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2008

阿O打老婆该不该喝小O的满月酒

(福禄祯祥文)深更半夜,女人的哭喊声又惊动了整个村庄,村子里的人一听这撕心裂肺的声音,就觉得又是阿O打老婆了。除了阿O家,全村早都杜绝了家庭暴力。于是不少村民披着衣服趿拉着鞋就都聚到阿O家门外。

“开门,开门!”

听到门外的喊声,阿O从屋里冲出来,气呼呼地说:“嚷什么嚷,又没死人,干嘛围住我家!想找茬是不是?”

“你又打你老婆了?”
“谁说的?你们谁看见我打她了?!”
“那你老婆哭喊什么?”
“她哭不哭管你们什么事啊,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反正我没打她!”
“让我们进去看看她伤得怎么样”
“凭啥?我的家凭啥让你们进去!我老婆凭啥让你们看?你们这帮女人是不是嫉妒我老婆长得漂亮啊?你们这些男人是不是对我老婆图谋不轨呀!让你们进来,万一家里东西丢了咋办?你们又没看到我打她,怎么就说她受伤了?!这不是有意栽赃陷害我吗?你们居心何在?你们才几天不打老婆,就教训起我来了!看我结婚晚,就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不想我有个幸福的家是吧,眼红了是不是?”

阿O的老婆听到外面来人了,就大呼救命。阿O便回到屋里恶狠狠地训斥老婆:“丢不丢人啊,让邻居知道我打你了,显得我们家很光彩吗?只丢我一个人的脸吗?你也没脸见人!家丑不可外扬!懂不懂?我看还是教训得轻!”

阿O的老婆便不再言语,众人只得散去。

第二天,村民捎信给阿O老婆的娘家,希望她娘家人能来管管阿O。谁料她娘家人却说:“嫁出去的女儿如泼出去的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官当娘子,嫁给杀猪的就翻肠子。我女儿就是这个命,我们也没办法。再说了,假若我们的女儿不嫁给阿O,他的生活会更悲惨,人也会更狠更暴力,你们村不定谁倒霉呢!”

村民无奈,但也不能任由阿O一个人打老婆败坏全村人的名声,于是就一直想找机会教训他一下。

几个月后,阿O的老婆给阿O生了个小O,可把阿O高兴坏了,他给全村人报喜,请大家在孩子满月时去喝喜酒。

机会来了,村民就商议不去阿O家喝喜酒,请客没人去,让他难堪,看他知道悔改不!

消息传到阿O的耳朵里,他却辩说道:“老婆是我的,打不打老婆是我的事;满月的是我儿子,又不是我,喜酒是我儿子的事。怎么能把儿子的事与老子的事混为一谈呢?我儿子刚出生,他又没打老婆,又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又没辱没村风,你们怎么能不喝他的喜酒呢?”

阿O的老婆听说邻居不打算来喝喜酒,也劝大家:“来吧,阿O又没打你们,他打我是家务事,用不着你们去管。清官都难断家务事,你们管得了吗?再说了,等小O长大了,知道自己的满月酒没人来喝,他也会觉得脸上无光的,你们这不是把他也得罪了吗?何必和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作对呢?”

小O的满月酒到底该不该喝?全村人陷入了争论和沉思……(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