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2008

粉刷匠(图)



在繁华的街头,突然迎面走来一群人,会觉得他们很陌生,像是外星人一样。穿着破烂、脏兮,又说着听不懂的方言。但他们的眼神和你相遇时,脸上就会流露出自然的微笑,不像都市人,总是一副冷酷的模样。这群人就是临时寄宿在这个城市里的建筑工人。

目前在北京有100多万这样的农民工,其中参与奥运工程的有30多万人。这个群体在有着1600多万常住人口的北京,也不算是一个小数目。但平常他们被挡在高高的围栏里工作,住在矮小拥挤的窝棚里,吃着挑剔的人不愿尝一口的饭菜。生活中很难和他们相遇,媒体上也难以看到他们的身影。虽然同为中国人,偶尔相遇了,却有着来自不同世界的生疏感。

在街边的角落里看到这几位粉刷匠时,他们身上密布的各色泥点,白的、黑的、红的、绿的,稀稠相间、浓淡相配,竟然像是一副抽象画。看他们的眼神,估计好奇别人在盯着看什么。他们如果知道路人在以欣赏的态度去看待他们劳累后的休息,在以艺术的眼光去打量他们被染脏的衣服时,肯定会觉得不可思议。站在不同的场景,只会看到两种倒错的风景。

这几位粉刷匠在为即将向全世界展示的工程增光添彩,但在奥运真的到来时,他们可能就得卷铺盖回家了。虽然政府一再声称奥运时不遣返在京农民工,但这只不过是一种说法而已。奥运帷幕的拉开,表明奥运建设任务完成了;同时为了北京的蓝天,大型建筑工程将在奥运期间暂停施工。对于建筑工人来说,奥运就意味着他们无活可干,自然也就没了生活来源,只得暂时回乡。根本用不着强制劝返,他们自己会走的。

如果亲身感受奥运气氛算得上是一种幸福的话,他们的离去无疑会留下深深的遗憾。留下来也不一定非要看奥运,但这个时候让他们离去,让人感觉他们的命运像是鲁迅笔下的祥林嫂。过年了,鲁府准备祝福时,祥林嫂却被认为是不祥之物,被鲁四老爷推出门外……

相信任何人都会为此感到一种心理上的错乱。

~~~

儿歌:粉刷匠

我是一个粉刷匠
粉刷本领强
我要把那新房子
刷得更漂亮
刷了房顶又刷墙
刷子飞舞忙
哎呀我的小鼻子
变呀变了样

音频:http://www.csdyzx.cn/caolixin/dfz/xxyy1-6/2/fsj.mp3

相关链接——

华尔街日报:

中文:民工子女:何处是我家?
http://chinese.wsj.com/gb/20080423/chw151823.asp?source=channel

英文:So Many Children Left Behind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20767848784598629.html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