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2008

曾经的生命,永远的记忆——克拉玛依12.8火灾14周年祭



1995年“六一”儿童节,家长集会祭奠遇难儿童。 (图片源自陈耀文的博客)

14年前的今天,克拉玛依一场大火造成323人死亡,其中288名为中小学生,另有130多人受伤。但时至今日,这场火灾却仍像政治事件一样敏感,成为“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必须避讳的禁忌。

《新京报》今天的长篇报道带我们一起回顾那场令人悲痛的惨剧,不忘逝者亲人的哀伤。

“大家都坐下,不要动,让领导先走”,提到这次火灾就想到这句话,就令人气愤难平。危机时刻领导先走,平常也领导优先。在这个号称以实现共产主义为终极信仰的国家,这种事层出不穷。

事故的责任人能从政坛转入商界继续混,并且能因“表现好”而重新入党。被大火吞噬的生命呢?他们还能重返人间抚慰亲人的伤痛吗?都过去14年了,为什么还不准给孩子们建个纪念馆,以寄托亲人的哀思?

火灾发生后,《焦点访谈》的记者陈耀文去现场采访,报道却被央视“枪毙”。时至今日,当时拍摄的映像仍不能全部公开。他一直在搜集遇难孩子生前的照片,在他的博客公开了一些。

这些孩子如果活着,现在也该学业有成步入社会,甚至成家立业了。灿烂的笑容留在了人间,生命却随风而去。



图片源自陈耀文的博客

转载《新京报》记录下的一位遇难者母亲的口述

民间记忆:孩子没了,背上有个大脚印

  那个冬天很干燥。罕见的,克拉玛依到那个时候还没下雪。

  开车送孩子们去了友谊馆我在单位上是司机。那天,女儿跟我说,妈妈,我们要去友谊馆,你拉我们班同学去吧。

  我同意了。

  女儿临走前,我给她倒了一杯水。她说,不能喝,上厕所会影响秩序。

  我和同事一起,把孩子们送到友谊馆。

  女儿拉着我的手说,妈妈我们一起进去吧。

  结果同事说,不去了,咱们一起去逛街吧。

  在友谊馆对面就是商场,我给孩子买了两个蝴蝶结。女儿扎了两个小辫,戴蝴蝶结可漂亮了。

  逛完街,我回家了。切好菜,淘好米,等女儿回来。

  结果,他爸慌慌张张回来,说友谊馆着大火了。我当时哈哈大笑,说你就蒙我吧,我从友谊馆对面回来还没一个小时呢。

  他爸说,真的。我有点慌了,往友谊馆拼命跑。

  那个时候,友谊馆到处是人。我挤不进去,看到女儿的一个同班同学,抓着她问,小月呢。她说没看见,我的腿就开始软。

  后来有人提醒我,去医院。

  到了医院,我看到一个孩子正被往外抬。那时候就像做梦一样,我反应不过来。

  那些孩子脸色都是青灰的,就像塑料模特。我当时想,怎么这么多假人,这是孩子演节目的道具吧。我就迷迷糊糊摸了一把,一整块皮就从孩子身上掉下来了。

  我一激灵,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好多孩子家长都在往医院冲,人太多了,我找不到自己的女儿。

  第二天,让我去认人。一进殡仪馆,我愣在那里。一排排的孩子就躺在那里,我一个个看过去,我们家小月躺在大厅中间。

  她没了,背上还有那么大一个脚印。

  我哭不出来。

  12月8日那个晚上,你不知道多大的雪,整整下了三天。

  女儿走后的那杯水,在原地放了整整一年。

  水干了,第二年,我把杯子摔碎在女儿坟前。

  现在我们又有了一个女儿,起名时找了算命先生。我想着,这个孩子的名字一定要压得住命运,不能像她姐姐一样。

  小女儿只要在野外有什么活动,我都会偷偷租个三轮跟着。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就第一个冲上去把女儿抱住。

  大火中死去孩子的家庭,大部分都有了第二个孩子,但是心里都给第一个孩子留着位置。

  我现在没有更多的想法,和其他家长聊得最多的就是,孩子们的纪念馆还能建起来吗?

  □徐红口述张寒整理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捂不住的火,抹不去的痛——《焦点访谈》记者揭秘克拉玛依12.8火灾 2007/11/30

12/8/2008 7:22:15 PM

补充12/17/2008 1:30:53 AM:

博×讯人×权论坛:仅仅是巧合吗?——12月8日发生的事情





图:2008年12月8日四川省宜宾县二中安排女生穿短衣短裙迎宾。女生身上的条幅写着:文明尚礼是中华传统美德。

主题:仅仅是巧合吗?——12月8日发生的事情

送交者: 龙宇 于 北京时间 12/14/2008

1994年12月8日,克拉玛依大火中,288名小学生和37名教师的死亡,永远地留给世人以刻骨铭心的伤痛。转眼间,14年就要过去了,遥望那远隔数千公里外的克拉玛依,有许多牵挂在心中:飘荡在那座石油城市上空的那325个灵魂是否已经安息?要知道,尽管时间过去了整整14年了,在你们曾生活过的这个国家里,在这个地球上,依然有无数的良知犹存的人在缅怀着你们,在关注着你们,在盼望着有那么一天公正从天而降,以安慰你们的在天之灵……

算起来,那些孩子们如果依然在世,应该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了,甚至已经是为人父母了;那些教师如果在世,或依然在三尺讲台上为人师表,或退休颐养天年了……但是,这些已经都不属于他(她)们了!他(她)们已经过早地离开了这个世间,留下的,是一个民族的永远的悲痛和创伤。生老病死本为正常,群死群伤的事情在中国诺大个国家里,也是屡见不鲜。四川的一场地震能夺去近十万人的性命,我们悲伤,我们悲痛,我们惋惜,但那是自然灾害,是我们无法抗拒的。但克拉玛依大火中过早逝去的那325个鲜活的生命,却是非正常的,仅仅是因为服从那“同学们先坐下,请领导先走!”的命令,才无辜枉死的。

但是对这288名鲜活的生命祭奠的却是10名中学女生穿着短袖裙装,在2008年12月8日,在隆冬寒风中为学校在室外迎宾。在网友将此事件在网络上披露之后,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12月11日对此作了报道。但是整篇报道在轻描淡写的指出“学校的做法确有不妥”之后,近半的篇幅确是在为这件事情遮掩。从这个事件和报道可以看出,这个迎宾少女事件只是克拉玛依大火悲剧的重演。

宜宾零距离网络论坛:
特派民工:为迎接领导 宜宾名校的美女妹妹穿裙装打喷嚏 2008-12-8

今天下午些,我们几个网友去参加宜宾某重大学校的纪念活动,校园内外有许多穿着很少衣服的美丽妹妹在迎接许多领导,看着她们的大腿冷得青一块紫一块,看着我们都心疼哈,为了迎接领导,这样弄这些美女真是有点残忍哈。太形式主义了,这么冷的天!!

宜宾新闻网:学生寒冬里穿短裙当迎宾 学校此举遭网友热议学者批评 2008-12-11

12月8日下午2点半,宜宾县二中组织的一次文艺活动前,该校10名女生着短衣短裙站在寒冷的室外迎接来宾,寒风中,这些站在室外的女生们坚持了半个小时的迎宾礼仪活动。当晚8点56分,此事被网名为“特派民工”的网友以《为迎接领导 宜宾名校的美女妹妹穿裙装打喷嚏》为题发表到了宜宾某论坛上。

发帖人:真心疼那些迎宾的女生们!

记者在《为迎接领导 宜宾名校的美女妹妹穿裙装打喷嚏》帖子上发现,三张女生站立在室外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4名女生身披红色绶带着短裙与穿羽绒服的旁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网友“特派民工”的发帖称,“……校园内外有许多穿着很少衣服的美丽妹妹(女学生)在迎接许多领导,看着她们的大腿冷得青一块紫一块,我们都心疼哈,为了迎接领导……(这也)太形式主义了……”

网友:质疑学校此举能否教好学生?

网友“撒尿细无声”看完帖子后说:“这种学校连最起码的爱护学生都做不到,还能教好学生吗?”

网友“僞_妝”说,学校不能买点冬天穿的礼仪服??

网友“呼啦圈”认为,(是不是)非得穿短袖、短裙才好看?不懂!

而网名为“宜宾市民”的网友则发帖说,“建议校领导换位思考一下”。

记者随后查询了当天宜宾的气象资料。据气象资料显示,8日下午2点至3点宜宾的室外最高气温为12.3℃,最低风力速度为0.6m/s。

学生:穿短衣短裙站在室外不太冷!

宜宾县二中高三学生李谦是当时礼仪小队的负责人,并全程参加了当天的礼仪活动。在学校团委老师办公室里,李谦告诉记者,站礼仪从2点半开始到3点结束。

李谦说:“当时还将就,也不太冷。”礼仪服务一完,她们马上就穿上了自己带去的棉衣或羽绒服。“共有十名学生参加了礼仪服务,都是穿着短袖裙装。”

据当天也参加礼仪服务的高二女生解虹介绍,她们10人中,8名女生负责学校门口、舞台前的站仪,另外两名女生则站在路边上。

据一名参加当天演出的女生说,她当天也穿着短衣裤站在舞台上演出,她当时确实觉得“有些冷”。

学校:穿长衣长裤不符合礼仪标准?

宜宾县二中团委书记李隆庆说,网友发的图片中穿短袖裙装的礼仪同学系该校学生,“学校安排礼仪班的10名女生穿着短袖裙装站礼仪。”

据李介绍,这次礼仪服务是由学生自愿报名,再从报名者中筛选。宜宾县二中礼仪班有100多名学生,每位学生虽然有两套礼仪服,但是都是夏装而没有冬装。李隆庆认为,按照常规的礼仪标准来说,没有穿长衣长裤站礼仪的。

李隆庆表示,学校此前提醒过10名女生,如果冷的话,要穿厚点的袜子,“其实学生没站多久,最多就半个小时。”

教育局:当时很暖未提醒学生多穿衣服?

宜宾县教育局副局长宋华是参加当天宜宾县二中活动的嘉宾之一。他认为,在站礼仪的学生的穿着上,宜宾县二中确实有不妥的地方。

“县教育局此后将要求学校不管搞什么活动,要全方位考虑学生的身心健康。”宋华说,由于当时比较暧和,他在现场时未向学校提醒让那些站仪的学生多加件衣服。

学者:学校此举是官僚思想的体现!

在寒冷的冬天,学校要求学生着夏装站在室外来迎宾,这是否合适?宜宾学院社会与管理学博士李勋华认为,学校为了追求效果,让学生在冬天穿着夏装站礼仪,“这不仅是对学生的关爱不足,也体现了组织者的官僚思想。”

“在大型活动中安排礼仪环节是必不可少的,只因没有冬天的礼仪服就让学生们穿夏天的礼仪服,这是不妥的。”李勋华说,这样的活动,其本身就不美。

(本网记者 刘牛 文/图 编辑 张洋 责任编辑 甘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