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2008

美国总统选举无法回避性别与种族

自美国总统党内初选战打响后,我一直觉得希拉里比奥巴马更有希望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因为我自认为,美国还没有发展到接受一个黑总统的地步,能接纳一个女总统就不错了。甚至在希拉里的选情由盛转衰后,我仍坚持这一看法。希拉里的退选,证明我真看走眼了。

当然,如果奥巴马在与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决战失利后,我可能还有机会说,美国既没发展到接纳一个女总统,也没到接受一个黑总统的地步。

我清楚知道预测美国总统的最终人选很困难,即使是高明的专家或精确的民调,失败的概率也有一半。美国总统选举都极富戏剧性,没有钦定的内幕,结局完全由流水般的美国民意决定。头头是道的选情分析,从来都是在选举揭晓后看起来是那么回事的,之前的一切都存在变数。

因此,所谓的选情分析,与其说是在预测,不如说是在表达“自以为是”的“一孔之见”,或者是阐述印象刻板的偏见。也许正因理性的分析都很感性,我才牢牢抱着自己的偏见。不过,分析自己的偏见,或许比预测选情更有意义,不知道别人什么想法,至少得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为什么会一直以为“美国还没有发展到接受一个黑总统的地步,能接纳一个女总统就不错了”呢?

看看现代世界各国领袖的性别和种族就不难得出这种结论。总性别来看,现在不论是西方的基督教国家,还是伊斯兰教国家,或者是佛教国家,虽然仍是男权社会,但都有女性登上最高权力宝座,尽管都不是那么容易。儒家文化圈虽然相对落后,至今都没女性登上权力最高峰,但也诞生了女副总统或女总理。(此处只说现代政治,不谈古代政治。)因此我认为到现在才诞生首位女总统一点都不稀奇。

再说种族,虽然现在国际社会不乏黑人总统,但这些黑总统无不都是诞生在黑人占多数的国家。就这还是历经半个世纪反种族歧视的斗争争取来的。美国虽然取得了反种族歧视斗争的胜利,黑人与白人的各项权利基本上平等了,但美国毕竟是一个盎格鲁-撒克逊人占多数,并且占据绝对主流的国家。虽然曾经的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现在被奉为美国的民族英雄,虽然有黑人成为参、众议员,各界的明星、名人也都不乏黑人,但是,很难肯定说美国大多数人已经觉得选黑人当自己的总统也无所谓了。

把总统选举简化为性别或种族选择,也许不应该,但这两个问题又真的无法回避。

不过,不得不承认,美国在这方面做得几乎无可挑剔,至少目前看来。在刚刚结束的民主党初选中,虽然希拉里和奥巴马鏖战连连,性别和种族问题虽然也零星出现,但几乎从来都没有成为长期争论的话题。

去年末,民主党的奥巴马和爱德华兹等6位男士曾都把希拉里作为攻击目标,出现“6对1”的局面。希拉里阵营就说这是6个男人在欺负1个女人,把希拉里描绘成一名在总统竞选“男性俱乐部”中鏖战的“坚强女性”。这么一可怜兮兮不但没捡到便宜,反倒成了软肋。奥巴马就嘲笑希拉里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受人欺负的“可怜女子”,恰恰显示她不够坚强。希拉里则赶紧出来淡化自己唯一女性竞选人的身分:“他们围攻我,不在于我是个女人,而是嫉妒我胜利在望。”“我很骄傲自己是一名女人,但之所以参加总统竞选,是因为我最有资格参选,从政经验丰富。”

奥巴马也曾说,决不会拿自己唯一一名黑人竞选人的身份作挡箭牌。

用刻意回避的办法,来化解性别和种族冲突,既是一种选战策略,也是美国人处理这种敏感问题的惯常做法。但真能回避得了吗?

希拉里在7日的退选演说中说:

美国黑人真的能成为我们的总统吗?参议员奥巴马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Could an African-American really be our president? And Senator Obama has answered that one. )

现在,就我个人来说,当有人问我作为一名女性总统参选人意味着什么时,我总是给与同样的回答,作为一名女性竞争者我感到骄傲,但我参与竞选是因为我觉得自己会是最好的总统。但是……(掌声)(Now, on a personal note, when I was asked what it means to be a woman running for president, I always gave the same answer, that I was proud to be running as a woman, but I was running because I thought I'd be the best president.)But... (APPLAUSE)

但是,我是女人,就像其他千百万女性一样,我知道仍有很多壁垒和偏见,通常是无意的,我想把美国建设成为尊重和拥抱我们中的每一位的国家。(But I am a woman and, like millions of women, I know there are still barriers and biases out there, often unconscious, and I want to build an America that respects and embraces the potential of every last one of us.)

看来,性别和种族是逃也逃不到的问题。今后奥巴马与麦凯恩的对决,会不会成为黑人与白人之战?我想没有人愿意公开讨论这个问题。(作者:福禄祯祥fulue.co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