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4/2008

可怕的牛奶去年初就被南方周末曝光了,痛惜未引起重视

南方周末:可怕的牛奶——一个奶站老板与行业潜规则的斗争 2007-01-04

原来国内奶制品业在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的潜规则去年初就被《南方周末》曝光了。与2007年1月4日见报的这篇报道,以一位陕西奶站老板转变为打假专业户的经历为线索,揭开了在原料奶中掺假的惊天内幕。中国乳品企业这种谋财害命的做法至少始于2005年。

打假者名叫蒋卫锁,但未指名是哪家乳品企业在睁只眼闭只眼地收购那些毒奶。只是说当时“在陕的乳品企业有银桥、光明、东方、蒙牛、伊利5家,却大多没有建设属于自己的奶源基地,它们只有靠争夺当地的奶源以满足生产需求。”

"奶站老板指挥工人将自来水、一袋袋标识为蛋白粉、脂肪粉、维生素C、抗生素、双氧水、硝酸盐等的物质放入洗衣机内搅拌,然后再将这些搅拌物装入已经盛有鲜奶的奶罐中。几个小时以后,上述那家企业西安分公司的收奶车就会开到三陵奶站,将奶罐拉走。"

“奶站每制造一公斤假奶,成本是0.4元,卖给公司的价格却是每公斤1.8到1.9元。……挣了钱以后,奶站和公司员工分成。”

“在2005年12月公司宝鸡片区奶站开会时,一些奶站老板们就坐在会场肆无忌惮地互相探讨如何掺假以及如何提高掺假的量。有人说他一天可以掺假超过1吨,而有人说他们收6吨鲜奶,通过掺假可以达到8吨以上。”

“分公司内部员工勾结下属奶站老板,合伙向牛奶中掺假,才使得掺假风行。2005年下半年到2006年初,那些曾经拒收掺假奶、不愿意同流合污的公司员工都被公司通过各种手段清除出去,或者干脆开除。”

“从2005年10月开始,蒋卫锁先后6次上门。他带着证明“原料奶掺假”的证据来到该公司集团总部,在数位高管面前指证其产品质量存在重大问题,并期望集团制止西安分公司在陕西几近疯狂的造假行为。但蒋的指证如石沉大海,无任何反响。”

掺假竟然疯狂到这种地步,可以推断有些奶站掺入的不是普通的植物蛋白粉,而是在用三聚氰胺大幅提升鲜奶的蛋白质含量,再加入大量的水和脂肪粉均衡成分,躲避常规的蛋白质含量检测。

除了在原料奶中掺假,报道还透露一些乳品企业长期在使用奶粉生产还原奶。企业将大量还原奶都标注为纯牛奶。

痛惜的是,这篇报道当时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足够重视,或者因为“有关部门特别关照”,导致中国人丧失了一次拯救中国奶制品业的机会,以至于无数中国人不知不自觉中受到三聚氰胺奶的毒害、甚至殒命,其中包括出生不久的婴儿。直到三鹿奶粉东窗事发,才举国恍然大悟。喝奶粉还不如喝面汤。受了毒害才知道国产营养品比毒品更可怕。

可惜我也今晚才看到这篇报道,如果我当时知道国产乳品令人作呕的状况,或许我无力拯救全国人,但至少我和我身边的人,绝不会再去碰国产乳品。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毒奶粉”之“和谐”音:“须警惕境外利益机构趁火打劫”
福禄祯祥:孩子的双肾,社会的祭品
福禄祯祥:圣元优博奶粉也含三聚氰胺?
国家质检总局:蒙牛、伊利、光明液态奶也含三聚氰胺
国家质检总局:检出含三聚氰胺乳粉和企业名单

333

“毒奶粉”之“和谐”音:“须警惕境外利益机构趁火打劫”

在Google“恒天然”和“三鹿”时,发现一篇“和谐”得很的文章——《“三鹿事件”:须警惕境外利益机构趁火打劫》。
http://www.xinhuanet.com/chinanews/2008-09/22/content_14461867.htm

此文开篇提要即说:“‘三鹿奶粉’事件爆发后,已经引起政府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并采取了迅速而有效的处理方式。然而包括路透社在内的多家境外媒体,却借题发挥,借‘三鹿事件’开展针对中国的负面报道。专家指出,除国家应制定出更加严格的监察制度之外,还应该警惕境外利益机构的趁火打劫。”

此文被包括新华网、中华网在内的国内诸多网站以新闻报道或BBS帖子的形式转载,但都没有属名作者。地方新闻网站转载时多标注源自新华网。

我想,写作此文的作者如果不是怀着悲愤的心情在正话反说、讽刺现实,就是在昧着良心完成政治任务。文中谬论实在不值一驳。

不过,此文引用的一些材料,还是有助于进一步了解这次“毒奶粉”事件鲜为人知的内幕,比如,新西兰首相9月15日曾公开表示,“恒天然曾要求召回三鹿受污染奶粉但未被理会”。这篇路透社报道的消息,与北京公布的“毒奶粉”调查报告,有差异显著。
http://cn.reuters.com/article/cnBizNews/idCNnCN058974020080915?sp=true

这两天新西兰方面陆续公开的一些消息,也进一步证明……

有点邪门的是,《“三鹿事件”:须警惕境外利益机构趁火打劫》在引用路透社那篇报道的标题时,把“三鹿”错写成了“三路”,各方转载时也都没有修改。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
孩子的双肾,社会的祭品 9/23/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