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2008

“大国心态”要不得(“断章取义”)

每次当国内被炒作起来的民族主义情绪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后,这把双刃剑就要归鞘了,如同抽出这把锈迹斑斑的剑时要精心打磨一番一样,在收起高高举起的这把看似寒光闪闪、锋利无比的剑时,也不忘找个台阶。于是就放飞一个打足气的气球,悬挂的条幅上斗大的字曰:“大国风范、气度盖天”。

自视“大国”便高“小国”一等,便比“小国”有更宽广的胸怀,便不再“斤斤计较”。这种所谓的“大国心态”其实是在靠歧视它国来满足自己脆弱而又空虚的“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纯粹是自欺欺人的畸形心态,说白了,就是“有病”!

正如现代社会是契约社会一样,现代的国际也是契约国际。契约订立的前提便是,签订的双方或多方是自由和平等的,既然你参与这个游戏了,就要按这个游戏规则来。从宗教上来说,便是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从法律上来说,便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从国际关系上来说,便是主权国家一律平等。

现代社会,很难想象当两家公司出现商业纠纷对簿公堂时,法官不是依法断案,而是劝其中一个大点的公司说:“你这么大的公司,就不能让着那个小公司一点吗?和气生财嘛!”或者劝另一个小点的公司说:“你的公司这么小,你能斗得过那个大公司吗?忍忍算了!”

同样,在出现国际争端时,也不能因为对方是小国,就欺负它,也不能因为对法是大国就让着它。倒过来说也如此,不能因自己是大国就要包容小国的侵犯国家利益的行为,也不能因为自己是小国就对大国睚眦必报。但中国从来就以为这些是无稽之谈。

君不见,两个泼妇叉着腰当街骂架时,开始什么难听话都说得出来,一个比一个凶。等骂累了,饿了,一个朝地上啐口唾沫说:“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另一个一跺脚说:“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呢!”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地转身回家了。男女双方发生冲突时,男的在挂出免战牌时,一定会说:“好男不跟恶女斗”。于是,一桩桩一件件冲突,不论它有多么严重,顿时就化解了,大不了两人或两家从此不说话。

如果非要把这种思想寻找一个理论基础的话,那就又追究到孔老夫子那去了。儒家学说给中国社会的各色人等和万事万物都划分了严格的等级,正所谓长幼有序、人有尊卑、大小有别、爱有亲疏。不可否认这种思想的积极性和曾经发挥的积极作用,但当原来的社会形态日暮途穷时,其消极性就沉渣泛起,所起的消极作用也就日益显现了。

中国就片面认为:老的比少的强,大的比小的好,高的比低的优良。俗话说:大树底下不长草。在家里,是婆婆欺负媳妇,等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就又开始欺负新媳妇,好似复仇一样。一个家族或一个皇权也一样,大的总得压制住小的,小的如果不听话,就是造反。中国传统上就没有基于一定原则的平等观念。总认为规矩都是人定的,人想改就可以随便改。上面的制定的规则下面就一定得遵守,否则就是犯上作乱。

还有“将心比心”观念也是如此,本来也可以积极地来看,让人更有同情心和怜悯心,但如果消极来看,就会认为:自己觉得对的别人也一定认为对,对自己有利的对别人也一定会有利,自己会算计别人,别人也一定会欺压自己。自以为是,便以为别人也如是。于是就勾心斗角、明争暗斗,必欲置别人于死地而后快。

因此中国每每遥想当年汉唐盛世,国居天地之中心,皇帝贵为天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那是何等的威风啊!于是乎,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油然而生。每每回首近代中国的衰退,皇权软弱无能、丧权辱国,就又自卑自贱,没脸见人;便忍气吞声,“韬光养晦”,并且暗自下定决心:等我强大了……

腰包略显膨胀,就自认为崛起了,就觉得很了不起了,便以为别人再也不能欺负自己了,甚至还有多余的银两欺负别人了,就想着非要把这烧饼翻过来不可。殊不知现代社会早已告别了多年媳妇熬成婆的翻烧饼年代了。但处于自称桃源之国的国民,却不知秦汉,无论魏晋。别人摁着你不让把这烧饼翻过来,你非翻不可,于是冲突就来了。

……

鼓动大家“爱国”时,就说,某件事严重到伤害中国人民感情了,是任何国家的任何人民都无法容忍的;要平息大家的“爱国”热情时,便说,我们是大国,要有大国心态,要包容。于是,同样还是那件事,就又被说得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了。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