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2008

辽宁西丰:一场官媒较量

——朱文娜发报道惹来诽谤罪

【福禄祯祥1月8日文】因为《法人》杂志报道了辽宁西丰县的负面新闻,其中涉及县委书记,该县警方为了给“老大”出气,不远千里进京抓记者。人还没抓到,“县官”,这个横霸一方的“芝麻官”,就被舆论再次钉在了耻辱柱上。别的官好似都是为人民服务的,而“县官”似乎是专供人揭批的,近年关于“县官”的丑闻不但层出不穷,还都荒唐至极。 不过,在深入揭批西丰的“土霸王”之前,必须先说说朱文娜的报道存在的问题。

首先必须承认,《法人》杂志记者朱文娜所采写的报道《辽宁西丰:一场官商较量——赵俊萍发短信惹来诽谤罪》确实存在严重的问题。问题出在,整篇报道基本上都是赵俊萍一方(包括赵俊萍的二姐、父亲和她的律师)的片面之词,报道中看不到西丰县委或政府的说法,也看不到其他第三方的人证和物证。因为记者没有评判是非的权力,因此为了避免报道失衡,导致不够客观公正,就必须采访当事各方的说法。并且为了避免双方各执一词,媒体成了吵架者的传声筒,又需要记者获取第三方的证据。

当然会遇到当事人拒绝接收采访的情况,特别是批评性的报道,被批评者可能会有意躲避采访。比如这次事件中的西丰县委和县政府,也许真的如朱文娜所说,不接受她的采访。是不是因为得不到当事一方的说法,报道就不做了呢?是不是政府官员就能通过躲避采访从而逃避舆论监督了呢?显然不是,真相不会因逃避而被掩盖。

很简单一个例子,当犯罪嫌疑人在接受审讯保持沉默怎么办?尤其是当法律也保护嫌疑人的沉默权时,是不是因为警方得不到他本人的口供就不定案了呢?显然不是,只要坏事是这位“老兄”干的,那肯定留有罪证,那就去寻找别的人证和物证。当所有证据构成一个完整而有充分的证据链时,即使犯罪嫌疑人还不招认,但也完全可以认定,这位“老兄”罪责难逃。

新闻报道也同样如此,只要记者找到了足够的证据,即使当事一方不接受或无法接受采访,也可以通过已经获取的充分的证据,写出均衡、客观而又公正的报道。

假若西丰县委和政府不愿意就赵俊萍被拘和土地征用等问题接受采访,那么朱文娜完全可以通过多方调查采访,用铁的证据来证明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 “贪赃枉法”、“滥用职权”,还让他从报道中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但是现在,尽管朱文娜坚称她的报道行为是正义之举,报道也是客观真实的;但是,仅从她一面之词的报道(看似改写的上访材料),确实无法认定所言不假。辽宁西丰县是不是真如“流言蜚语”所说的那样:“辽宁西丰有大案,案主姓张是正县,独霸西丰整六年,贪赃枉法罪无限。大市场案中案,官商勾结真黑暗,乌云笼罩西丰县……”?只能说还需调查取证。

但是,从西丰县警方千里迢迢进京抓记者的“非凡举动”来看,该县似乎真的“乌云笼罩”,真的“有大案”。这次多家媒体都报道了,还引用了西丰官方的说法,不能再说是片面报道了吧,张书记!

尽管朱文娜的报道存在有失公允的严重问题,是不是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就能据此告她诽谤呢?如果西丰县委和政府觉得朱文娜报道不实,可以通过发布公开声明,要求《法人》杂志社刊文更正、赔礼道歉、金钱补偿等多种途径为自己洗冤出气,但绝不能借诽谤罪之名滥用公检法。

公众或媒体对官员的批评,如果确有其事,官员就接受,没啥说的;如果是瞎胡扯,就当是耳旁风,谁让你当官呢,就该有一定的担当。除非是事实恶意,并且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后果。朱文娜的报道也许后果很严重,如果说的都是事实,又让上级领导看到的话,张志国肯定得下台。但朱文娜是不是在故意丑化张志国呢?除非能够证明她的报道是一派胡言,否则不能如此认定。

张书记,你欢迎媒体去西丰核实一下情况吗?你愿面对面接受采访,当面锣对面鼓地把事实说清楚吗?(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
0:55 2009-9-8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