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2008

回忆多年前一次轻微地震时的逃生经历

大约是我上初二那年冬天的一个早晨,7点左右,天刚蒙蒙亮,正在二楼的教室上语文早自习,同学们都在高声读书,50多岁的语文老师坐在讲台上,伏案看书。

突然,我看到天花板上的电棒在晃动,鼎沸的读书声戛然而止,紧接着是轰隆声。这时看到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摘掉老花镜冲下讲台,拉开门,第一个冲出教室,出门时还随手把门给甩上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老师跑出去了,我们也跟着往外跑。等同学把老师关上的门打开,再涌出教室时,楼梯里已经塞满了人。我们的教室就在楼梯的隔壁,出了门一转身就是楼梯口。但我一出教室门,就在楼梯口那被夹在了人群中,脚都不挨地,身子贴在别人身上悬了起来,一动也动不了,后面越挤越紧。刚好挤着胸口,我感觉出气都有些困难,根本说不出话来。听前面的吵闹声,知道楼梯转弯处有同学被挤到了,因为倒下的人太多,后面的人从倒下的人身上也跨不过去。

当时只想着怎么从人群中脱身,下楼逃生,连去想到底出了什么事的心思都没有,也几乎没有一丝害怕的念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哨声,老师在下半截楼梯上吆喝,让上面的学生向后退,好把前面倒下的同学拉起来。过了一会儿,后面才有同学后退,人群略一松动,前面倒下的人刚有几个一起身,后面的同学就一涌而下,我也随着人流向下挤。在楼梯转弯处,脚下猛一软,感觉像是踩到了人的身体,但后面一挤,就跨过去了。

到了楼下的空地,转过身来,看着三层高的教学楼,才慢慢回过神来。这才开始和同学们相互议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听说好像是地震了。

这是我今生第一次经历地震,好在强度不大,没造成什么危害。因为担心余震,我们一直到了下午2点以后,才陆续回到教室上课。

在学校经历地震,就不得不说说地震发生时老师的行为。

等我到了楼下,发现三楼的老师正在朝我们观望。很显然,三楼的老师比二楼的学生先下了楼。我们班的同学在一起议论最多的,还是语文老师不顾学生一个人逃生的行为,大家都在私下谴责他。我们还无法原谅的是,他不但第一个跑出去,还随手把门给关上了,延误了我们逃生的时间。

不过,后来回想起来,也多亏语文老师随手关上了门,关上门虽然延迟了我们逃生的时间,但也因我们出门晚了几秒钟,也侥幸躲过了在楼梯被踩踏的一劫。因为老师出门后的瞬间,正是二三楼的学生下楼逃生的高峰期,如果我们也紧随老师下楼,被挤倒的可能是我们班的同学。那次踩踏,我亲眼看见导致一个别班学生的眼睛和耳朵出血,好在并无大碍。

不管怎么说,万幸的时那次地震比较轻微,因此才没造成什么危害。

我当时的语文老师,要是搁到这次四川地震灾区,估计也会被冠名“X跑跑”。

这次四川都江堰的中学老师范美忠,不顾学生,第一个逃生,肯定是被人所不齿的。不管他事后用什么理论为自己辩解,为自己的行为自圆其说;但是,一个年轻体壮的男老师,危及时刻,抛下比自己年纪小很多的学生逃生,怎么都说不过去。

老师的职业特点决定,他/她比一般人担负更多的责任。身为老师,就不只担负教书育人的重责,也承担着保护学生身体的重担。危机时刻撂挑子,当属失职。

如果是大学老师,不顾学生自己逃生还可以理解,因为大学生都是成人了,体格发育完备,有充足的个人逃生能力。而中小学老师,面对比自己弱小的学生,独自逃生,别人不谴责,也该深深自责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出来炫耀自己“卓越”的逃生理论,不但无耻,也很无知。

为了防止地震时老师先逃生抢了学生的路,学校应该开展地震逃生训练。在训练时,一定是老师指挥学生逃生的,老师最后一个逃生。这样反复训练,让逃生时先学生后老师形成思维定势,危机时刻,老师会不由自主地担起疏导学生的重担。

如果学校没有一震就倒的豆腐渣教学楼,没有“范跑跑”这样的老师,相信这次四川地震会少很多年幼的冤魂。但愿逝者真能化为千缕微风,时时吹拂人间,提醒生者反省罪过,改进不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