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08

政府不怕法律而怕“刁民”小技

今天出版的这一期《南方周末》报道了一件有趣的事,又为荒唐的现实增加一则新鲜的案例。

四川成都市成华区的古魁投资的汽配城2年前被政府强制拆迁了,他认为至少的补偿他两个亿,成华区政府只愿给他八百多万。古魁无奈之下采取了非常手段。其中一个举动就是声称要把区政府给炸了,为此还去花炮厂学习了爆破和远程发射技术。古魁还雇人跟踪区政府官员,让他们闻风丧胆。

成华区政府主动要求古魁去法院上告,再也不愿成为胁迫的对象。为此区政府与法院商议免去古魁的诉讼费,还借给了古魁10万元作为聘请律师的费用。

乍一看区政府可谓仁至义尽,实则是在利用法律耍弄百姓。

当初古魁宁愿采取非常手段而不愿诉诸法律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政府能否不干涉司法公正”。事实上,如果成华区政府官员不是傻瓜或者没有其他目的,怎么会愿意自己成为被告?又怎么不会干涉司法公正?

成华区政府自己的律师说,“政府和法院商量,对他以免交诉讼费的方式给予帮助,引导他走司法程序”。但就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司法完全在政府的掌控之中。如果司法是独立的,哪会有“政府和法院商量”一说?

这场奇特的民告官已经开过庭了,还未宣判。显然会有两种结果,不是古魁赢了,就是区政府赢了。即使古魁赢了又怎样?古魁又将面临法院执行难的问题。如果是区政府赢了,那更是顺理成章的事。政府开的法院,它还能让百姓赢官司吗?

从这宗奇特的案例看到的不是司法的问题,而是当前极为敏感的“官民冲突”问题。

当百姓和政府之间出现利益冲突时,百姓如何才能维护自己的权益呢?古魁用的是“非常手段”,而政府没有对他采用“非常手段”。很重要的原因是,古魁真的很“刁”,他能用自己的胆量、才智和金钱让政府官员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威胁。

很显然,政府怕的不是法律,而是“刁民”小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