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2008

中国给法国总统萨科齐上了一课

(福禄祯祥文)昨天(2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的两位特使,法国参议院议长蓬斯莱和前总理拉法兰,分别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会面,并带来了萨科齐以及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的书信或口信,向“中国人民的感情”近期所受到的伤害表达遗憾和慰问之意。本周六,萨科齐的首席外交顾问莱维特也将来访,同样也是专程来向中方释放善意的。看中国媒体的公开报道,中方对法方所做出的这一系列努力还算满意。

蓬斯莱一到中国就先去上海慰问中国最新树立起来的“民族英雄”金晶,也安抚了中国民间日益膨胀的反法情绪。

中法之间近期的外交冲突,表面看来是西藏问题惹的祸,实则凸现的是东西方之间的深层矛盾,并且有着必然和偶然的因素。

法国,作为启蒙运动的发源地,同时也是人类社会第一部正式的人权宣言诞生地,就认为人权高于主权,觉得所谓的主权高于人权的观点是在为独裁统治辩护;而在主权受到过侵犯的中国看来,所谓的人权高于主权是在为干涉别国内政寻找借口,因此即使牺牲人权也要捍卫主权。

法国人的人权观落实到奥运上,就很自然地把自由和人权作为奥林匹克精神的一部份来看待,就认为奥运火炬传递的也正是这些普世的价值观。因此法国人把极大的热情投入到了对藏人的支持和对奥运火炬的干扰上来。同时,民调还显示,超过半数的法国人支持萨科齐抵制奥运会开幕式。

而在传统的中国文化中,“香火”是具有传种接代的特殊含义的,奥运火炬在巴黎传递过程中受到骚扰熄灭,不管是不是技术原因,在迷信的中国看来,都是不祥之兆。因此,即使法国投入了3000警力护卫火炬,甚至超过了美国总统布什到访的安保级别,但最终出现严重混乱的局面,无论如何,中国从感情上都是无法接受的。

此后,萨科齐又公开把中国政府是否对话解决国内冲突与他是否出席奥运会开幕式挂钩,这种公开的表态,在爱面子的中国人看来,就是威胁。正当气头上,巴黎市又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市民的称号。实际上巴黎市政府的行为与法国政府的行为没有任何关系,巴黎市的官员是民选的,又不是萨科齐任命的,但在习惯了中央集权制的中国看来,你中央不管地方的事,就是有意纵容下级羞辱中国。

不管西方的逻辑在他们自己看来多么顺利成章,中国就是觉得无法理解和容忍;同样,中国的逻辑也让法国人觉得莫名其妙。因此,当中国掀起了抵制家乐福的浪潮时,法国驻华记者发回的报道中仍然充满疑惑地说:“至今不明白,为何看不到火炬传递受阻电视画面的中国人,因何生气。”

上任不满一年,又忙于婚事的萨科齐,显然在处理对华关系时不会“弄事”,无意中充当了中国讨厌的“愣头青”。今年下半年,萨科齐就要担任欧盟的轮值主席了,而德国总理默克尔又明白着不给中国面子,因此中国极力拉拢萨科齐,维护中国在欧洲的利益。去年萨科齐上任后来华访问时,中国把200亿欧元的订单给了法国,而在其前任,中国的“老朋友”希拉克执政时,中国也不过最多一次赏他40亿欧元的订单。但这次萨科齐公开向中国政府施压的举动,在中国看来,法国人像西藏人一样,不知好歹,拿了钱还不给“面子”。

北京最担心的是巴黎外交政策转向

不能夸大“中国人民的感情”所发挥的作用。在萨科齐派出三位特使访华前,中国已先行派出了刚离任的驻法大使赵进军与萨科齐会面,除转交了胡锦涛主席的亲笔信外,还与马上就要访华的蓬斯莱和拉法兰会谈。由此看来,中方其实也非常不希望中法关系因眼前的坎坷受到影响,并为此做出了极大努力。

法国总统的两位特使在与胡锦涛会面时不但赠送了戴高乐将军的传记,还特别强调,法国的对华政策没有改变,仍是建立在当年法国与中国建交时,戴高乐所确立的重大原则基础上的。法方传递的这一信息无意让中方吃了一颗定心丸。

法国戴高乐政府1964年就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开创了西方主要大国承认新中国并与之建立全面外交关系的先例。当时美国政府正在推行全面敌对与遏制北京政府的政策,阻止西方国家与北京交往。1958 年戴高乐在法国重新执政后,开始奉行独立自主政策, 决心甩开美国的控制,改善同北京政府的关系就是其外交政策所迈出的重要一步。北京也只有利用法国排斥美国的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才能与西方其他国家斗法。法国的这种外交政策一旦转向,对中国极为不利,有可能把中国重新丢向西方世界的包围中。不幸的是,萨科齐正是一位亲美的总统。

萨科齐上任后,外交政策表现出了强烈的亲美色彩,对美国的伊战和伊朗核问题政策表现出极大的认同感,并开始着手修补法美关系。而这正是中方担心的。因此萨科齐政府与北京的关系不像其前任希拉克那样,建立在彼此亲善的稳固基础上。上任后虽然在访华时获得了中国的大把订单,但中方对其一直停留在听其言观其行的试探阶段。

因此,这次中法外交危机的导火索不是火炬在巴黎传递时受到干扰。火炬在伦敦传递时受到的干扰也不小,英国首相布朗不但不来参加奥运会开幕式,还要在近期与达赖会面,但中英关系就没事。布朗在相关问题上提前给温家宝通了电话,这让中方觉得够朋友。而萨科齐在西藏问题上的突然公开表态,就让中方觉得法国的对华外交政策可能有变,因此,有必要“拉一把”。

而家乐福,无疑成了中法外交战的替罪羊。北京利用反法民族主义浪潮,向家乐福施压,再借家乐福把压力传递给萨科齐。

法国人也不傻。法国的国际关系专家瓦莱丽•尼凯就看出中方的这种外交策略。尼凯在本月22日的法国《费加罗报》和《解放报》上同时表示:“过快让步将是一个错误。保持暧昧和相对冷漠的态度仍是最好的办法。”不过,萨科齐已派特使向中国带去了缓和的信息,特使还不止一位,一连3位,并且人人都带有口信或亲笔信。(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