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2008

新西兰披露三鹿毒奶粉被掩盖经过

26日,持有三鹿集团43%股份的新西兰恒天然公司(Fonterra)首席执行长安德鲁•费里尔(Andrew Ferrier)披露了毒奶粉事件被掩盖的经过。

《华尔街日报》报道,费里尔说,8月2日,包括恒天然高管在内的三鹿董事会被告知三聚氰胺污染事件,但三鹿管理人员早在3月份就已获知有报告说有婴幼儿因食用该公司生产的婴幼儿配方奶粉而患病。

费里尔说,8月2日董事会的次日,恒天然的中国董事与石家庄卫生部门进行会谈,要求进行全面的公开召回。官员们否决了向消费者进行披露的提议,不过支持将产品撤架。他们说,你们可以召回产品,但是不要向公众披露。他们说这是出于稳定社会、维护公共卫生的需要。

该公司决定进行配合,因为他们担心不这样做的话,会被官员排斥到这件事之外,不利于召回工作。

费里尔说,三鹿悄悄召回了1万多吨受污染奶粉。

费里尔说,另外一种选择就是在中国之外进行披露……给他们施加压力。但是该公司认为这样做会使整个形势失控。8月2日距离北京奥运会开幕还有不到一周时间,中央政府已经把秩序和社会稳定作为了头等大事。


路透社9月14日报道,恒天然公司14日发表公开声明表示,它今年8月就得知其中国伙伴三鹿集团在售奶粉遭到污染。

“从今年8月我们得知产品污染问题那天起,恒天然就要求对所有受波及产品实行全面公开的召回。”

路透社9月15日报道,新西兰总理克拉克(Helen Clark)15日告诉新西兰电视台,她是9月5日被告知奶粉问题的,三天后新西兰官员就被要求绕过当地官员直接通知中国政府。

恒天然曾呼吁召回所有受影响的产品但遭到阻挠。"几周以来他们一直在争取正式召回,但中国地方官员没这麽做."

她说,直到新西兰政府接洽了处于中国政府,中国官员才采取行动.

最早对外披露中国地方政府瞒报的新西兰总理克拉克,也批评持恒天然集团太晚对外说出真相。

9月22日,克拉克告诉新西兰的电台说,恒天然集团是在8月2日被告知牛奶受污染的事件,却直到8月14日才在社交活动中非正式告知新西兰驻华使馆。

8月22日,恒天然正式向使馆汇报。使馆在8月31日对惠灵顿做了完整汇报。克拉克是在9月5日第一次知悉毒奶事件,8日,她下令官员绕过地方政府,直接通知北京。

9月9日,甘肃兰州晨报首次报道“14名婴儿同患肾结石”。三鹿集团在9月11日宣布召回8月6日前生产的奶粉.


财经网9月17日报道,河北省委常委、副省长杨崇勇9月17日承认,河北省政府和石家庄市政府对“三鹿问题奶粉”事件皆负有责任。其中,石家庄市政府对此事件负有重大责任。他同时还披露,一些不法分子早在2005年就开始向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

9月17日当天,国务院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公布了婴幼儿奶粉抽检结果,卫生部部长陈竺介绍了患儿的医疗救治情况。杨崇勇也参加了这次发布会。他在会后接受了《财经》记者采访,并透露上述消息。

杨崇勇承认,河北省政府在“三鹿问题奶粉”事件中也负有一定责任。

杨崇勇表示,河北省政府在9月9日接到石家庄市政府的书面报告以后,即派人对此事进行查证,“这花去了一天时间”。事后认定,这是一起重大食品安全事故,立即启动了二级响应措施。

“但是我们也没有在两小时之内上报,而是拖了一天,到了11日下午的时候,国家的联合调查组就已经赶到了河北。”杨崇勇表示:“对于问题的危害和认识,对于国家的规定和应急预案,我们掌握得不够全面。”

据杨崇勇还透露,由于三聚氰胺有微溶于水的特性,这些不法分子采取通过加热,加入其他化工原料,促进三聚氰胺的溶解。根据嫌疑人的交待,他们从2005年4月就开始向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了。

而按照国家重大食品安全事故的应急预案,石家庄市政府是应该在两小时内向河北省政府报告的。同时,石家庄市药监部门和质检部门也未按照国家规定,在两小时内向河北省药监局和质检局报告。而相关农业部门未对奶站的进行有效监管,也同样负有责任。

9月22日,中国国家处理奶粉事件的领导小组称,三鹿早在2007年12月即陆续接到消费者关于婴幼儿食用三鹿奶粉出现疾患的投诉。公司在今年6月份就发现产品中非蛋白的氮含量异常,确定产品中含有三聚氰胺,但在8月2日才上报石家庄市政府。

“在2007年12月至2008年8月的8个月中,三鹿集团公司未向石家庄政府和有关部门报告,也未采取积极补救措施导致事态进一步扩大。”

石家庄政府在8月2日“虽然采取了一些措施,但直至9月9日才向河北省政府报告。而且在“8月2日至9月8日的38天中”,石家庄市委、市政府没有向省或中央国务院做过任何报告,违反了有关重大食品安全事故报告的规定”。

福禄祯祥:三聚氰胺污染奶粉致婴幼儿死亡事件专题

1/8/2009 2:28:43 PM

律师迫于压力放弃援助毒奶粉受害者



图:9月17日,一名儿童在武汉的医院接受肾结石检查。美联社图

(福禄祯祥9月29日文)中国以三鹿奶粉为代表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爆发后,全国各地的律师在网上自发组成了一个“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免费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服务,曾有上百名律师参与这项活动。但是现在,一些律师迫于压力不得不退出这项公益活动。

路透社报道,28日参与活动的律师说,一些省份的官员向志愿者或他们的老板施压,迫使他们放弃这项活动。据活动发起者,北京律师李方平说,近几天已有一二十名志愿者说他们要退出这项活动。“一些律师他们或他们的事务所被告知,如果继续参与这项互动,将面临严重的后果。”不过据李方平说,即使有人退出了,但目前还有120为律师能免费提供咨询服务。

一位参与发起这项活动的河南律师常伯阳对路透社说:“地方司法部门就是不想让我们中的任何人参与其中,对律师事务所的压力太大了,我们不得不妥协。”李方平律师说一位河南的律师27日曾向他打了15次电话,确认他的名字被从律师团名单中去除了。

不论河南的司法部门还是中央的司法部,都不愿就此事向路透社置评。

据25日《新京报》的报道,毒奶粉事件爆发后,李方平和常伯阳等律师很快就在网上发起成立了“志愿律师团”,他们在医院散发自己印制的《关于三鹿婴幼儿奶粉结石事件中消费者索赔指南及志愿律师团提供支持的启事》,定期发布志愿律师团工作简报。

加入志愿团的律师在网上公布了手机号码。李方平对《新京报》说,最早几天平均每天能接到六七十个电话,最近政府声音多了,志愿律师也多了,因此电话量减少到每天20个左右。截至24日已有上百位律师加入志愿团队,其中北京律师20多位。共为1000多名患者提供了法律援助。(文/福禄祯祥www.fulue.com

Reuters: China milk victim lawyers say pressed to quit 9/28/2008
新京报:律师团志愿为“结石娃”维权 9/25/2008
福禄祯祥:三聚氰胺污染奶粉致婴幼儿死亡事件专题