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2008

昼闻蝉鸣,夜听蟋蟀

现在白天仍能听到树荫下的蝉鸣,晚上亦能听到户外的蟋蟀鸣唱。

这般时节的蝉鸣,已不似三伏天时那般的聒噪,而是柔和的低吟浅唱。亦不再干扰午觉,不留意便不在意。

晚上,户外的传来的蟋蟀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但并不觉得烦扰。低微婉转的叫声反而让立秋半月后的夜显得更加静谧、清凉。

前晚突然听到一只蟋蟀在屋里鸣唱。想到《诗经·国风·豳风·七月》中关于蟋蟀与时节相关联的诗句:“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顿觉“岁聿其逝”、“日月其迈”。转念想来,现在仍是农历七月,蟋蟀仍该在野,不该在堂。那只蟋蟀显然是误入室内。

不过,现在已是7月之末,离蟋蟀在宇也不远了,也当“瞿瞿”“蹶蹶”。

附:

诗经·国风·唐风·蟋蟀

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无已大康,职思其居。好乐无荒,良士瞿瞿。

蟋蟀在堂,岁聿其逝。今我不乐,日月其迈。无已大康,职思其外。好乐无荒,良士蹶蹶。

蟋蟀在堂,役车其休。今我不乐,日月其慆。无以大康。职思其忧。好乐无荒,良士休休。

8/23/2008 1:45:20 A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