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2008

雨打琴歌

昨天(13日)从早晨到下午,一直是阴天,看样子是要下一场雨,但阴得不够深沉,没有狂风,也不闷,就不觉得会下场暴雨。下午5点多,雷就开始响个不停,声远音闷,还像糖葫芦似的,一响一连串。响了好久,没下一滴雨。穿过一条胡同时还听人在说,雷声大雨点小。

天越阴越重,雷越响越低,一阵风吹过,雨终于下来了。刚开始不是特别急、也不是特别大。我走到湖边时,雨终于下得猛了。很想撑着伞在湖边雨中漫步,但是大大的雨滴砸在地上,再溅起来,很快就会把鞋和裤腿打湿的。我就到湖边山坡上的亭子里避雨。

天阴得清,还透着亮。坐在亭子边的栏杆上,听雨落林间,透过枝叶,看雨滴洒落在湖面上,觉得很享受。再想到晚上就要听古琴曲了,更觉得天公作美。雨夜听琴,难得美妙。

过了一阵,雨下得不怎么猛烈了。但看时日尚早,就想多赏会儿雨,不愿离去。没想到一回光反照,就又迎来了持续的强降雨,浇灭了刚刚积攒的几许兴致。

不知不觉中,天阴得沉重了,浓雾弥漫四周。突然,闪电在眼前划过,一声霹雳在头顶炸开,瓢泼大雨从天而降,瞬间亭子外面就积水成潭了。此后道道闪电、声声利雷,刺目震耳,雨像发疯一样、咆哮着向下泻。渐渐没了坐亭观雨的情趣,开始后悔没趁刚才雨势缓时脱身,现在被困在了雨中。雨越下越大,人越来越愁。眼看已6点了,不能再躲避下去了,就只管撑起伞、走出亭子。

一下山坡,到了平坦处,就到处都是江河湖海了,深处的积水能没过脚踝。开始还东挑西拣地走高处,尽量不让脚被水浸湿。但一不留神跳进了水坑,鞋里就灌满了水。便不再挑剔,开始大踏步地在雨中奔走。

趟过深水跨过浅滩去吃饭、去剧场。到剧场门口时,鞋里的水还在哗啦哗啦作响。把袜子脱仍了,倒倒鞋里的水,赤脚穿鞋就进了剧场,裤腿还卷起老高。好在其他人也和一样惨,才让我不觉得太难堪。

~~~

晚上的音乐会是余青欣女士弹奏古琴,姜嘉锵先生演唱古诗词。照顾到暴雨耽搁了不少观众的行程,音乐会推迟5分钟开始。由于浑身上下湿漉漉,很难受,还不时有人进场,开始两曲《瓯鹭忘机》和《关山月》根本没听进去,直到第三曲《忆故人》,才忘掉了自身的窘境,对琴声有了感觉。

我比较喜欢的是古琴伴奏演唱的两曲琴歌:《渔歌调》和《阳关三叠》。男高音姜嘉锵先生我是初次见识,已逾七旬,但声音仍然洪亮,他的声音最大的特点是苍劲,演唱古诗词很有古风古韵,再配上沉思般的古琴声,好似回到了汉唐古代。

感觉最好的是《渔歌调》,此曲的词是唐代柳宗元所写的《渔翁》:

渔翁夜伴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
烟消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
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

其中那句“欸乃(aoai)一声山水绿(lu)”,拖腔转调,苍婉、悲秀(我新造俩词),唱出不尽的哀愁和恬淡。

姜先生演唱的《枫桥夜泊》那曲,用的录制好的钢琴伴奏,钢琴的低音模拟夜半的钟声,沉闷的撞击声表现出对愁难眠的惆怅和孤寂,正是唐人张继的诗句所要宣泄的落寞情绪。要是能听到钢琴现场独奏,就妙了。

我非常喜欢古琴的,一把古琴、一株枯松、一溪清水、一座高山、一缕微风,是我从小就向往的一种理想生活方式。也许是暴雨影响了情绪;或者是古琴过于清雅、深幽,不适合大庭广众前表演,应该小范围仔细听它倾诉,反正觉得有点儿不大对劲。

1 comment:

  1. 琴韵千古有知音!

    雨中戏水写得很有趣,“赤脚穿鞋就进了剧场,裤腿还卷起老高”~~~呵呵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