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2008

[转载]假如三鹿事件发生在日本



At a hospital in Wuhan, in Hubei Province, people waited Wednesday with babies getting ultrasounds to check them for kidney stones, a symptom of poisoning.(China Photos, via Getty Images )

假如三鹿事件发生在日本

作者:陈言(日本问题学者

来源:
环球网 - 《生命时报》

2008-10-16 11:02

“三鹿事件”已发生一月有余,尽管国家加大了监管和检查力度,许多人在购买奶制品时仍“心有余悸”。其实,在我们的邻国日本,也有着这样的前车之鉴。 1955年,日本发生了森永乳业公司生产的奶粉混入砒霜事件,致使12344名婴幼儿砒霜中毒,其中130多人死亡。当时日本保护消费者的相关法律很不完备,消费者能够得到的赔偿非常有限。直到事件发生15年后,森永公司才承认自己的过错。

假如三鹿事件发生在日本,我会说,消费者的自我保护意识永远是第一位的。

森永奶粉事件后,各地的“森永牛奶中毒儿童保护协会”轰轰烈烈地组织和发展起来,并获得了大批专家和法律人士的支持。在日本政府出面成立“光协会”之前,日本民众抵制森永产品的各种运动进行了十余年,原属于业内老大的森永形象大跌,规模也大大落后于其他乳业公司。消费者联合起来,其发出的巨大能量足以与大企业抗衡。“森永事件”也从根本上推动了日本企业和产品的进步,也催生和健全了日本消费者组织法律制度的建立。

假如三鹿事件发生在日本,我会说,受害者必须得到应有的赔偿,造假者必须得到应有的制裁。

“光协会”成立的30多年间,已累计向受害者赔偿了超过 400亿日元,并且,这种赔偿还将持续下去。2000年6月,日本雪印乳业牛奶工厂因停电导致一批牛奶在生产线上停留过久、细菌超标,致使13420人出现食物中毒症状。事件令消费者对雪印牛奶的印象急转直下。2002年,雪印牛奶工厂不得不宣布关门大吉,70年声誉毁于一旦。2006年,日本最大的连锁蛋糕店“不二家”,因为下属一家工厂使用了过期牛奶制造奶油被检举,总经理辞职,其下属生产厂和连锁店被迫全部关闭。这种高额惩罚性赔偿制度能让企业真正明白,他们要对消费者一生的健康负责,而绝非赔偿一两袋奶粉那么简单。

假如三鹿奶粉发生在日本,我会说,政府要做民众最坚实的后盾,舆论是社会公信最强有力的监督者。

森永事件后,日本政府刚开始也试图完全通过行政手段处理危机,但发现这种方式不可能一劳永逸。“光协会”由企业出钱国家管理,以保证在企业经营不善或破产的情况下,消费者自然可以得到应有的赔偿。事件发生时,政府应该站在人民面前给一个说法;事件发生后,政府应该站在人民后给一个保障。

而一次次的食品安全事件,也历练出成熟的日本媒体,他们的监督有时比法律更加严格。每次发生食物中毒事件后,日本媒体会在第一时间通过各种渠道发出警告;处理食物中毒事件的报道小组,与负责重大社会事件、政治军事事件报道的小组具有同样的先发新闻权力。雪印中毒事件发生后,日本电视、纸媒不间断的滚动报道,基本上让雪印公司失去了继续存活的能力。


教训让人痛心,经验让人成长。在经历和森永事件类似的三鹿事件后,希望社会整体对企业的监督,比法律层面对企业的限制来的更猛烈、更有效。一个社会只有让监督从法律、事务层面走进市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才是食品安全的最有力保障。民众是有眼睛的,市场也是有眼睛的。

福禄祯祥“三聚氰胺毒奶粉”专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