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的友好基础上共同做出的历史性决定。45年来,中法两国建立了堪称典范的友好关系。当然这种关系也并不总是一帆风顺,就像一对夫妇,有时非常相爱,有时也会出现问题。但我们一直努力解决问题。中法建交45周年庆典是中方在亚欧会议期间向法方提出的,希望通过一系列重大的、有意义的活动来庆祝这一个重要时刻。

多年来,中法双方之间建立了互信互利的政治合作伙伴关系、双赢的经贸关系以及典范性的文化合作关系。我说这个的意思并不是表示要回避目前遇到的问题,而是应该以长远的目光,认真解决问题。中法双方曾经为这样的良好关系付出了很大努力,为国际社会和全人类都带来了好处,我觉得我们应该往好的方向努力,不发生并不存在的问题。

比如说在经济上,我很明显地感到中法双方都希望维护这方面的交流,这很重要。最近,我的同事、中国驻法国大使孔泉先生在巴黎同法国大企业见面时呼吁他们继续从中国进口大量产品。我也要借此机会向你们传达这一信息,希望法国企业的中国合作伙伴继续从法国进口商品,进一步深化双边合作。在世界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设置人为障碍是非常遗憾和严重的,比如呼吁抵制,会大大影响双边的经济贸易关系,影响许多重要项目的合作与进展。

我看到有个别人曾经呼吁抵制法国货和法国企业,但我欣慰地看到他们的呼吁并没有获得响应。我认为这很好,因为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我还注意到目前在华法国企业中约有30万中国雇员,这是非常值得珍惜和保护的。

另外,值得珍惜和保护的还有中欧关系,这是当今国际社会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关系。我在有的媒体上看到了一些让我深感吃惊的观点。比如说中欧关系的恶化将导致中美关系更密切,甚至会导致G2(中美两国集团)的产生,甚至还有人说中美关系会变成国际关系中的主导关系。我不得不认为这个看法与中国多年以来积极奉行的多极化主张背道而驰。欧盟也在世界的多极化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虽然欧盟还不很成熟,尚在发展与完善当中,只有短短五十年历史,但它多年来同样在国际关系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我想问问大家,你们认为有没有可能仅依靠两条腿就能稳固平衡站立的桌子或者椅子呢?我想应该没有吧,所以我们至少需要第三条腿,甚至第四条腿。在有关国际社会方面,中欧有很多需要共同合作的地方,比如重大外交问题、危机问题,横向危机问题,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问题、地区危机问题等很多需要共同处理的重要议题。此外还有国际金融危机,中欧双方已经在北京的亚欧峰会上在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而且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果。此外还有世界经济衰退问题,中国是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欧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另外还有气候变化问题和环境问题。在所有这些问题上,我们不能搞口头经济,而应该共同工作。

得知中国决定推迟应该在上周举行的第11届中欧首脑会议,我们感到非常遗憾,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中国非常重视继续深化中欧关系。因此我非常希望中欧关系能够早日恢复正常。如果有人认为几周前或几个月前的问题导致欧盟内部出现了分裂,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现在我们两国应该心平气和地共同努力,重新走到一起来解决问题。应该想方设法继续加深我们之间的对话。如果在对话中遇到不好解决、无法百分之百达成一致的复杂问题,我们暂时将其搁置一段时间后再继续谈,集中先谈双方能达成一致的问题。这是我所希望的前景。

问题:

问:请问当前中法两国的不太和睦的气氛会不会影响到200亿欧元的合同?如果有影响的话,哪些合同首当其冲?您是否对此有所担忧?

答:我想用两个问题来回答您的问题。首先,请问您是否认为中国政府会食言,会不遵守承诺?第二,您是否认为中国政府会放弃对未来有深远意义的、历史悠久的、对双方都有益的可持续合作伙伴关系?

我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核电。中法两国在核电领域的合作已经有25年的历史,我们去年刚对未来25年、30年乃至50年的合作进行了展望,我们同中国的合作项目中包含若干最先进的技术,因为这涉及第三代核反应堆技术,法国是唯一具备进行工业化生产技术的国家,我们希望能够帮助中国生产没有温室效应气体的清洁电。

第二个是航空领域,法国的空中客车已在中国上空飞行20年。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出于信任,在中国建立最先进的飞机制造厂的不是波音,而是空客。非常感谢您提出的问题,在此之前我自己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这就是我们的合作态度。双方都在合作中获得利益,应该长期维护这样的合作。

问:请问其它欧盟成员如何看待中欧峰会被推迟的问题?有没有责怪法国或者萨科齐?

答:中国政府宣布推迟会议的当天,欧盟27国就通过一项联合声明表达其团结精神。这样的成果也不奇怪,因为几乎所有欧盟领导人都曾在不同的场合见过达赖。欧盟之所以团结也是为了加深中欧关系。

问:今年4月底在中国多个城市的家乐福外面都有人示威、抵制,现在网上又有类似宣传,您是否担心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

答:我想说的是这样的抵制不具有建设性意义。我可以理解中国人的不高兴、不满。但家乐福拥有5万中国员工,商品几乎都是中国的,抵制家乐福实际上打击的是中国人自己的利益。当然,每个人都有行动自主权,都可以表达不满,但是应该考虑综合效果。

问:我们知道何亚非副部长前些天召见了您,请问能否知道你们都说了什么?现在中方表示责任完全在法方。

答:不应该由我向您转达何亚非副部长究竟说了什么,不过中方已经公布了他的意见,我可以说的就是我说了什么:概括来讲就是,我不能理解中国政府的反应,同时对此感到遗憾,特别是考虑到中法关系中的诸多重大问题。

问:事情发生之前大家一直在筹备建交45周年庆典的事情,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筹备工作是否受到了影响?还会继续吗?

答:我们当然继续筹备工作。45年前,也就是1964年1月27日,戴高乐将军承认中国,同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我们无法改变日历。我们将继续考虑筹备工作。庆祝活动并不只是一天,而将持续一段时间,也许是整个2009年。如果大家对此有什么好的建议,我洗耳恭听。

问:总之,筹备工作并没有受到影响?

答:法国方面没有受到影响。

问:法国希望双方能够心平气和地解决问题。我们也看到中法两国都通过外交部发言人表达了对对方的期待,但是似乎没有对话。请问两国领导人会不会在某种场合下会面?或者像今年3、4月份一样互相派遣特使?

答:我们还在思考阶段,并会预先进行磋商。究竟是什么样的决定我还没法说,但是我想说的是所有决定必须建立在双方都愿意的基础上,本着相互尊重的原则。我们正在很努力地工作,积极考虑问题。

问:请问45周年庆祝活动是法国单独举行还是和中国合作?45周年庆典是否也是解决这一分歧的契机?中国说责任完全在法方,请问法国是否希望中国做什么?有些什么表示?

答:首先我要再次重申,庆祝45周年的想法是亚欧会议期间两国最高领导人会晤的时候中方建议的。我们当然积极响应这一建议,并坚信这一活动不仅仅局限于一种仪式,而是充分展示中法两国间深厚的友谊和战略伙伴关系。

关于中欧首脑会议被推迟的问题,中方认为原因在法国,但法国对此仍有分歧,不过最重要的是共同展望未来。我再次认为表达不满、发泄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可以理解的,但并不能解决问题,最重要的是双方共同努力,本着互相尊重的原则找到途径,继续往前走。

问:假如胡锦涛主席一方面大谈中法友好,另一方面会见科西嘉独立分子,您什么感受?

答:我认为这样的会见没有问题。刚才我说了萨科齐会见的达赖并不是政治领袖,他并不要求西藏独立,只是一个精神领袖。没有人可以做到不让中国领导人见他想见的人。我们不会反对胡锦涛主席阁下会见一些独立分子,比如科西嘉的,布列塔尼的或者巴斯克人。如果把问题看得太重,是不是相当于提升了问题的重要性,反而提高了达赖喇嘛的政治分量和作用,而他并不具有这样的作用?刚才我也清楚地说过,我们始终如一地反对任何分裂西藏的思想,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问:刚才说萨科齐会见达赖不会影响中法关系,但实际上双边关系已经受到了影响。有传闻说萨科齐希望利用明年4月在伦敦举行的第二次G20峰会的机会,改善中法关系,请问这是否是萨科齐自己的想法?

答:国际事务给各国领导人提供了很多见面机会。除了你说的4月的峰会外,还有很多其它会晤机会。我们的目标是超越这一众所周知的问题带来的误会,恢复对话,在相互尊重的原则下恢复心平气和。我们同中国一样注重国际关系中的和谐。

问:法方刚才说关于中国认为责任全部在法方的说法,法国有分歧。请问是法国指不同意着一看法,还是法国内部对此存在分歧?

答: 法国不同意这一看法。

问:那么根据中方报道, 何亚非说萨科齐会见达赖的时候现场还有欧盟的旗帜,但这次会见并不是欧盟的意志,您对此有何解释?

答:当欧盟轮值主席正式会见某国领导人或重要来宾的时候,轮值国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都应该在场,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与达赖的会面并不是正式会见。而且萨科齐习惯将法国国旗和欧盟国旗一起摆放。其实如果你们去我的办公室看看,也是这样的。

问:那就是说摆放欧盟旗帜只是习惯而已?

答:是的。我也要再强调一下,这并不是一次正式会见,现场当然没有西藏的旗子。

问:请问45周年的庆祝活动将有什么安排?

答:我们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和中方一起考虑。

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法国驻中美英加等国使馆网站瘫痪
福禄祯祥:中国多数网民不支持抵制法货
萨科齐会见达赖(组图)
福禄祯祥:与西藏相比中国人更爱奥运
福禄祯祥:北京对萨科齐恼羞成怒或不只因达赖
法国驻华大使:西方人和中国人对达赖的看法不一样

12/12/2008

北大教授为季羡林秘书和校方鸣冤叫屈



图:圆桌会议现场

(福禄祯祥12月12日文)今晚北京大学法学院组织十多位专家举办了一个主题为《从“季羡林藏画被盗卖事件”看如何建构理性的公共空间》的圆桌会议,为了扩大社会影响特邀京城诸家媒体参加。我也去现场凑了热闹。

理性讨论很精彩,感性冲突更热闹。原本是一场关于季羡林藏品事件所暴露出的言论自由、媒体责任和名誉侵权等问题的纯理论探讨,并未揣测事实真相,也未评判谁是谁非。到后来,有两位北大教授站出来为杨锐和北大喊冤,张衡的代表却莽撞地要把老教授轰出去,引发众怒,为仍然真相不明的事件增添一段插曲。

在会议上发言的教授有一半来自北大法学院,季羡林藏品事件的当事人都没到场,只有张衡派来一名代表。 不过据说张衡曾悄悄去过现场,但未公开露面。

专家们平和理性的纯理论阐述结束后是自由发言,先让张衡的代表高占强发言。高占强展示了张衡写的一幅字:“实事求是,理性沟通。”他称张衡在媒体上所说的都是事实。

高占强还说:“这件事没必要最后非得通过司法程序来解决。能不能双方坐下来谈。”

“事发时张衡就给北大的校领导和校领导的秘书发电子邮件、发信,一直没有回音,以致酿成了现在这样的浩浩荡荡的大声势。”

“张衡并不是没有诚意来谈这件事情,而北大却没有一个很诚恳的态度,一直想方设法在BBS上辟谣。”

“这是一个需要查清事实真相再做评价的问题。在最后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在这里说多了话被媒体报道了,会不会影响到对张衡的名誉侵权?”

后来,本来是站在后面旁听的两位北大教授站出来为季羡林的秘书杨锐和北大喊冤。

为杨锐喊冤的是北大外国语学院的女教授段晴,她自称是季羡林的学生,她对季的秘书杨锐大加赞扬,称赞杨对季照顾很好,并为此向杨表示感谢。

为北大喊冤的是北大哲学系的系主任赵敦华教授。据段教授私下里说,赵教授参与了北大组织的季羡林藏品事件调查组。赵的一些说法也确实和北大之前的官方表态差不多,只说季先生以前捐赠给北大的藏品,依照捐献时登记的目录核实后,一件不少。

针对张衡手里的字画,赵教授说,公安局的文保处已经调查了,那些画的来源是假的。因为季羡林的藏品根本没有丢失,又怎么能用世间不存在的东西和他对证呢?

赵教授质疑,把画送给拍卖行的关键证人,今年5月因肝癌去世。而张衡是早就买到这些字画的,为何非要等到现在死无对证了才拿出来说事。

赵教授正在发言时,自称是律师的高占强突然情绪激动,冲着年近花甲的赵教授大吼:“把他轰出去!”他认为赵教授的说法不公,是在替北大说话。

赵教授闻听也火冒三丈,两人爆发短暂言语冲突。

在场的众多北大学生也被高占强的莽撞言行激怒,群起斥责他“太过分了”,侵犯了赵教授的言论自由。遭众人谴责后他不再吭声,接受会议主持人的严词批评。

随后赵教授继续发言,他说,“我不是为北大讲话,我平时对北大的一些做法也持批评态度,但这件事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因为我们是一个北大教师,我们北大的声誉为什么无缘无故遭到人家这么糟蹋?”

“有人说,北大不讲人性了,把他们父子隔绝13年。这一点北大为什么讲不清楚?因为有些话北大讲出来是要负责任的,讲出来对季老的身体健康有弊。不像媒体,媒体是不负责任的。”

“刚才有记者说媒体不是公安局,我也要说,媒体不是法院,媒体有什么权力缺席审判!”(学生鼓掌欢呼)

“包括举报人,包括在媒体上发布消息的人,已经是严重的侵权了,已经是对人格权的一种侵犯了。你可以说这事,但你不能指名道姓地说某某人就是嫌疑人了。那么大的一个案件,那么严重的一件事情,已经报了案,为何不等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为什么擅自向新闻媒体宣布某某人是嫌疑人?媒体没有掌握任何的证据,就把这些话发布了。”赵教授说。(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专家们的精彩发言和我的看法另文详述。)

12/13/2008 2:22:06 AM

fulue.com又被我激活了

试了多次,总算又找到一条活路。

这是fulue.com上线半年来第二次被封。

上次被封是在10月28日,而这次是在12月10日——人权日。

虽然又一次被激活了,但估计也不会长久,但暂时就先这么着吧!

12/11/2008

人权日访民在外交部外抗议被警察带走(视频)



Demo on 60th anniversary of UN human rights declaration in China

Two dozen people held a protest outside China's Foreign Ministry in downtown Beijing on Wednesday, using the 60th anniversary of the United Nations'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to decry a myriad of alleged government abuses.

BBC: Chinese police detain protesters

12/10/2008

呼声微弱却具排山倒海之势

(福禄祯祥12月10日文)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自我宣传在艾滋病防治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12月10日世界R权日,又有了一次吹嘘在改善R权方面进展重大的机会。原本是用来警醒世人世间所存在的问题的日子,总是被当成喜庆的节日来过。把艾滋病日弄成艾滋病节,把R权日弄成R权节。就好比忌日当生日来过,完全是颠倒黑白,愚弄民众。

好在有志士仁人能正本清源,他们宁肯牺牲自身也要发出正义的呼声。在强权的压制下,这呼声尽管微弱得只有少数人能听到,听者中也只有少数人敢于作出积极的回应,但毕竟声音还是发出来了,影响一个是一个。

微弱的呼声再次提醒人们,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享有崇高的尊严,而非不可一世的权力、价值连城的财富或高高在上的地位。权力、财富和地位可以通过剥削、掠夺和阴谋获取,唯独尊严只有采用正当的方式才能得到。尊严不只来自自我的肯定,也来自别人发自内心的认同。

为了争取做人的尊严,已经有敢为天下先者,也有一些响应者,但毕竟不多。号召者和积极响应者毫无疑问都是猛士。仍在沉默或无动于衷者也不一定都是懦夫。没有反应不代表胆怯,也许只是没有做好响应的准备。等更人准备好了,只要一听到呼声,马上就能启程上路。

呼声尽管微弱,但凡听到者都已经预感到了它排山倒海的威力。正因为它所具有的强大威力,因此才会遭受巨大的压制。相信这呼声总有一天能被所有人听到并获得积极响应,是因为,人人都需要尊严。

尽管暂时无法收获,但只要播下了种子,就要悉心照料这片土地。即使果实被别人抢夺了,也不要怪罪种子、土地和自己的付出,因为那不是它们的罪过。要怪只能怪自己没有守护好这片土地,才遭到邪恶的侵袭。(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再次起用fulue.net

fulue.com可能是又被封了

澳洲央行行长:中国GDP增速已经低于8%

(福禄祯祥12月10日译)澳大利亚中央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澳大利亚储备银行)行长格兰-斯蒂文斯(Glenn Stevens)9日称,中国经济放慢的速度超乎任何人预期,中国的GDP增速很有可能已经低于8%了。

斯蒂文斯是在澳大利亚商业经济学家年度晚宴(Australian Business Economists Annual Dinner)上发表讲话时透露这一讯息的。

澳大利亚央行的网站上发布了斯蒂文斯讲话的文字稿和现场录音。我摘出关于中国的内容翻译如下:

金融危机的影响日益显现,它正向实体经济扩展。中国经济的命运愈发重要,尤其是对澳大利亚和我们地区的其他国家来说更是如此。过去几个月对实体经济最重大的打击不是在延续美国经济的疲软,而是中国经济超乎任何人预期的急速放慢。我们自己的评估显示,今年十月份以前的四个月里,中国的工业生产一直在下滑。这可能是受到奥运的影响,但也不完全如此。某种程度上是中国向多数国家出口衰退的反映。但是,其他的影响也还存在。我不确定许多的经济预测已经注意到了这些。很有可能中国的GDP增速已经明显低于8%了,这也体现在对2009年的各种预测当中。

由于经济曾经明显过热,中国当局过去一直在寻求放缓经济的办法,但是现在的政策迅速掉头,转而刺激经济。因此,中国经济一年后看起来将会比现在强劲。当然,重要的是选对了路子——尤其是刺激内需。

中国的放缓也许是冲击现实的三个因素之一,因为近几个月全世界的经济活动都在衰退中。


英文原文:

While the prominence of financial events has been clear, there has also been a set of ‘interesting’ events in the real economy unfolding at the same time. The fortunes of the Chinese economy are increasingly important, particularly for Australia and other countries in our time zone. The most striking real economic fact of the past several months is not continued US economic weakness, but that China’s economy has slowed much more quickly than anyone had forecast. Our own estimates suggest that Chinese industrial production probably declined over the four months to October. Some of this might be attributable to the effects of the Olympics but surely not much. Some of it reflects the weakening in Chinese exports to major countries. But more than that seems to have been occurring. I am not sure that many economic forecasters have fully appreciated this yet. There is every chance that the rate of growth of China’s GDP is currently noticeably below the 8 per cent pace that is embodied in various forecasts for 2009.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having sought a slowing of their economy after it was clearly overheating, are now moving policies quickly in an expansionary direction. So there is a good chance that China’s economy will be looking stronger in a year’s time than it does today. It is important, though, that this is done in the right way – specifically by boosting domestic demand.

China’s slowing may be part of a third striking fact, namely, the simultaneity of the weakening in economic activity around the world during recent months.


【专题】国际金融危机 $ 覆巢之下复有完卵?

向零八的猛士致敬

BBC: Chinese police arrest protesters 9/12

AFP: Abuses persist as UN rights declaration turns 60 10/12

AP: China marks Human Rights Day with arrests, rights' scandal 10/12

TIME: A New Call for Chinese Democracy 10/12

Human Rights Watch: China: Retaliation for Signatories of Rights Charter 10/12

NYT: On Rights Day, China Hails Gains and Detains Protesters 10/12

Reuters: China says doubts Tibet torture report 11/12

Reuters: Torture seen widespread in Tibet 10/12

AP: Lawyer says critic in China still in detention 11/12

VOA: Chinese Dissident's Daughter Reports on Prison Visit 11/12

Reuters: China detains dissidents ahead of human rights day

饱醉豚:http://www.bullog.cn/blogs/baozuitun/archives/238654.aspx

莫之许:http://www.bullog.cn/blogs/mozhixu/archives/238882.aspx (已删)

又增+了一批

海外华人学者的声明
莫之许:
http://www.bullog.cn/blogs/mozhixu/archives/239588.aspx

12/09/2008

“你感觉最幸福的地方就是家”

(福禄祯祥12月9日文)今晚看到《中国教授为什么在美国开黑车》一文分外感慨。此文在网上广为流传。搜索发现它是“郭老学徒”12月3日撰写的博文(如果没错的话)。不知道文中的“王先生”是否确有其人,不过反映的确实是中美两国真实的差异。

宁愿在美国开黑车,也不愿在中国当教授,因为在中国“理想化就要吃亏,现实化就会堕落”。可见当下的中国是多么的不堪。现在但凡有点能耐、门路或法子的,能出去的都出去了。海归的也只不过是看重这块市场。

如果当今世界真的是平的,没有国籍和国境的限制,像中国战国时代那样人口能够自由流动,即使没有民主、自由和人权这些保护个人权利的价值观,可能也没有哪个国家的领导人胆敢实行暴政,否则国民都流失到别的国家了,领导成了孤家寡人,只能“自暴自弃”了。

在古代,人口是稀缺资源,国力的竞争实则是人口的争夺。因此中国古代有招徕人口的“徕民”政策。

然而现代国家,大多数国家人口过剩,各国对国籍和国界的管控极其严格,人员不能随便流动。于是“祖国”成了个人的羁绊,也成了统治者可以利用的把柄。

但是真正现代化的国家,因为有民主、自由和人权这些制约统治者的权力、保护公民个人权利的规范,国民虽然有贫富的差别,但起码能享受到快乐的生活。

而在几个别愚昧落后的国家,因为没有这些现代的“普世价值”,国籍和国界就成了限制国民的樊篱。牢笼里的国民只能忍气吞声地生活,统治者则可以为所欲为。

12月7日,Dalai Lama在波兰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当被问到是否期待再次看到Tibet时,他说:“我真的想那样……如果不能,也没有太大关系。”他引用一句藏族谚语说,你感觉最幸福的地方就是家。

(Asked whether he expected to see Tibet again, the Dalai Lama said: "I really feel like that ... if not, it does not much matter." Citing a Tibetan proverb, he said home was where you felt most happy.)

故土令人依恋,但身在何处也许真的没有太大关系,只要找到你感觉最幸福的地方。(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12/10/2008 12:48:04 AM

《炎黄春秋》与《求是》“唱反调”

顶着压力继续干的《炎黄春秋》杂志,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又与中G中央的机关刊物《求是》杂志“唱反调”,再次倡导“普世价值”。12月期的《炎黄春秋》刊发署名杨民的文章《改革开放与普世价值》,称“真正创造‘中国奇迹’的,恰恰是开放改革,是引进了市场经济、民主、自由、法治、人权这些具有普世价值的东西。”

《改革开放与普世价值》写道:

有一种流行的说法,说“中国奇迹”得益于中国走了一条与其他国家和地区不一样的道路,在于“不照搬”,在于“中国特色”。有些国外投资者和投机者还“投主人所好”,研究出了所谓的“中国模式”、“北京共识”。

上述说法也并非全无道理,从特殊性的角度来讲,每个国家的现代化都是不一样的,这就注定中国现代化建设必然带有中国特色。况且有些中国特色东西确实是中国崛起的前提和保障,比如坚持G产党的领导,举国体制等等。

但是,光有这些“特色”,这些“不一样”、 “不照搬”是不够的,因为建国以来我们一直坚持党的领导,一直是举国体制。如果只靠这些“中国特色”,这些与其他国家的“不同”,就能创造“中国奇迹”,中国经济就不至于在改革开放前到了崩溃的边缘,就不会出现大跃进中几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的悲剧。

可见,我们寻找“中国奇迹”的秘密,不仅要从中国与世界的“ 不同”去找,更要从中国现在与过去的“不同”去找。由此不难发现,真正创造“中国奇迹”的,恰恰是开放改革,是引进了市场经济、民主、自由、法治、人权这些具有普世价值的东西。30年来,我们社会的进步,与改革开放密不可分,与普世价值在中国的实践密不可分。

当然,你也可以说,“改革开放”也是“中国特色”,那这种特色是什么呢?这种特色的本质就是学习借鉴具有普世价值的发达国家的人类文明。

因此,“中国崛起”实际上是通过“一样”的东西得来的,是“拿来主义”的成功,主要是“同”的成功而不是“不同”的成功。可以说,改革开放30年既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也是具有普世价值的人类文明在中国的开花结果。



同期《炎黄春秋》还刊发了署名应克复的文章《自由——马克思主义的核心价值观》,称“自由也是马克思主义的一面旗帜。”文章说:

现在,自由、民主、平等、法治、人权这些普世价值的概念不仅频频出现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讲话中,而且也载入国家宪法、法律以及数届党代大会的文件中,可称普世价值已入宪入法入文。我因此想到,时下个别“专家学者”对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的责难与批判,不是与宪法、法律与党的文件较劲吗?自由也是马克思主义的一面旗帜。


11月份的《求是》杂志曾刊发“教育部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研究中心”撰写的文章《关于“普世价值”的若干问题》,专门抨击“普世价值”,称“宣扬‘普世价值’的目的是想改变我国发展的方向道路”。

《关于“普世价值”的若干问题》曾说:

当前出现一股宣扬“普世价值”之风,并不是偶然的。一股思潮的出现总有它的根源,我们可以从国际国内尖锐复杂的意识形态斗争的形势中找到鼓吹“普世价值”这股风的源头。

有一位同志旗帜鲜明地指出了“普世价值”的实质,说所谓“普世价值”就是霸权主义的价值,他们想用他们的价值观改造世界。真是一语中的!霸权主义把他们的民主说成是惟一正确的普世价值,从而要求世界各国(尤其是社会主义国家)都照此办理,以便达到其演变社会主义、独霸世界的目的。

大量事实证明,正是他们,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等旗号,在全世界到处进行思想上政治上的渗透,把所谓“持不同政见者”组织起来,通过街头政治的办法,搞“颜色革命”,推翻不符合他们意愿和利益的政府,甚至干脆动用武力达到他们的目的。“普世价值”的功用就在于此。这方面的例证,比比皆是,无须赘述。

从思想根源上说,多年来一些人所以看不清“普世价值”的实质,分辨不了是非,就是因为其忽视甚至放弃了历史唯物主义,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和阶级分析的观点与方法。


《改革开放与普世价值》在结尾写道:

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吸引力和凝聚力,当务之急就是要大力宣传弘扬这些普世价值,因为普世价值是所有价值观的最大公约数,因而必然是社会主义价值体系的基石;抛弃了普世价值,社会主义价值体系就会成为空中楼阁。


《炎黄春秋》的这两篇文章与《求是》文章可谓针尖对麦芒。不过《关于“普世价值”的若干问题》当时曾被各大网站高调转载,估计《改革开放与普世价值》和《自由——马克思主义的核心价值观》难获此优待,能不被删除就已经万幸了。

法国驻中美英加等国使馆网站瘫痪

法驻中国大使馆:http://www.ambafrance-cn.org/
法驻美国大使馆:http://www.ambafrance-us.org/
法驻英国大使馆:http://www.ambafrance-uk.org/
法驻加拿大使馆:http://www.ambafrance-ca.org/

更新12/17/2008 4:37:45 PM:

法国驻华使馆网站已恢复正常了。

至此,法国驻外使馆网站已全部恢复正常。

更新12/17/2008 12:50:20 PM:

法国驻华使馆网站又无法显示网页了,翻墙也不行。

法国驻美英加等国使馆网站已回复正常。

更新12/12/2008 12:37:06 AM:

AFP: China downplayed Thursday an alleged cyber attack on the Web site of the French Embassy in Beijing, saying there was no clear link between the shutdown and a diplomatic row with France over Tibet.

"The server was attacked for several days, saturated by massive requests for a connection, mostly coming at night," the diplomat said on condition of anonymity.

更新12/11/2008 7:54:09 PM:

2008年12月11日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举行例行记者会

问:今天有报道说法国驻华使馆的网站遭受“黑客”攻击,这可能是由于中国民众不满法国总统会见达赖所引发的,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也注意到了有关的报道,但目前看到的此类报道只是一种猜测。中国政府反对这种侵害网站的“黑客”行为。同时我们也希望有关国家,也包括有关媒体在报道这些问题的时候,能真正查清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要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对中方进行指责。


更新12/11/2008 6:22:50 PM:

法国驻华大使馆网站已经恢复正常了,其他三个网站问题依旧。

环球网:外交部就法驻华使馆网站遭攻击的报道表态 2008-12-11 17:15

环球时报记者杨晔报道 中国外交部12月11日下午举行了例行记者会,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主持了会议并回答了记者提问。

有记者问,有报道说法国驻华使馆遭到了中国黑客攻击,中方对这一报道有什么看法?

刘建超回答说,中方注意到了这一报道,但法方并未就此向中方提出关切。中方反对黑客对网站进行攻击的行为,希望有关国家的媒体调查清楚,不要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指责中国。


更新12/11/2008 1:58:16 PM:

法国驻华大使馆网站又无法显示网页了,其他三个网站问题依旧。

法新社10日报道了这一消息,法广(RFI)中文网翻译了该报道。报道援引法国使馆官员的话说,上个星期结束时就发生了这个困难,并且延续了整个周末。法国使馆网站打不开也进不去了。因为使馆网站被大量登陆上网攻击挤爆陷入瘫痪。登录上网尤其是在夜间的时候流量更大。法国使馆官员说,他们目前无法知道这些大量登录网站的网上骇客来自何方。也不知道网站瘫痪的原因是什么。

但报道没有提到法国驻其他国家大使馆的网站也瘫痪一事。

法新社的英文报道还没有这一消息。

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主办的环球网10日下午也报道了这一消息,自称是引述法国《世界报》网站援引法新社的报道。报道的标题是《传法驻华使馆网站遭不明黑客攻击瘫痪》。署名仍是“环球时报特约记者王斯报道”。

该报道在11日《环球时报》上刊出。报道中提到了法国驻其他国家大使馆的网站也瘫痪一事。自称是从网上论坛获知的消息。

15:04在环球网上发布的这一报道中还称,“北京时间10日下午3时许,记者登陆上述网站时,发现所有站点均可正常登陆,并未受到所谓的“攻击”。”

不过随后报道又做了补充:“北京时间10日16点40分许,环球时报记者再次登陆法国驻华使馆,发现浏览器出现“页面无法显示”的提示。”

更新12/10/2008 10:40:12 AM:

法国驻华大使馆网站又不正常了,打开主页后,只显示顶部图片和文字提醒:“站点正在施工中”“警告:技术问题 MYSQL 制止访问站点的这部分,谢谢理解 .”

驻美英加的三个网站问题依旧。

更新12/10/2008 12:54:27 AM:

法国驻华大使馆网站已恢复正常,驻美英加的三个网站问题依旧。

~~~

刚发现法国驻华大使馆网站http://www.ambafrance-cn.org/无法访问了,浏览器提示无法显示网页。使用翻墙工具也不行。

如果不是网站本身的问题,则可能是服务器受到了外部攻击。不像被屏蔽了。如果只是域名被屏蔽了,用翻墙工具应该能访问的。

法国总统萨科齐与Dalai会面前,该网站能正常访问。

补充12/9/2008 4:21:53 PM:

刚看到Anti-CNN.com上昨日6:26发布的帖子《TOP NEWS!!!法国驻多国大使馆领事馆网站被黑》,原来不只法国驻华大使馆网站无法访问,连法国驻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的网站也出现莫名其妙的访问故障。

与驻华网站不同的是,其他几个网站能访问,但唯一的页面上只显示“zh_cnzh_cn”字符(用IE浏览器如此。用火狐浏览器则显示“zh_cnzh_cnzh;q=0.5zh;q=0.5”)。网络上zh_cn一般指代中国大陆。

~~~

法国总统6日会见了Dalai,受到中国政府的激烈K议,更有网民声言抵制法货。目前尚不清楚法国驻外使馆网站出现访问故障是否因受到了中国黑客攻击。

路透社报道,今年4月,就有法国媒体的网站受到据称来自中国的黑客攻击。当时法国的经济杂志《资本》Capital的网站正在开展是否支持抵制北京奥运开幕式的网络调查,起初多数人支持抵制,随后就遭遇黑客攻击,网站被迫暂时关闭。杂志的发行人Jean-Joel Gurviez说数百万的攻击者来自中国。当时因北京奥运火炬在法国传递受挫,激起了不少中国人的愤慨。

12/9/2008 5:37:28 P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中国多数网民不支持抵制法货 2008/12/07
福禄祯祥:萨科齐会见达赖(组图) 2008/12/07
福禄祯祥:与西藏相比中国人更爱奥运 2008/12/06
福禄祯祥:北京对萨科齐恼羞成怒或不只因达赖 2008/12/06
法国驻华大使:西方人和中国人对达赖的看法不一样 2008/11/29

CPJ:中国因言入“犬言犬”的28人中有24名网络作家

华尔街日报 - 中国日志:中国网络作家频频入“犬言犬”

中G中央XC部副部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晨12月5日在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开幕式上说,网上不诚信问题主要有十种表现:

1、发布虚假信息,扩散小道消息,发表不负责任言论,干扰网上信息传播秩序;
2、热衷于打擦边球,靠哗众取宠吸引点击,损害网上舆论环境,影响社会稳定;
3、传播赌博、淫秽色情等有害和低俗信息,毒化网络环境,严重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
4、网上恶搞、网络暴力、人肉搜索等情绪化和非理性行为,侵犯他人权益,危害公共利益;
5、违规开展增值服务,设置用户消费陷阱,损害消费者利益;
6、运行不健康网络游戏,采取不恰当手段吸引玩家,导致出现青少年沉溺网游等不良后果;
7、发布虚假广告,进行虚假商业宣传,误导公众;
8、破坏电子交易规则,网络仿冒、网络钓鱼等欺诈行为,危害网上交易安全;
9、发送垃圾邮件,影响网络有效应用,成为网络公害;
10、传播网络病毒,恶意进行网络攻击,威胁互联网技术安全等。

12/08/2008

补上“反革命”杨师群老师这一课

疑被学生诬告为“反革命”的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老师,把制作的课件《古代汉语导论,大学语文第一课的漫谈》交给了采访他的《南都周刊》记者石扉客,后者将其给了钱烈宪,再后者就把它传到了网上,今晚被我无意中搜索到。

下载:古代汉语导论,大学语文第一课漫谈.ppt
google共享


据杨老师在其博客透露,这是他《古代汉语》课中“最重要一堂课”。

杨老师虽然只是在课件中转述了前人的观点,甚至有些观点一百年前就有了,但今天看来仍有振聋发聩的感觉。更可悲的是,看似常识性的观点,竟然还有人无法理解,难以接受。这也难怪,奴隶思维的定势一旦形成,一时半会儿也是难以改变的。

正如鲁迅1925年4月29日在《灯下漫笔》中所言:

……

但实际上,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如此,然而下于奴隶的时候,却是数见不鲜的。中国的百姓是中立的,战时连自己也不知道属于那一面,但又属于无论那一面。强盗来了,就属于官,当然该被杀掠;官兵既到,该是自家人了罢,但仍然要被杀掠,仿佛又属于强盗似的。这时候,百姓就希望有一个一定的主子,拿他们去做百姓,——不敢,是拿他们去做牛马,情愿自己寻草吃,只求他决定他们怎样跑。

……

任凭你爱排场的学者们怎样铺张,修史时候设些什么“汉族发祥时代”“汉族发达时代”“汉族中兴时代”的好题目,好意诚然是可感的,但措辞太绕湾子了。有更其直捷了当的说法在这里——

一,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

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

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不知道而赞颂者是可恕的,否则,此辈当得永远的诅咒!

这文明,不但使外国人陶醉,也早使中国一切人们无不陶醉而且至于含笑。因为古代传来而至今还在的许多差别,使人们各各分离,遂不能再感到别人的痛苦;并且因为自己各有奴使别人,吃掉别人的希望,便也就忘却自己同有被奴使被吃掉的将来。于是大小无数的人肉的筵宴,即从有文明以来一直排到现在,人们就在这会场中吃人,被吃,以凶人的愚妄的欢呼,将悲惨的弱者的呼号遮掩,更不消说女人和小儿。

……

这人肉的筵宴现在还排着,有许多人还想一直排下去。扫荡这些食人者,掀掉这筵席,毁坏这厨房,则是现在的青年的使命!


杨老师也在其博客澄清,所谓的“反革命”和“两女生诬告”两种说法,都是他个人基于常理的揣测。

杨老师说:

一我为什么称“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其中“反革命”罪名是如何来的?这并非是领导告诉我的,而是我的推论。大家想想,上面要我校领导核实我的两条罪名:宣传“法O功”与“九O评”,如这两条罪名成立,那就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这和“反革命”有区别吗?

二对是否是那两位女同学告发的,也只是我的猜测,我不能肯定,因为领导不会告诉我是谁告发的,我只能猜测,现在想来实在轻率了点,因为根本预料不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杨老师与其父亲之间曾经的冲突,现在也被人翻出来了,杨老师也在其博客坦率解释了。因为那件事现在无法核实,所以我不转述也不评论,对此有兴趣可去杨老师博客看。

不过,父子之间的冲突是家务事,那是一回事;杨老师自己的观点,事关学术和思想,是另外一回事。两者可以同时讨论,但不能相互混淆。以此是论它非,或以此非论它是,都不可取。

更一些人用污言秽语诋毁杨老师,对这些人从来都应当不屑一顾的。观点不同可以争论,但搞言语暴力只会自取其辱。

杨老师的课件5日被上传到了新浪存储空间,却遭删除,显示官方已经下手控制局势、消除影响。此外,近期关于杨老师的报道也受到了官方的压制或控制。

好在杨老师现在仍能照常授课,并得到了不少学生的支持,幸甚!

12/9/2008 1:56:50 AM

另附课件的文字稿。

杨师群制作的课件《古代汉语导论,大学语文第一课的漫谈》

古代汉语导论
大学语文第一课的漫谈

大学与中学的区别
你对大学的学习生活有什么样的期望?
大学的学习生活与中学应该有什么样的不同?
你对大学老师的精神面貌抱有什么样的期待?
踏入大学的大门,也算半个知识分子了。知道什么是知识分子?怎样才算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吗?

教育的目的与价值何在?
不能把人当作强制接受什么的容器。
孩子是成长中的自由主体,教育的目的是呵护他们的自由成长。
提供必要的基础知识、真实信息、文化教养、职业技术或专业智能。
告之前辈经历过的痛苦和快乐、挣扎和奋斗、风险和焦虑、绝望和希望……
尊重学生的个性自由,发展自我同时有益社会。

什么叫素质教育?
什么是素质?人的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是人格精神!
真正的素质教育,就是要培养学生的人格独立和精神健全,这是万业之本、创造之源,也是人类发展的目的。
学习的乐趣,奋斗的幸福,创造的成果,人生的意义,就在于自己发现自己,自己完善自己,自己为自己开辟繁华似锦的精神天地和物质财富。
不要做社会、知识和人生的奴隶,而要做其主人。

独立思考与批判性思维
2006年10月,耶鲁大学校长在中外校长论坛上的演讲:大学教师的主要工作应是教会学生如何独立思考?要让大学生具有批判性思维习惯。
芝加哥大学校长说:大学之所以名大学,只有一个理由,即他必须是批判的中心。
为什么要独立思考?为什么要培养批判性思维习惯?人类进步及其社会发展与批判性思维的关系,你思考过吗?

台湾学者殷海光2《怎样才算是知识分子》
一个知识分子不止是一个读书多的人,一个知识分子的心灵必须有独立精神和原创能力。
知识分子必须是他所在的社会之批评者,也是现有价值的反对者。批评他所在的社会而且反对现有的价值,乃是苏格拉底式的任务。
一个知识分子为了真理而与整个时代背离不算稀奇。有时为此,他得付出生命的代价。

为什么还要学古汉语?
中学不是学过了吗?大学我又不学汉语专业,为什么还要读古代汉语。
古代汉语是文科的学习工具,是把握中国历史、传统文化的工具。
任何一门文科学科都需要了解自己的历史,有关学科的发展史,工具是基础。
而要掌握这门工具又相当艰难,中国古代的主要学问几乎都凝聚于此,古人将这门学问搞得相当神秘、晦涩。

充满模糊概念的文字体系
儒家学说的“仁”、“仁政”、“理”
道家学说的“道”、“气”、“太极”
墨家学说的“天”、“天志”、“明鬼”
法家学说的“法”、“术”、“势”
阴阳家学说的“阴阳”、“五行”
以上术语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关键理念,如何把握这些理念是相当困难的,或者说没有一定的文字功底和文化基础,就无法作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不理解中国的昨天,2 就不会看懂中国的今天
中华五千年历史一脉相承,文化的发展是继承基础上的发展。
近代所谓的变革,非常痛苦。往往换汤不换药,新瓶装旧酒。其遗传基因的顽固程度,决非“革命”理论所能解释。
中国现代化道路之艰难,主要可从传统文化的历史中得到解释,也必须从中得到一定的突破。

而今迈步从头越
许多人把考进大学,作为学业成功的标志,自以为是天之娇子,已经学业登顶。
其实,真正的学习才刚刚开始。尤其是学文科的同学,记住中学的文科基础几乎大部分理论问题都在扯蛋,许多基本问题需要重新思考,许多基本理论需要重新清理。
一句话:而今迈步要从头越。这就非常需要古代汉语这一工具,同时对这一工具中的许多问题,也需重新审视。

能看懂鲁迅的《灯下漫笔》吗
中国教科书“咱们向来就很好”,“实际上,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是如此。然而下于奴隶的时候,却是数见不鲜的。”
中国历史分期:“一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所谓中国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筵宴的厨房。不知道而赞颂者是可悲的,否则此辈当得永远的诅咒。”

文学实为“人学”2“人”概念的中西比较
一个文明的层次高低,就看其核心价值中对人的看法:人是什么样的一种生命?其生存的意义何在?
为什么西方很早就有“人权”、“人格权”诸概念,而中国传统文化中却根本不见其踪影,甚至连最基本的“权利”概念都是不存在的。这种语言概念的差异反映出中西社会两种文化的天壤之别,你看得到吗?

从古文字中窥探“人”的观念
臣:《说文解字》:牵也,事君也,象屈服之形。郑注:臣谓囚俘。由战俘奴隶发展为一般官员的称呼,说明什么?
宰: 《说文解字》:罪人在屋下执事。辛,罪也。后为“宰相”,何意?
妻:是手、头发、女子的组合。可见妻子在很古的时代,地位就非常下贱。
狱:用二犬禁锢言说者,此字的甲骨文,说明商代已开始管制言论,或者说在如此之上古时期,言论权就被剥夺了。

梁漱溟《东西文化及其哲学》
权利、自由这种观念不但是他心目中从来所没有的,并且是至今看了不得其解的。……于是他对于西方人的要求自由,总怀两种态度:一种是淡漠的很,不懂要这个 作什么;一种是吃惊的很,以为这岂不乱天下!……中国人不当自己是一个立身天地的人,他当他是皇帝的臣民。他自己一身尚非己有,哪里还有什么自由可说呢? 皇帝有生杀予夺之权,要他死他不敢不死,要他所有的东西,他不敢不拿出来。民间的女儿,皇帝随意选择成千的关在宫里。

梁漱溟继续说:
他们本不是一个“人”,原是皇帝所有的东西,他们是没有“自己”的。必要有了“人”的观念,必要有了“自己”的观念,才有所谓“自由”的。
中国文化的最大缺失,就在个人永不被发现这一点上,一个人简直没有站在自己立场说话的机会。

建筑在忠、孝道德关系基础上的个人地位
严格地说,在中国文化当中,孤立的或纯粹的个人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的内核是空虚的,没有内容的,即没有经过定义的。只有当他与他人或社会发生关系,并在这种关系中被定位(所谓“礼”) ,获得某种人伦或社会角色时,他才会获得自身的属性和意义。
中文“私”字往往是贬义的,中国文化中个人缺乏独立性,私人状态始终不发达。

缺少独立意识的文字诠释
中国人首先在五种关系中接受定义:
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
儒家所谓“五伦”、“三纲五常”。
在他人的评判下进行活动:
耻:从耳从止,听到他人议论而停止。也或从耳从心,听到后心中有感觉。
德:从彳,从十、目,从心。街道上十目注视你心,使人坦诚无私。

陈独秀《敬告青年》
忠孝节义,奴隶之道德也;轻刑薄赋,奴隶之幸福也;称颂功德,奴隶之文章也;拜爵赐第,奴隶之光荣也;丰碑高墓,奴隶之纪念物也。以其是非荣辱,听命他 人,不以自身为本位,则个人独立平等之人格,消灭无存。基一切善恶行为,势不能诉之自身意志而课以功过,谓之奴隶,谁曰不宜!

中华文明史如何分期
原始社会:至三皇五帝传说时期
上古社会:夏、商、周(宗法封建社会)
第一次转型期:春秋战国(三、四百年)
自动转型的悲剧色彩(人的丧失)
中古社会:秦汉—明清(集权专制社会)
第二次转型期:清末至今(尚未完成)
被迫转型的痛苦旅程(人的追回)
现代社会:希望早日到来

西方自由主义的基本立场
人的存在本身就是目的,任何人都不是任何政府、组织或别人的手段、工具。易言之,个人本身即一不可化约的价值,每个人都具有人的尊严,所以人人是平等的。 人的尊严蕴含了对他人的尊重,也赋予个人的自由。个人自由指人的自主性、隐私权与自我发展的权利。个人自由当然不包括使别人没有自由的“自由”,所以自由 不是放纵,而是行使法治下的个人权利。

不要望文生义,2要细致把握时代背景
《荀子·大略》谓:“天之生民,非为君也;天之立君,以为民也。”如何理解这里所说的“立君为民”?我们不也说:“为人民服务?”
《老子·六十五章》说:“民之难治,以其多智也。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智”字何解?愚民政策可以理解,而“不以智治国”难道希望统治者也愚昧,这样能统治国家吗?

五种社会生产方式的更替2 是普遍的历史规律吗?
马克思说:“关于西欧资本主义起源的历史概述彻底变成一般发展道路的历史哲学理论,一切民族,不管他们所处的历史环境如何,都注定要走这条路”。这样做“ 会给我过多的荣誉,同时也会给我过多的侮辱”,“因为极为相似的事情,但在不同的历史环境中出现就引起了完全不同的结果。”
1877年11月《给祖国纪事杂志编辑部的信》
载《马恩全集》19卷130页。

古汉语的“封建”何义?2何谓“封建社会”?
语言概念是最基本的思维元素,没有一定的学识素养,不了解有关概念的确切涵义,实际上是无法进行科学意义上的学习的。
同时,相关的历史知识也是思考问题的基本功。在一定意义上讲,西方中世纪的“封建社会”和中国的“封建社会”是根本不能使用同一概念的两种社会结构模式。
可悲的中国御用文人为了迎合所谓的马列历史规律理论,长期将其混为一谈,贻笑大方。

中华文明较有活力时期
第一次转型期出现百家争鸣的文化现象,成为中国文化的鼎盛时期,后人难以超越。
第二次转型期出现的新文化运动,促进中国的近代化进程。
两个时期都涌现出一批文化巨人。同时也出现了经济腾飞与政治改良的发展趋势。
可谓中国历史的黄金时代,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机遇?
不过,两次机遇同样存在种种局限,留下重大遗憾。

了解重要概念涵义的古今演变
共和:古汉语本义为何?以现代涵义而言,共和国能搞专政吗?
民主:古汉语本义与现代涵义的天渊之别,最可笑的是“人民民主专政”之概念。
权利:古义是因权势而求利,与现代涵义同样有天渊之别。或者说,中国古代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权利”概念。
自由:古义有“自作主”的意思,而没有西方的涵义,近代日本翻译时附会。

重要概念的中西差异
法:中文:刑、令、禁止
西文:正义、权利、契约
国:中文:囗加或,或由戈和口组成,意思为用武器管制人口,划出权势范围,便是一国。同时,国是家的放大,所谓“国家”。
西文:古希腊、罗马的城邦是由不同阶级间的契约组合而完成的国度,所以有契约论的说法。其国是不同的家族、集团的组合,所以国与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词语翻译中严重误导
皇帝:中国皇帝与罗马皇帝,其权力的来源、与法律的关系、权力的结构、国家的形态、乃至私生活状况……都存在极大的区别,然而都用“皇帝”的称呼。
党:古文组合:尚黑,贬义结党营私。近代东方出现革命党(列宁、孙中山),特点:组织严密,手续严格,效忠严厉。而西方出现的议会两党,无组织关系,无严格手续,随时可改变,只在选举时颇为热闹,选毕一哄而散。

党:古文组合:尚黑,贬义结党营私。近代东方出现革命党(列宁、孙中山),特点:组织严密,手续严格,效忠严厉。而西方出现的议会两党,无组织关系,无严格手续,随时可改变,只在选举时颇为热闹,选毕一哄而散。

甄别不同历史背景特定词组的不同涵义
现在所用许多概念其实来自外来文化,当它用汉字词语表达的时候,往往转换了该词的本义;或者有些词仍携带着它本来的灵魂,又输入一些外来的血液,以一个不伦不类的面目进行自我表述。
如何甄别不同历史背景下,特定词组的不同涵义,这是大学语文需要训练的基本功,古汉语的主要任务是把此词语的本义先搞清楚,再认识其古今、中西的区别。

许多词组的中西涵义差别很大,在文化上是很难翻译的。
由于中西方文化的差异,许多表示重要社会、政治概念的实际内容差异是极大的,然而我们却用同一个概念翻译。如此翻译的结果,就造成了似乎西方有什么,中国 也同样有什么的历史错觉,产生人类不同种族文明的社会结构和发展逻辑似乎都相差不多的感觉,人类社会的共同规律理论也建立在这样的思维逻辑和文化翻译之 上。

种群文化差异是极大的
全世界只有西方文明自觉走向近代资本主义社会模式,其他文明走向近代都是被迫的,当然被迫的程度、前进的速度和模式都有相当的区别,反映出各个地区文明的不同特质。
同样,中国如果没有西方列强把大门轰开,决不可能自觉的近代化;没有世界形势的逼迫,也不可能提出现代化。那么,为什么会如此?差异究竟何在?

鲁迅这样说:
外国用火药造炮弹御敌,中国却用它做爆竹敬神;外国用罗盘针航海,中国却用它看风水;外国用鸦片医病,中国却拿来当饭吃。
自己明知是奴隶,挣扎着想摆脱镣铐,即使暂时失败了,他却不过是单单的奴隶。如果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抚摩、陶醉,那可简直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敢于提出问题,思考问题
为什么中国上古社会要走向如此专制的政治体制?且影响深远?
如何评价秦始皇统一的历史进程?统一就代表进步吗?
为什么中国传统文化没有“人权”概念,或者说权利意识非常淡漠?
为什么中国有数千年光辉灿烂的历史,到近代却如此愚昧落后而挨打?
美国为什么要指责中国人权问题?为什么不将其提案翻译出来,让人们看看美帝国主义是如何反华的?

大学主要是培养自学能力
大学与中学的差别:学习决不是背诵教课书上的所谓重点或标准答案,而是要独立思考有关问题,提出自己的观点。有所谓:中学求同,大学求异!
或者说,教育的目的不仅要你熟悉已有的成果,更要你怀疑已有的成果,能提出自己对它的解读。
这就要求你掌握自学的能力,其中文字功底应该说是最基本的一种能力。

文科课题没有正确答案
教师讲课的目的并不是将所谓的正确答案灌输给学生,让学生听之,背之。相反,教师只是把自己对问题的看法,或者如何研究得出其观点的过程告诉同学,让同学得到一定的启发,同时又不满足,于是进行补充、完善,以训练研究方法,培养创造性的能力。
同样,学生不能只知从老师那里获得一个所谓结论,要自己去探索,要从独立的思考中获得学业的进步。

要敢于怀疑一切!
马克思的座右铭:怀疑一切!
人们习惯于接受答案而不去辛苦地考虑其答案的探索过程,尤其是这结论是否存在真实的根据?于是其所谓“知识”不但肤浅,甚或是伪知识。
所以要获取大量的各类信息,认真思考这些信息,尤其是不同观点的信息。
然后是突破传统思维模式和教育模式强加给我们的思维定式,打开探索欲望的突破口。

中国人缺乏深遂的思想信仰
犹太作家赫斯说过:中国人与犹太人是两个不幸民族的典型例子,前者只有躯体没有灵魂,后者只有灵魂没有躯体。
西方人重视灵魂而轻视肉体,灵魂的核心是信仰与理智,它主宰其他方面。
中国人虽也有“灵魂”概念,但与西方有很大的不同。它只指一股生命之气,一种虚化的身和飘游的意识,不具有信仰、理智、主体方面的自定义功能,总体上仍属肉体范畴。

和为贵与稳定压倒一切
和为贵的倾向,使中国人在政治方面只要求安定,而不是为自己的权利奋斗。因此,一个政府只要能够维持安定的局面,中国人就可以让它的意志强加在自己身上,可以由它来代表自己的利益而感到不关痛痒。
西方那种在平等基础上,每个人、每个团体都为自己权利而斗争,不能容忍一个一元化的权力结构压在众人头上的文化表现,对中国人来说是无法理解和接受的。

中国人的人格结构以实用为主
民以食为天!中国人重视感观享受,讲究实惠,最重视“吃”。
中国数千年悠久的文化中,最发达的是实用的政治统治术和一些生活技艺,最缺乏的是一种超验的彼岸信仰追求,由是跪拜在现实的权力脚下。知识者主要在权力的指挥下,运作自己的思维。
中国人不理解西方人:“若为自由故,两者(生命与爱情)皆可抛”的精神文化。

中国人的人格结构以实用为主
民以食为天!中国人重视感观享受,讲究实惠,最重视“吃”。
中国数千年悠久的文化中,最发达的是实用的政治统治术和一些生活技艺,最缺乏的是一种超验的彼岸信仰追求,由是跪拜在现实的权力脚下。知识者主要在权力的指挥下,运作自己的思维。
中国人不理解西方人:“若为自由故,两者(生命与爱情)皆可抛”的精神文化。

孙隆基2《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
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趋向于“团结”的民族,也是世界上最喜欢整自己人的民族。
在中国人的政治斗争中,双方都将自己打扮为整体利益的代表者,都将“搞分裂”、“破坏团结”的罪名加予对方。
在保持“面和心不和”的状态下,彼此的斗争在“团结”的形式下进行。这种大家分不开但又必须互相整来整去的情形,就好象大家庭中的婆媳、妯娌斗法一般,彼此变成虐待狂与被虐待狂。

深入解剖中国文化基因2 是研究社会科学的基础
从有关人的观念,从各类经济的运作,从社会团体的结构,从专制政权的形态,从法律文化的传统……各方面入手,而古汉语肯定是最基本的工具。
同时更需要用现代的普世价值观(自由、平等、民主、人权、法治等)作为研究工作的目的,自觉进入艰苦的文化基因转型的社会现代化历程。

台湾学者殷海光2《文化的展望》
如果权力决定其他成年人只能知道他许可知道的,只能阅读他许可阅读的,只能发表他许可发表的,如果有这样的事情,那么这是对人类全体的侮辱。
任何人有追求自认为是真理的自由,也有表述自认为是真理的自由。那种只许他人知道片面消息,造成民众井蛙之见,观念坐牢,这是虐政中最虐的一种。

勇于发言,畅谈思想
继承蔡元培先生的办学传统:
学术自由,兼容并包
遵循伏尔泰的名言: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赞成,但我要拼命力争你有说这话的权利。
同学们要勇于发表自己的观点,畅谈自己的想法,也可以平等的态度与老师争论,存在不同观点是非常正常的,不要屈服于老师,也不要盲从权威,而要在学习中找到自我。

如何对待不同的思想观点
有种革命逻辑声称: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你同意吗?
这是一种极其简单化的低级思维定式,它看不到事物的复杂而丰富的内涵。更为恶劣的是,人们会由此养成对不同意见持敌视态度的思维习惯,似乎只有观点一致才算正常,它使人们心胸狭隘。尤其是掌权人的偏执,不但许多无谓的争执和错误由此产生,更导致许多人间悲剧残剧的发生。

要学会宽容!
智力非常发达的人才宽容。不宽容实际上是一种软弱的表现,当一个人没有足够的知识,又要维护自己的权威地位时;当一个人并没有掌握真理,而又要以真理的化 身自居时;当一个人固守陈腐的教条,而拒绝历史进步时;当一个人目空一切,自作井底之蛙时,这个人必然是不宽容的。房龙《宽容》

欢迎访问我的博客:
shiqun2007.blog.sohu.com

我的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曾经的生命,永远的记忆——克拉玛依12.8火灾14周年祭



1995年“六一”儿童节,家长集会祭奠遇难儿童。 (图片源自陈耀文的博客)

14年前的今天,克拉玛依一场大火造成323人死亡,其中288名为中小学生,另有130多人受伤。但时至今日,这场火灾却仍像政治事件一样敏感,成为“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必须避讳的禁忌。

《新京报》今天的长篇报道带我们一起回顾那场令人悲痛的惨剧,不忘逝者亲人的哀伤。

“大家都坐下,不要动,让领导先走”,提到这次火灾就想到这句话,就令人气愤难平。危机时刻领导先走,平常也领导优先。在这个号称以实现共产主义为终极信仰的国家,这种事层出不穷。

事故的责任人能从政坛转入商界继续混,并且能因“表现好”而重新入党。被大火吞噬的生命呢?他们还能重返人间抚慰亲人的伤痛吗?都过去14年了,为什么还不准给孩子们建个纪念馆,以寄托亲人的哀思?

火灾发生后,《焦点访谈》的记者陈耀文去现场采访,报道却被央视“枪毙”。时至今日,当时拍摄的映像仍不能全部公开。他一直在搜集遇难孩子生前的照片,在他的博客公开了一些。

这些孩子如果活着,现在也该学业有成步入社会,甚至成家立业了。灿烂的笑容留在了人间,生命却随风而去。



图片源自陈耀文的博客

转载《新京报》记录下的一位遇难者母亲的口述

民间记忆:孩子没了,背上有个大脚印

  那个冬天很干燥。罕见的,克拉玛依到那个时候还没下雪。

  开车送孩子们去了友谊馆我在单位上是司机。那天,女儿跟我说,妈妈,我们要去友谊馆,你拉我们班同学去吧。

  我同意了。

  女儿临走前,我给她倒了一杯水。她说,不能喝,上厕所会影响秩序。

  我和同事一起,把孩子们送到友谊馆。

  女儿拉着我的手说,妈妈我们一起进去吧。

  结果同事说,不去了,咱们一起去逛街吧。

  在友谊馆对面就是商场,我给孩子买了两个蝴蝶结。女儿扎了两个小辫,戴蝴蝶结可漂亮了。

  逛完街,我回家了。切好菜,淘好米,等女儿回来。

  结果,他爸慌慌张张回来,说友谊馆着大火了。我当时哈哈大笑,说你就蒙我吧,我从友谊馆对面回来还没一个小时呢。

  他爸说,真的。我有点慌了,往友谊馆拼命跑。

  那个时候,友谊馆到处是人。我挤不进去,看到女儿的一个同班同学,抓着她问,小月呢。她说没看见,我的腿就开始软。

  后来有人提醒我,去医院。

  到了医院,我看到一个孩子正被往外抬。那时候就像做梦一样,我反应不过来。

  那些孩子脸色都是青灰的,就像塑料模特。我当时想,怎么这么多假人,这是孩子演节目的道具吧。我就迷迷糊糊摸了一把,一整块皮就从孩子身上掉下来了。

  我一激灵,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好多孩子家长都在往医院冲,人太多了,我找不到自己的女儿。

  第二天,让我去认人。一进殡仪馆,我愣在那里。一排排的孩子就躺在那里,我一个个看过去,我们家小月躺在大厅中间。

  她没了,背上还有那么大一个脚印。

  我哭不出来。

  12月8日那个晚上,你不知道多大的雪,整整下了三天。

  女儿走后的那杯水,在原地放了整整一年。

  水干了,第二年,我把杯子摔碎在女儿坟前。

  现在我们又有了一个女儿,起名时找了算命先生。我想着,这个孩子的名字一定要压得住命运,不能像她姐姐一样。

  小女儿只要在野外有什么活动,我都会偷偷租个三轮跟着。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就第一个冲上去把女儿抱住。

  大火中死去孩子的家庭,大部分都有了第二个孩子,但是心里都给第一个孩子留着位置。

  我现在没有更多的想法,和其他家长聊得最多的就是,孩子们的纪念馆还能建起来吗?

  □徐红口述张寒整理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捂不住的火,抹不去的痛——《焦点访谈》记者揭秘克拉玛依12.8火灾 2007/11/30

12/8/2008 7:22:15 PM

补充12/17/2008 1:30:53 AM:

博×讯人×权论坛:仅仅是巧合吗?——12月8日发生的事情





图:2008年12月8日四川省宜宾县二中安排女生穿短衣短裙迎宾。女生身上的条幅写着:文明尚礼是中华传统美德。

主题:仅仅是巧合吗?——12月8日发生的事情

送交者: 龙宇 于 北京时间 12/14/2008

1994年12月8日,克拉玛依大火中,288名小学生和37名教师的死亡,永远地留给世人以刻骨铭心的伤痛。转眼间,14年就要过去了,遥望那远隔数千公里外的克拉玛依,有许多牵挂在心中:飘荡在那座石油城市上空的那325个灵魂是否已经安息?要知道,尽管时间过去了整整14年了,在你们曾生活过的这个国家里,在这个地球上,依然有无数的良知犹存的人在缅怀着你们,在关注着你们,在盼望着有那么一天公正从天而降,以安慰你们的在天之灵……

算起来,那些孩子们如果依然在世,应该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了,甚至已经是为人父母了;那些教师如果在世,或依然在三尺讲台上为人师表,或退休颐养天年了……但是,这些已经都不属于他(她)们了!他(她)们已经过早地离开了这个世间,留下的,是一个民族的永远的悲痛和创伤。生老病死本为正常,群死群伤的事情在中国诺大个国家里,也是屡见不鲜。四川的一场地震能夺去近十万人的性命,我们悲伤,我们悲痛,我们惋惜,但那是自然灾害,是我们无法抗拒的。但克拉玛依大火中过早逝去的那325个鲜活的生命,却是非正常的,仅仅是因为服从那“同学们先坐下,请领导先走!”的命令,才无辜枉死的。

但是对这288名鲜活的生命祭奠的却是10名中学女生穿着短袖裙装,在2008年12月8日,在隆冬寒风中为学校在室外迎宾。在网友将此事件在网络上披露之后,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12月11日对此作了报道。但是整篇报道在轻描淡写的指出“学校的做法确有不妥”之后,近半的篇幅确是在为这件事情遮掩。从这个事件和报道可以看出,这个迎宾少女事件只是克拉玛依大火悲剧的重演。

宜宾零距离网络论坛:
特派民工:为迎接领导 宜宾名校的美女妹妹穿裙装打喷嚏 2008-12-8

今天下午些,我们几个网友去参加宜宾某重大学校的纪念活动,校园内外有许多穿着很少衣服的美丽妹妹在迎接许多领导,看着她们的大腿冷得青一块紫一块,看着我们都心疼哈,为了迎接领导,这样弄这些美女真是有点残忍哈。太形式主义了,这么冷的天!!

宜宾新闻网:学生寒冬里穿短裙当迎宾 学校此举遭网友热议学者批评 2008-12-11

12月8日下午2点半,宜宾县二中组织的一次文艺活动前,该校10名女生着短衣短裙站在寒冷的室外迎接来宾,寒风中,这些站在室外的女生们坚持了半个小时的迎宾礼仪活动。当晚8点56分,此事被网名为“特派民工”的网友以《为迎接领导 宜宾名校的美女妹妹穿裙装打喷嚏》为题发表到了宜宾某论坛上。

发帖人:真心疼那些迎宾的女生们!

记者在《为迎接领导 宜宾名校的美女妹妹穿裙装打喷嚏》帖子上发现,三张女生站立在室外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4名女生身披红色绶带着短裙与穿羽绒服的旁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网友“特派民工”的发帖称,“……校园内外有许多穿着很少衣服的美丽妹妹(女学生)在迎接许多领导,看着她们的大腿冷得青一块紫一块,我们都心疼哈,为了迎接领导……(这也)太形式主义了……”

网友:质疑学校此举能否教好学生?

网友“撒尿细无声”看完帖子后说:“这种学校连最起码的爱护学生都做不到,还能教好学生吗?”

网友“僞_妝”说,学校不能买点冬天穿的礼仪服??

网友“呼啦圈”认为,(是不是)非得穿短袖、短裙才好看?不懂!

而网名为“宜宾市民”的网友则发帖说,“建议校领导换位思考一下”。

记者随后查询了当天宜宾的气象资料。据气象资料显示,8日下午2点至3点宜宾的室外最高气温为12.3℃,最低风力速度为0.6m/s。

学生:穿短衣短裙站在室外不太冷!

宜宾县二中高三学生李谦是当时礼仪小队的负责人,并全程参加了当天的礼仪活动。在学校团委老师办公室里,李谦告诉记者,站礼仪从2点半开始到3点结束。

李谦说:“当时还将就,也不太冷。”礼仪服务一完,她们马上就穿上了自己带去的棉衣或羽绒服。“共有十名学生参加了礼仪服务,都是穿着短袖裙装。”

据当天也参加礼仪服务的高二女生解虹介绍,她们10人中,8名女生负责学校门口、舞台前的站仪,另外两名女生则站在路边上。

据一名参加当天演出的女生说,她当天也穿着短衣裤站在舞台上演出,她当时确实觉得“有些冷”。

学校:穿长衣长裤不符合礼仪标准?

宜宾县二中团委书记李隆庆说,网友发的图片中穿短袖裙装的礼仪同学系该校学生,“学校安排礼仪班的10名女生穿着短袖裙装站礼仪。”

据李介绍,这次礼仪服务是由学生自愿报名,再从报名者中筛选。宜宾县二中礼仪班有100多名学生,每位学生虽然有两套礼仪服,但是都是夏装而没有冬装。李隆庆认为,按照常规的礼仪标准来说,没有穿长衣长裤站礼仪的。

李隆庆表示,学校此前提醒过10名女生,如果冷的话,要穿厚点的袜子,“其实学生没站多久,最多就半个小时。”

教育局:当时很暖未提醒学生多穿衣服?

宜宾县教育局副局长宋华是参加当天宜宾县二中活动的嘉宾之一。他认为,在站礼仪的学生的穿着上,宜宾县二中确实有不妥的地方。

“县教育局此后将要求学校不管搞什么活动,要全方位考虑学生的身心健康。”宋华说,由于当时比较暧和,他在现场时未向学校提醒让那些站仪的学生多加件衣服。

学者:学校此举是官僚思想的体现!

在寒冷的冬天,学校要求学生着夏装站在室外来迎宾,这是否合适?宜宾学院社会与管理学博士李勋华认为,学校为了追求效果,让学生在冬天穿着夏装站礼仪,“这不仅是对学生的关爱不足,也体现了组织者的官僚思想。”

“在大型活动中安排礼仪环节是必不可少的,只因没有冬天的礼仪服就让学生们穿夏天的礼仪服,这是不妥的。”李勋华说,这样的活动,其本身就不美。

(本网记者 刘牛 文/图 编辑 张洋 责任编辑 甘科)

调查显示66%的日本人对中国没有好感



图为日本认为日中关系、日美关系“不好”者的调查比较。(共同社)

共同社12月6日报道,日本内阁府6日发表的外交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对中国有好感”的日本人较去年的调查下降2.2个百分点,以31.8%创下 1978年开始调查以来的最低点。回答“没有好感”者则比去年增长3.1个百分点,以66.6%达到历史最高。

尽管日中两国正以“战略互惠”改善关系,但日本一般市民的对华好感度却没有上升。有观点认为,其背景是在日本发生的中国产饺子致人中毒事件等中国食品安全问题。

有71.9%的调查对象认为现在日中关系“不好”,较上次调查增加3.9个百分点,同样成为历史最高值。认为关系“良好”者则减少2.7个百分点至23.7%。

对中国的好感度在1980年达到最高峰78.6%,之后一直下降,2005年中国发生“反日Y行”时的调查为32.4%,而本次调查再次创下新低。

本次调查于今年10月以日本各地3000名成人男女为对象实施,回答率为60.9%。

日本德岛日中友协爆炸案嫌犯称“对中国不满”

另据共同社11月28日报道,共同社28日获悉,10月在日本德岛市针对日中友好协会等发生的连环爆炸事件中,以涉嫌违反《爆炸物取缔罚则》等被捕的该市无业人员堀太暠(35岁)向警方供述称,“以前就对中国不满。看到(今年春天)西藏暴动的报道,觉得有必要进行激烈的K议”。

据日本警方透露,堀太暠就使用爆炸物的理由称,“可以(向与中国交流的团体的相关人士)根植恐怖和不安。没想过伤人”。10月13日凌晨,德岛县日中友好协会所在建筑物、创价学会德岛文化会馆相继发生爆炸。事后在其他地方发现了冒名虚构团体,内容带有右翼思想的犯罪声明。

12/07/2008

中国多数网民不支持抵制法货

(福禄祯祥12月7日整理)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北京的强烈K议下仍执意与达赖会面,中国网络民意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强国论坛、天涯和猫眼看人等网络论坛的网民留言显示,虽然也有少数人对北京的强硬立场表示支持,并且号召采取切实的行动报复法国,但多数网民反对北京与法国交恶,不支持抵制法货。更有网民趁此发泄自己生活的困境和不自由。

之所以选取强国论坛、天涯和猫眼看人这三个论坛网民的留言,我认为它们分别聚合了老中青三代网民。我所称的多数或少数,是我个人看到和感觉到的,也许与北京官方媒体所报道的情况不同,但在我眼里这次的网络民意就是如此的“冷静”和“理智”,与今年4月份时明显不同。

网民的意见主要分为下面几类:

网民认为中国政府反应过度,外交部的表态不代表自己的意见,自己不会参与抵制

强国的二红砖:中国正负不可能决定全球的国家首脑是否能不能见某个人。。即使【喜特勒】在最强势时也做不到这点。。哈。自取其辱呀!

天涯的ayomn:激起广大中国人民的强烈不满?对不起,贫民我不在此列。我关心的伟大的zhong国什么时候能百姓买的起房,看得起病,上得起学,有民主,有人权,不“算个屁”。

强国的搬小板凳看热闹:张口闭口中国人民的感情,搞的跟多关心老百姓的感情似的,拿老百姓当个辟的时候想过老百姓的感情么?这会儿跟洋人说人民的感情了,呸!

强国的强大国若烹小鲜03:很少有什么外国人的举动会伤害到我的感情,不知道动不动就说伤害广大中国仁民的感情有什么根据。讨论一下:谁在经常伤害广大中国仁民的感情?
Poorchinese:三块戴表
不忙不闲吃半干半稀:拿偶们当P滴人!
麦田里的农夫:贪官

天涯的加里森敢死队0:有用的时候是“广大中国人民”,没用的时候是“屁”,有副作用的时候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在一小撮别有用心...”反正主人们如何是由仆人说了算的。
天涯的疯狂小小兔:自己的利益都没保障,你还抵制,抵制个屁。
强国的Shiganxingbang:连X Z这两个汉字都打不出来,还抵制什么,还生气什么,坐山观虎斗吧。
猫眼看人的cobrasnake:我也不抵制,相比法国,我更恨某些人。

网民认为政府的过激反应是在转移国内矛盾,比如趁机出台燃油税,而网民更在乎国内矛盾和民生问题

天涯的longinus1234:每当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爱国主义的破旗就又散发出臭味来。-----------------------列宁

强国的唱丧歌的乌鸦:法国,达来,等等等,不过是吸引和转移视线的一个玩偶!各位大打的明白?
留住良心:不找点事让P头脑发热能安宁吗?
普京今年56:乘大家关注法国的时候放出燃油税^_^
天涯的爱地乃司:杀客气会见DL对我们生活影响大呢,还是燃油税对我们生活影响大?
相对而言,我更急着抵制燃油税,可惜抵制大门他吗的都已经关上:(

天涯的alanrisingsun:我只抵制三鹿
强国的莫干山水:抵制不抵制法国货先不管,反正现在国产牛奶是不喝了。
猫眼看人的wycpu:我抵制毒奶.到现在还一点也不买.要是法国的奶我绝对购买。
  
天涯的党员他爹:感谢法国 感谢欧盟 是你们不懈对邪恶的恶霸政府斗争 才让这片土地水深火热的人民没又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希望你们早日发兵 赶走德国代理人如果在欧美支持下,国军在天津登陆,直逼北京,G军会不战而逃,正腐会崩溃!我愿为三民主义带路,为了心中最崇高的信念不怕牺牲。

网民认为中国普通民众穷得根本买不起奢侈的法国货

天涯的周大福弟弟周大生:官太太们正在法国买LV,买奢侈品呢,还抵制,制裁个屁
强国的一斗米:老百姓能抵制得了吗,法国货不是一般老百姓能买得起的,而那些高端精英爱不爱都是个问题,他们大部分都移民了
强国的我对房地产很了解:如果你月收入300元,那恭喜你,你一直在孜孜不倦的抵制法国货。
猫眼看人的有眼有珠:问题是你买的起法国货吗?你用过几件?家乐福里都中国的商品
猫眼看人的sz夜行人:我抵制,因为我买不起!

也有网友担心法国人为报复中国而抵制中国制造

强国的亿万年35:显示法国人民开始行动了,接下来估计欧盟老百姓也将开始抵制了,如果世界人民都起来抵制中国货,怎么办?
强国的叁孔布:咱再说软话呗~哈哈
天涯的笑花007:如果欧美也抵制中国货,我看中国的企业更会死了一大片,屁们,我们的经济有多少是靠出口创汇的?吃饱了,做做俯卧撑,别在这丢人了!印度、越南等国还求之不得你们抵制呢!什么时候你买得起法国货再说抵制

网民更反对采取暴力的极端行动

天涯网友qixiang001发帖称:“反对达赖分裂祖国,为维护民族的尊严,我们不惜流血”引来数百网友冷嘲热讽。

Andywgz:楼主是五毛还是大粪?要流血你自己去流血吧,我活得这么辛苦,不敢流血,去不起医院。
钟为谁而鸣:为中国我愿意流血,但这是为我的祖国。为现政府么我肯定不会愿意。
loveappear:支持楼主流血,吾辈坐等佳音!
愤怒天鹅:楼主快去为祖国流血,俺平时已经被他们吸够了。
三季稻感:你自己去死好了,别“我们”“我们”的
星云majie:我是屁民,不关我事.还是自己去关注解决好自己的生活问题吧.
张小狮子:祖国统一也得看怎么个统一法!建议楼主保重身体,别流血。
冰空:支持楼主!你要是现在把血流完了,明年的清明我会给你烧点钱的
Ylxwinter:偶啥都不知道,偶只是不明真相的群众而已!!

这位网友说的也是实情,因此网络民意并不能代表全部网民的意见

猫眼看人的zz307:所以我对现在的所谓网络民意深感怀疑,顺意可以发表,反对一律屏蔽!(整理/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萨科齐会见达赖(组图) 2008/12/07
福禄祯祥:与西藏相比中国人更爱奥运 2008/12/06
福禄祯祥:北京对萨科齐恼羞成怒或不只因达赖 2008/12/06
法国驻华大使:西方人和中国人对达赖的看法不一样 2008/11/29

萨科齐会见达赖(组图)



France's President Nicolas Sarkozy (L) is welcomed by Tibet's exiled spiritual leader the Dalai Lama in Gdansk December 6, 2008. Reuters Pictures



France's President Nicolas Sarkozy (L) is greeted by Tibet's exiled spiritual leader the Dalai Lama in Gdansk December 6, 2008. Reuters Pictures



France's President Nicolas Sarkozy (R) and Tibet's exiled spiritual leader the Dalai Lama meet in Gdansk December 6, 2008. Reuters Pictures



Tibetan spiritual leader Dalai Lama greets European Commission (EC) President Jose Manuel Barroso (L) next to Polish Prime Minister Donald Tusk (2nd L) during the 25th anniversary celebrations of former Polish President Lech Walesa's Nobel Peace Prize, at Baltic Philharmonic in Gdansk December 6, 2008. Reuters Pictures

Reuters: Sarkozy defies China with Dalai Lama talks

Sat Dec 6, 2008 11:50pm IST

By Yann Le Guernigou and Gareth Jones

GDANSK, Poland (Reuters) - French President Nicolas Sarkozy defied China on Saturday by meeting Tibet's exiled spiritual leader the Dalai Lama and said Europe shared the Dalai's concerns over the situation in his homeland.

But Sarkozy, whose decision has sparked Chinese nationalist calls for a boycott of French products, also stressed that he regarded Tibet as part of China and said there was no need to "dramatise" his encounter with the Buddhist leader.

"The meeting went very well ...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knew perfectly well this meeting would take place before the end of the year," Sarkozy told reporters after his talks, which lasted about 30 minutes.

China called off a summit with the European Union last Monday in protest against Sarkozy's plan to meet the Dalai Lama, branded by Beijing as a "splittist" for advocating self-determination for his mountain homeland.

Sarkozy said the Dalai, who welcomed him by draping a 'kata' or traditional Tibetan white scarf on his shoulder, had said at the meeting that he does not seek independence for Tibet. "I told him how much importance I attach to the pursuit of dialogue between the Dalai Lama and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Asked about the situation in Tibet, Sarkozy said: "The Dalai Lama shared with me his worries, worries which are shared in Europe. We have had a wide discussion of this question."

The Dalai Lama and other supporters of Tibetan self-rule say China is strangling the mountain region's cultural and religious traditions and subordinating Tibetans to an influx of Han Chinese migrants and investment, charges Beijing rejects.


STAYING CALM

The two met in the Polish port of Gdansk where they joined 25th anniversary celebrations of Polish pro-democracy leader Lech Walesa's winning the Nobel Peace Prize.

Playing down any possible negative impact on Sino-French ties, Sarkozy said: "There is no need to dramatise things."

Sarkozy said China and Europe needed each other.

"The world needs an open China which participates in world governance. China needs a powerful Europe which gives work to companies in China. We have the duty to work together," he said.

Beijing's unusually vocal criticism of Sarkozy's plan to meet the Dalai Lama is linked to the fact that Paris holds the European Union's rotating presidency, diplomats say.

In Paris, an official said there had been no sign yet of any Chinese boycott of French products. The EU is China's biggest trade partner and supermarket chain Carrefour employs ten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in China and is the biggest purchaser of Chinese goods in France.

French companies were subjected to Chinese boycotts and demonstrations earlier this year after the Paris leg of the Olympic torch relay was disrupted by anti-China protesters.

Earlier on Saturday, the Dalai Lama called for dialogue and compassion to solve the world's problems.

"Warfare failed to solve our problems in the last century, so this century should be a century of dialogue," he told delegates, including Walesa, European Commission President Jose Manuel Barroso and Polish Prime Minister Donald Tusk.

The Dalai, who met Tusk privately on Saturday, praised Polish courage in resisting past oppression.

The 73-year-old monk is a popular figure in Poland, where some see in his struggle with China's communist authorities echoes of their own battles under Walesa against Soviet-backed communist rule that ended in 1989.

The Dalai Lama fled into exile in 1959 after a failed insurrection against Chinese rule in Tibet, occupied by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troops from 1950.

(Additional reporting by Francois Murphy in Paris)

Xinhua: Sarkozy's meeting with Dalai Lama an unwise move detrimental to Sino-French ties

2008-12-07 01:13:10

BEIJING, Dec. 6 (Xinhua) -- Despite China's repeated persuasions and representations, French President Nicolas Sarkozy insisted on meeting Saturday with the Dalai Lama, who is on a Europe tour.

This development is indeed an unwise move which not only hurts the feelings of the Chinese people, but also undermines Sino-French ties.

The Dalai Lama has long been engaged in activities worldwide to split China. He can by no means conceal the separatist nature of his activities no matter what by whatever disguise and whatever florid rhetoric he may us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people firmly oppose Dalai's activities aimed at splitting China conducted in any country under any disguise. They also stand firmly against any foreign leader's contact with Dalai in any form.

The Tibet issue involves China's sovereignty and territorial integrity and bears on China's core interests.

The French side, however, in total disregard of China's grave concern and the general situation of Sino-French relations, took an opportunistic, rash and short-sighted approach to handling the Tibet issue.

Just as the British newspaper "Financial Times" put it, Sarkozy wanted to maintain dialogue with China on economy and trade, but meanwhile believed this should not keep him from raising the Tibet issue.

During his China visit in August this year, Sarkozy said that France has always regarded China as an important strategic partner since General Charles de Gaulle (1890-1970) became French president.

He also expressed his willingness to further enhance relations between the two nations. With Sarkozy's words still ringing clear, what the French side is doing to this effect can hardly be convincing.

With the vision and courage of a great statesman, General de Gaulle opened the door of friendly relation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44 years ago, making France the first among Western countries to forge diplomatic ties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Commenting on his decision, de Gaulle said that it was based on the ever-increasing influence of facts and reason. His insightful remarks still offers much for thought even for today.

Over the past five decades and more, the development of Sino-French ties has been sound on the whole. The occasional setbacks in bilateral ties were caused by France's attempts to play the human rights card with China and its arms sales to Taiwan in infringement of China's core interests of national reunification.

Thanks to joint efforts by both sides, the past years have seen sound development of Sino-French ties, with exchanges and cooperation in all fields further growing in depth. To take history as a mirror and promote Sino-French French all-round strategic partnership to new heights has become a common aspiration of the two peoples.

In today's world, both multi-polarity and economic globalization keep developing. China shares wide-ranging common interests with the EU countries, including France, and developing and strengthening China-EU ties is in the interests of both sides and the world at large.

At present, the European Union and China should cooperate more closely to tackle global challenges, such as the ongoing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food and energy security and climate change.

Unfortunately, however, the unwise move by France, the rotating EU presidency, on the Tibet issue has not only undermined Sino-French ties, but has also obstructed the process of dialogue, exchange and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the EU.

Obviously, the cause and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urrent problematic situation of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France are not on the part of China.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reiterated time and again that China has all along valued its ties with France and will, as always, work hard to enhance the long-term sound development of Sino-French relations.

French leaders should, on the basis of facts and reason, show far-sighted political wisdom, honor their commitment and take effective measures to further the overall development of French-China relations. Otherwise, they can only hurt the feelings of the Chinese people and undermine the foundation of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The French side is held fully responsible in such a scenario.

12/7/2008 3:15:35 A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与西藏相比中国人更爱奥运 2008/12/06
福禄祯祥:北京对萨科齐恼羞成怒或不只因达赖 2008/12/06
法国驻华大使:西方人和中国人对达赖的看法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