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2008

缺乏超越国家的救赎(视频)



John Sweeney investigates China's openness - Panorama BBC One

(福禄祯祥8月5日文)BBC的记者约翰·斯威尼(John Sweeney)在四川地震灾区采访,因校舍倒塌遇难的学生的家长向他们诉苦时,上面派来陪同采访的人就插进来说:

"I'm from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for TV. They haven't got authorisation to film here. I know you have lost your loved ones and I am very sorry for you. They are not here as journalists. Talking to them won't be good for the country, particularly before the Olympics."

斯威感慨道:“But however many medals China wins at the Beijing Games - the country remains one where once an official has spoken, a parent dare not publicly speak out about the loss of their child. ”

把国内的丑事张扬给世人看是否会损害国家利益或Olympic?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借口。除了国家机密和个人隐私,没什么不能抖露的。但这种论调却时常出现,甚至被不少人接受。特别是在关键时刻,总是被那些统治阶层拿出来用,用以掩盖影响他们形象的丑事。看似为了国家利益,实则是以捍卫国家利益为借口,趁火打劫,为自身开脱罪责。

统治者总是以牺牲被统治者为代价,而被统治者只能以牺牲自身为代价。

汶川地震后,危难时刻,在多种因素的影响和压力之下,上面放国际救援队参与救助。虽然被延误的救助并没有帮上多大的忙,但还是彰显了一种国际人道主义精神,而这种精神正是中国最为缺乏的。我们现在缺的不是爱国主义、国家主义、民族主义,而是为个人提供帮助的人道主义。

但丑事一暴露,就又退回到了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精神长城之内。用青年一代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构筑起精神长城,一旦哪里点燃了烽火,就蜂拥而至,摇旗呐喊、振臂高呼。这种自欺欺人的行为,看似耀武扬威,实则是虚张声势的精神胜利法。只会让问题更恶化,矛盾更激化。

民族主义,一个民族的精神胜利法。

这个国家曾经在马克思主义和国际共产主义的感召下,把土地让给别国折腾,并且还输出主义折腾别国,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什么个人、家庭、国家、民族,统统靠边站。

早年牺牲的共产党人曾写下“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的激情诗篇,后来还收入小学教材,以此激励中国人要有坚定共产主义必胜的信念。

在那个年代,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被置于脑后,个人主义更是被挞伐的对象。牺牲就等于奉献,成了中国人做人做事的信条。在共产主义旗帜的指导下,中国经历了荒诞的岁月,历经磨难。

现在,又走到了另一个极端,拜金主义和民族主义大行其道。这两种主义现在看来是无往而不胜,成为国家决胜诸多问题的法宝。其实是一种民族精神胜利法。

民族精神胜利法只能暂时缓解空虚的民族精神,终究挑不起民族的大梁。靠青年人的狂热掀起的民族精神浪潮,看似汹涌澎湃,却难掩背后的深层危机。但目前在国家主导一切的情况下,只会让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继续兴风作浪。

我们缺乏一种超越国家的救赎。(文/福禄祯祥www.fulue.com

BBC : Limits to China's pledge of change
http://news.bbc.co.uk/1/hi/world/asia-pacific/7537838.stm
中文请看这里: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7540000/newsid_7542000/7542066.stm

Panorama: China's Olympic Promise(Video)
http://news.bbc.co.uk/2/hi/programmes/panorama/7540473.st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