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2008

《合肥晚报》篡写新闻有一手

说来既可气又可笑,就因为我本月初对刚开始执行的“限塑令”发表了点儿个人看法,写了一篇题为《“限塑令”搞不好就成“卖塑令”》(以下简称《卖塑令》)的文章,就被媒体赋予了三重身份:既是“超市负责人”,又是“社会学者”,还是“环保局的工作人员”。这得“感谢”《合肥晚报》,一下子给我找了这么多体面的工作。

6月6日《合肥晚报》B4版刊发的报道《莫非“限塑令”只是让超市多赚钱?》(以下简称《莫非》),后面多半截都是直接引用我在《卖塑令》里的原话,但没一处署我名字的,反而说这些话是来自几个不同行业的人说的。《莫非》一文的署名记者是胡晓斌,编辑是汪武君。

福禄祯祥:“限塑令”搞不好就成“卖塑令” 2008-6-2
http://fulue.com/2008/06/blog-post.html
合肥晚报:莫非“限塑令”只是让超市多赚钱? 2008-6-6
http://www.hf365.com/html/01/05/20080606/136922.htm
PDF版面链接:
http://pdf.hf365.com/hfwbpdf/index.php?d=MjAwOC02LTY=

下面我把《莫非》中直接引用我的原话摘出来,用红色字体标出。

一家超市的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以前是免费提供的,现在要高价卖了,我们又何乐而不为?

塑料袋最初出现时并不是免费的,一个塑料袋的售价也和现在的差不多。但大家还是愿意花钱买来用,原因很简单,它既便宜又方便。”一位社会学者这样解释,“后来出现超市免费提供塑料袋,实际上是一种促销手段。其实,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塑料袋的价钱最后还是要消费者承担。

安徽省环保局的一位张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要通过限制塑料袋的使用达到环保的目的,除了要坚决取缔非可降解塑料袋的生产外,更重要的是增强人们的环保意识和改变购物习惯,不能只是将塑料袋收费了事。

这些红字一字不差都是用我的原话,但看看记者所署的说这些话的都是什么人。最可气的是最后那段话的署名:“安徽省环保局的一位张姓工作人员”。有这么乱给人改姓的吗?我虽然真名不叫福禄祯祥,但我绝不姓张!

记者胡晓斌采写《莫非》这篇报道,既没采访我,也没事先征得我同意,是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这么胡乱引用了我的文章,并且见报后也没告知我。

如果看这篇报道前没看过我写的《卖塑令》,相信大多数人都毫不怀疑记者在写报道前采访过至少三个以上的人。要是先看了《莫非》,再看我的《卖塑令》,说不定还误以为是我抄袭了该报道呢。事实上我的文章比报道早发布差不多一周。


《莫非》这篇报道可以被当作新闻写作课的反面教材,绝对鲜活生动。有这么写新闻的吗? 记者怎么能虚拟采访,盗用别人的观点,篡写新闻?编辑怎么能编发这样有违新闻基本准则的稿件?媒体又怎么能刊发这种“欺世盗名”的报道?

文章可以被传播,但权利不能被侵犯

《卖塑令》一文在“限塑令”开始执行的第二天发布在我的博客,点击率极高,在网络上被广为转载。但此文也多灾多难,曾被人盗用在《齐鲁晚报》的评论版上发表,后被我查到,追回版权。

在此我郑重声明,《“限塑令”搞不好就成“卖塑令”》一文的版权我转让汶川地震灾区,请所有使用此文获益的个人或组织,自觉把收益捐给地震灾区。我早前就说过,该文在《齐鲁晚报》发表的稿费我会全部捐给地震灾区。

福禄祯祥:《“限塑令”搞不好就成“卖塑令”》稿费捐灾区
http://fulue.com/2008/06/blog-post_2284.html

我的文章可以被传播,但我的著作权不能被侵犯。我写文章公开表达个人观点,当然是希望有益于社会的。看自己的文章被广为传播我也很高兴。我自然欢迎任何媒体传播我的文字,但任何媒体都不得肆意侵犯我的权利,该我享有的著作权和署名权,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