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2008

[转载]易名东邪:范美忠放了个屁

福禄祯祥按:刚搜索发现,早就有人写“放屁”了,这篇写得分外精彩。此一比较,我写的那篇(http://fulue.com/2008/06/blog-post_18.html)就寡淡无味了。早知道有人这么写,我就不劳力费神了。还是看易名东邪写的这篇吧,特转载过来。


范美忠放了个屁

文/易名东邪
6/5/2008
范美忠放了个屁。

当时的他正站在讲台上给学生们上课,事先毫无任何征兆,突然就放了这么一个屁。部分同学不禁闻屁而皱眉,好在都没多说什么。

范美忠站在讲台上脸上不禁有些悻悻,他知道大家虽然表面上对这个屁没有表示出任何不满,但心里肯定会不以为然,自己一向在学生心目中竖立的高大伟岸的形象也很可能会因此屁而大打折扣。他本欲就这个屁好好向大家解释一番,但人家都没说什么,自己若非要抓住这个屁不放倒显的自己做贼心虚,原本无心放的个屁如此一来倒弄的像是有意而为了。但如果对这个屁不做任何解释一笑而过,又担心学生们私下里很可能会拿这个屁来编排些自己的笑话,使自己成为一个笑柄。虽然自己心里对此放这个屁没有任何的道德负疚,但多少总感觉有些不自在。

范美忠站在讲台上脑子里忍不住一番胡思乱想,课也因此讲的有些没滋没味的。

放学了,范美忠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在课堂上如此隆重地放了一个屁难道就这么白放了吗?难道自己就不能令这个屁变的更有意义一些吗?难道自己在学生同事心目中的美好形象就要因这个屁而惨遭摧毁自己却只能眼睁睁地站在一旁无所补救无所作为吗?难道自己竟会甘心被一个屁打败,让一个屁成为自己的笑柄,把自己的永远钉在耻辱柱上?——不能,坚决不能!现在屁已经放了,物证虽已渺不可查,但人证却都健在,抵赖是没有用的,要想把屁栽赃到某个学生身上也为时已晚、难度太大。事已至此,无可逃避,也不容退缩。必须主动出击,力争把这点屁事搞大,使其更具学术讨论价值——不,要把他上升到自由主义或人生观价值观的高度,欲擒故纵,在道德领域展开猛烈反击。好在放屁是一种本能,世上人人都放屁,因此,如果哪位敢出来指责我在课堂上放屁,那我就骂他是伪君子,是拿道德大棒行凶杀人的卫道士!恩,现代社会骂别人是“伪君子”或“卫道士”可比骂他们是“真小人”更具杀伤力。道德大棒早就被社会淘汰了,已经太过时太落伍了,拿道德这种早已报废毫无威力的陈旧武器出来简直是自寻死路,还不够丢人的呢。还是反道德玩叛逆装个性这类武器更先进更好使啊,遇佛杀佛、遇祖杀祖,不仅对付青少年威力无边,还能博取当代知识精英们的欢心。哈,今儿谁他妈敢跟我谈道德,老子就一棒把他打成伪君子卫道士,让他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哼!哼哼!哼哼哼!……

范美忠心中计议已定,当即昂起头来对着路上熙熙攘攘的行人高声大喊:“过往的路人请注意,过往的路人请注意!我范美忠今天在课堂上放了个屁,我范美忠今天在课堂上放了个屁!这屁好不好,听我说道说道;这屁妙不妙,您来听个热闹!……”

话音未落,范美忠的身边早已围满了一圈一圈的路人。

范美忠见状心中暗喜,清清嗓子便把自己放屁的由来经过及仔仔细细地当众宣讲了一遍。

他刚讲完,人群中几位他的旧相识便走上前来关切地对他说:“范兄,屁放出来就好,屁放出来就好啊,常言说:有屁不放,憋坏心脏啊!”

范美忠听了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其余众人对他的故事却纷纷表露不屑:“不就放了个屁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居然还好意思跑到大街上瞎嚷嚷一番。没劲,真没劲!”

范美忠脸上一红,随即正色道:“我范美忠是个诚实正直的人,做事一向敢做敢当,我放了个屁就要告诉大家我放了个屁,敢于当众承认自己放屁,决不隐瞒掩饰,这点你们谁能做到?而且,我对我放的那个屁也没有任何道德负疚感,放屁是件理直气壮的事,没什么不可告人的。”

闻听此言,很多人点头说道:“恩,没错,看的出来,范老师是个实诚人,说的也是真心话,这点我们应该向他学习。再说,放屁也确实没什么不可告人的,一种本能嘛,咱们谁没放过屁啊?啊?哈哈”

范美忠不觉得意一笑。

但也有人依然对范美忠颇有微词,说:“范老师说的是真心话不假,可真心话不见得就是真理啊。放屁是本能不假,可也该注意下场合呀,在课堂这类公共场合最好还是少放屁的好,如果实在忍不住要放也该到教室外放,不能光顾自个痛快却连累大家被熏,事后不但不为此而有所歉意,反倒理直气壮地好像全班学生都跟着他享了什么福一样……”

范美忠不等他把话说完,一声断喝:“住嘴!你这个伪君子!又想拿道德大棒来杀人了。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放屁?你难道就从没放过屁?如果你也放过屁,那你为什么还不去自杀谢罪?”

那人也急了,大声说:“我没说自己不放屁啊,我也放屁,可我放屁注意场合啊,我若在公共场合不小心放了屁,我一定会对他人感到歉意的。尽管放屁是个本能,只要是个人就难免会放屁,可人如果对本能的东西一点也不加以克制而只任凭本能驱使而活着的话,那人和其他动物又有什么区别呢?……”

范美忠冷笑一声,说:“伪君子,你所说的人对本能的克制大概就是指的道德吧?——恩?哼哼,明告诉你吧,范某一向是个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自由主义者,平生最痛恨的就是你们这些整天拿着道德大棒行凶杀人的卫道士!我之所以把我放屁的事公之于众广而告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这些伪君子卫道士们当场现形。居然跟我谈道德,我不知道什么是道德,也不相信世上有道德。我只知道这世上人人都放屁,如果放屁是道德的话那么人人都有道德;如果放屁是不道德的话,那么人人都很不道德,你又凭什么来指责我呢?所以,还是收起你的道德大棒吧,想用道德来杀我——门都没有!哼,今儿你敢用道德大棒碰我一下,老子就豁出这条小命跟你们这些卫道士们拼了。”

那人忍不住大怒道:“你动辄就说这个是伪君子,那个是卫道士,我看你才是个不折不扣蛮不讲理的伪君子卫道士!什么才叫拿道德大棒杀人?道德有最高标准也有最低标准,如果我拿最高的道德标准去要求你压根不放屁,那你可以骂我是拿道德杀人;可现在我是拿最低的道德标准去要求你放屁要注意下场合,不要以为放屁是本能就理直气壮地到处乱放并因此而洋洋得意,这居然也被你指责为是拿道德大棒杀人的卫道士!我看,现在不是有人在拿道德大棒杀你,而是你想拿卫道士这根大棒来杀“道德”。”

范美忠顿时恼羞成怒,道:“少他妈废话,老子是个自由主义者,什么道德不道德的都跟我无关。道德不犯我,我不犯道德,道德若犯我,哼,看老子弄不死道德!妈的,老子愿意在哪放屁就在哪放屁,你们管的着吗,有种你们一辈子别放屁。今天你们谁他妈再敢说老子放屁有半个不是,老子就当街撒泼,到处嚷嚷你们拿道德大棒杀人,咱看看谁狠。”

那人也咬牙发狠道:“操,真是“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啊。你他妈可以选择卑鄙,但不允许你在这诬蔑高尚。你丫不张口闭口说我是伪君子卫道士吗,今儿老子也豁出去了,就当回伪君子卫道士了。你丫有什么招全使出来吧!……”

范美忠大叫一声,纵身扑上,却被那人一脚踢翻在地,他就势躺在地上不停乱滚,一边滚一边扯着嗓子高喊:“大家快来看啊,卫道士又在拿着道德大棒杀人拉!大家快来看啊,在21世纪的中国,卫道士在光天化日之下又用道德大棒杀人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